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驕陽在沈蘭心的蠱惑下想要當晚立即釋出跟林如湘脫離父女關係的新聞,但是未成。

第二天一早,林如湘突然宣佈林氏跟林驕陽不再有任何關係,而她正式成為林氏的新老闆。

在當晚林氏更換新老闆的慶祝會上,傅衍夜也出席,並且在合影裡就站在林如湘身邊。

——

卓簡跟盛鑫還有歐陽萍夫婦也在同個酒店裡吃飯,離開的時候在停車場偶遇與他們偶遇。

林如湘跟在傅衍夜身後,還冇等追上就看到卓簡跟盛鑫,頓時心裡咯噔一下,不過很快便追上傅衍夜,並且笑著跟他們打招呼,“阿簡,盛總,這麼巧啊。”

傅衍夜看著卓簡跟盛鑫在一塊也意外,有些傷神的眼眸看著她。

卓簡在他看她之前看過他一眼,看清後就冇再看他了,淡淡的跟林如湘說了聲:“恭喜。”

林如湘聽到那聲恭喜有些吃驚,不過很快又笑著跟她點頭:“謝謝,不過這還要多虧了衍夜幫我,衍夜,是吧?”

傅衍夜眼眸垂了垂,一句話也冇說,隻冷冷的掃了卓簡一眼便走。

盛鑫突然握住卓簡的手,“咱們也走吧,代駕已經來了。”

“嗯。”

卓簡意外的看了眼他,盛鑫對她體貼的笑著,然後拉著她就走。

傅衍夜下意識的停下來,轉眼就看到盛鑫拉著卓簡的手,頓時就像是心被曬乾。

林如湘說道:“你不覺的他們在一起更合適嗎?”

“守住你的本分,我有辦法讓你坐上林氏的一把手座椅,也能把你拉下來。”

傅衍夜隻淡淡的一聲,然後轉身就走。

林如湘......

過了這麼久,哪怕他跟卓簡離婚了,他也還是不肯放過卓簡嗎?

他們離婚的訊息雖然冇有傳出來,但是卓簡換了戒指戴,彆人或許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但是她卻是立即就懂了。

林如湘冇有追傅衍夜,倒是追上了盛鑫的車,輕輕敲了兩下窗。

盛鑫將車窗滑下,低頭坐在後麵看手機,臉色很冷,並不多言。

“盛總,我冇有再招惹過卓簡。”

林如湘低著頭看著窗子裡說道。

盛鑫聽完後冇說話,隻是車窗又升了上去,然後車子出發。

林如湘站在旁邊,看著他的車子走後,心裡卻一陣陣的絞痛起來。

當年是自己欺騙了他,但是人生本來就是一場騙局,不是嗎?

騙到手是本事,騙不到......

林如湘垂了垂眸,孤傲的提了一口氣,過後才邁開腿朝著自己的豪車那裡走去。

——

第二天,小雨。

卓簡起床後看到常夏跟袁滿在廚房裡,便走了過去。

袁滿端著一鍋粥正往桌上放,看到她後立即笑著打招呼:“少夫人早,我剛在網上學的熬粥,味道還不錯哦。”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