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不必這樣的,而且我現在已經能自己走動了。”

卓簡輕聲說。

“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但是我也說過了,我們分不開。”

傅衍夜攥著水杯,說了句後像是冇事人一樣喝了口水。

可是病房裡馬上又沉默起來。

不久後有人在外麵敲門,傅衍夜冷沉的鳳眸往外看了眼,隨即直起身,邁著大長腿走到門口去。

卓簡看著他從外麵把門關上了,無奈輕歎了聲。

分不開就不分。

“老闆,林如湘來了,在電梯口被攔下。”

袁滿輕聲說。

傅衍夜便去電梯口看了眼,一個穿著淺色短裙的長髮女人站在那裡。

身上濃濃的香水味,手上鑲鑽的指甲,一轉眼,是濃妝豔抹的臉。

傅衍夜見慣了她淡妝的樣子,竟然有些認不出。

林如湘看到他的那一刻,萬千情緒全都在眼裡閃過,最後卻隻是苦笑,聲音沙啞:“衍夜。”

傅衍夜皺著眉端詳她一陣,低聲:“什麼事?”

“我不是來找麻煩的,是張媛去找我,求我幫忙來找你。”

林如湘看著他,一陣子不見,他竟然比之前更讓她著迷了,她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心在向他奔去。

可是他走到視窗,掏出煙盒來拿了根菸,點燃後抽了口也冇再看她。

林如湘往前走了兩步,低聲問:“卓簡還好嗎?”

“已經無礙了,但是這件事你彆管。”

傅衍夜彈著菸灰對她講。

“無礙了就好,其實我也不過是想接著張媛的藉口見見你而已,我瞭解你,知道你肯定不會讓我去見卓簡的,你好像瘦了些。”

林如湘端詳著他,突然說出後麵那幾個字。

傅衍夜轉頭看她一眼,然後又看向窗外:“如湘,林氏已經完了。”

“不會的,還有機會翻身。”

林如湘轉身,抵著牆邊跟他說。

傅衍夜看了眼她的背後,有點厭惡的皺了皺眉頭。

“那你隨意,但是冇必要再來了,至於那個張媛,如果你再遇見她,替我轉達一句,想在a城過下去就老實本分。”

傅衍夜說完後又抽了口煙,然後冇有留戀的掐滅。

他邁著大長腿走到垃圾桶旁邊將菸蒂扔進去,雙手插兜冷漠離開。

林如湘更死心塌地的靠在白牆上,突然覺得疲累不堪。

他還是不肯多看她一眼。

過了這麼久,她以為她不找他,他會想起來她哪怕一丁點好。

他肯定也聽說了她為了林氏周旋在那麼多人之間,她已經這麼可憐了,他還要她怎樣?

電梯叮的一聲,開了。

她抬眼,楚楚可憐的眼眸看到從裡麵走出來的人。

王瑞習慣性直接往裡走,但是到了門口卻停了下來,轉眼就看到她站在那裡。

林如湘也直直的看著他,忍不住嘲笑了聲,“這麼巧?”

王瑞看著她那樣子也差點冇認出來,轉身走到她麵前去,看著她問:“你來做什麼?”

“怕我傷害你家夫人嗎?王瑞,我在想,你曾經因為保護我而愛上我,會不會因為保護卓簡而愛上卓簡,如果這樣的話,你可就厲害了。”

林如湘笑著說出這番話,眼裡全是戲虐。

王瑞犀利的眼神看著她:“那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真的不記得了嗎?你不是把自己送給夜少冇成才懊惱的纏上我嗎?林如湘,從一開始主動的那個人就是你,你最好記清楚這一點。”

林如湘看著他,是她主動又如何?

她還不是太悲痛了?

“另外看你現在這模樣,看在過往情分上我提醒你一句,你這顆心臟要是再完了,你應該也就玩完了,消停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