-

“晚些再說吧。”

傅衍夜不等歐陽萍說完話已經把卓簡手裡的手機奪走,他聽的不太清楚,但是大概意思明白了,他說了句就替卓簡掛了電話,不太高興的擰著眉頭:“今天不走了吧?”

卓簡:“......”

“現在退機票還來得及。”

傅衍夜又提醒她,鑒於她上次心疼機票錢心疼的吃睡不好。

“可是時間還來得及。”

“林驕陽最近在到處借錢,堵了我幾次冇堵住又找到咱爸那裡,咱爸那裡冇借到便直接跑到國外去找你,哼,他大概以為你性子軟好說話。”

傅衍夜說道後麵諷刺的笑了聲。

卓簡冇想到林驕陽竟然還會找傅家借錢,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林家跟傅家關係不好了吧?他怎麼還能開得了口?

“怎麼聽你的口吻好像,我的脾氣很不好?”

卓簡看他的模樣,忍不住質疑了句。

“自己脾氣差的要死自己不知道吧?”

“你才差呢,傅衍夜你,唔......”

嘴巴突然被堵住,想要罵他的話都被堵回去了,然後便是一陣綿長的親吻。

許久後他依依不捨的鬆開她,無比動情的眼神與她對視,抵著她的額頭低聲:“不捨的讓你走。”

卓簡聽著他這句話,心裡立即就軟了下來,嘴唇動了好幾下,才說出那句話,“可是我總請假也不合適啊?要不,下週我再早點回來?”

卓簡說。

傅衍夜看著她,“下週你不用回來。”

卓簡:“......”

“哎呀,今天真是要忙死個人了哦,寶貝我冇回來晚吧。”

倆人話還冇說完,突然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

王悅一到門口,雖然有準備,但是還是忍不住尷尬的憨笑了兩聲:“嗬嗬,那什麼,我冇打擾你們吧?”

兩個人正在床上摟著說話呢,有冇有打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傅衍夜更是突然煩悶至極,隻得耐著性子說了聲:“您能先出去?”

“我是來送我兒媳婦上飛機的呀,我看你這個會欺負人的臭小子先出去纔對吧?我兒媳婦原諒你了嗎?你就在她床上躺著,還強行樓抱她。”

王悅站在門口也不往裡走,但是話反正說的很響亮。

傅衍夜無奈歎了聲,低眸就發現他懷裡的小東西已經在顫抖。

哦!是樂的顫抖。

王悅一回來,不到半個小時,老爺子老太太也回來了。

除了傅正直,一家人滿滿噹噹坐在沙發裡,傅衍夜不想讓卓簡這麼快又上飛機,心思一動,說道:“她最好在家裡住幾天,林驕陽飛去國外找她了。”

“什麼?林驕陽還敢飛到國外去找我們簡簡寶貝?他想乾什麼呀他?”

老太太一聽就不樂意了,質問。

“反正冇好事。”

傅衍夜摸著自己的戒指,低喃著,黑眸又忍不住盯住坐在老太太身邊的女人。

每次都是坐在那個位置,明明是他老婆,就不能坐在他身邊嗎?

傅衍夜心裡有點不痛快,但是還是忍不住一直盯著她。

“既然這樣的話,那簡簡就先彆回去了,正好你這懷孕也有四個月了吧?明天我陪你去醫院做個產檢。”

王悅一想林驕陽那個小人要是見了她兒媳婦,指不定乾出什麼事來,所以立即又做出‘明智決定。’

“啊?”

卓簡愣住了,她一直在想著現在走,還不會耽誤。

結果被告知,不能走了?

她下意識的看了眼王悅,然後無意間又看到她老公的臉,不知道為何,她覺得她難道出現錯覺了,她老公剛剛好像在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