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早上。

卓簡一個人在家無聊的吃著早飯,她有點想去接橙橙出來玩,但是又怕長輩們藉口留她。

正在這時,突然門鈴響了聲,她下意識的朝外看去。

“我們去找找那女人在哪裡好不好?”

外麵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她豎著耳朵繼續聽。

聽不真切,怎麼覺得有點熟,然後一抬眼。

“那女人原來在這裡,還認不認識她?”

傅衍夜穿著牛仔褲跟黑t恤,懷裡抱著橙橙。

那樣子......

活像個帥氣的大青年。

身上完全看不出半點大佬的影子來。

隻他一抬眼看她,那幽暗的眼眸裡立即展現出他的威嚴。

“媽媽媽媽。”

橙橙眼慢的終於看到她,激動地拍著手叫到。

卓簡手裡的麪包突然不香了,放下後緩緩站了起來,不感動是假的,連聲音都有點沙啞了,“你們怎麼來了?”

“再不來這小子都不認識你了。”

傅衍夜吐槽了句。

嫌棄她整整一週冇去看橙橙。

卓簡立即眼淚汪汪,冒出來之前轉頭用力擦了擦。

傅衍夜抱著橙橙上前,看到她餐桌上就麪包跟衝的豆奶粉,立即就皺起眉頭來:“你自己在家就吃這個?”

“週末嘛,隨便吃點。”

卓簡忍住哭,嘟囔著便繞過桌子到他麵前,把帶著淚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寶貝,媽媽抱。”

“媽媽。”

橙橙肆意的笑著,也向她伸出自己的雙臂。

手不經意蹭到傅衍夜的懷裡,卓簡假裝冇發現,隻管笑著結果兒子。

傅衍夜黑眸沉沉的看著她,但是很快便收回眼神,端了桌上的盤子繞到裡麵去,直接把她的麪包跟豆奶粉給倒掉,然後從上麵的櫃子裡,熟門熟路的找出麪條。

卓簡抱著橙橙看著他又去打開冰箱找雞蛋跟青菜,便說了聲:“我不餓了。”

看著兒子,什麼都不重要了。

剛剛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他們父子倆進來的時候,有種自己是個被丟棄在小黑屋裡的可憐蟲。

“我們父子也冇吃,給那小子做個蒸蛋,你要不要也來一個?”

傅衍夜說著,轉頭看她一眼。

卓簡下意識的點了下頭,她也想吃。

但是又一想,不敢再多說,抱著橙橙轉身就往外走。

傅衍夜無奈的看著她走遠,恨不得找根繩子把她綁在廚房裡,讓她一直看著他。

卓簡跟橙橙回到房間裡,橙橙一怎麼就媽媽媽媽的叫,還跟一週前一樣愛流口水。

她扯了紙巾去給他擦,橙橙立即就伸手,紙巾破了。

“媽媽。”

橙橙的聲音很響亮,突然就一聲媽媽,叫的卓簡合不攏嘴,然後拿著那一半紙巾給他擦嘴,另一半在他手裡撕著玩。

傅衍夜燒水的時候走到臥室門口,就看到裡麵,橙橙在卓簡身上趴著,小手時不時的就往她心口抓。

卓簡躲了兩下,摟著他轉身,讓他躺著,低聲:“不準摸了哦。”

橙橙像是冇聽到,照舊往她懷裡鑽,手直接從衣領往下。

這......

“你們母子少見麵是對的。”

橙橙的手摸進去之前,突然被抱了起來。

卓簡下意識的手撫著他,跟著轉了身,看到傅衍夜便起了身,尷尬的拽著上衣。

傅衍夜瞅了橙橙一眼,但是橙橙顯然不在意,繼續傾身去找卓簡:“媽媽媽媽。”

卓簡起身,“乖,媽媽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