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正問他。

“當然是像是我們小簡妹妹那樣的女孩子。”

蘇白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想到精緻倆字就想到卓簡了,是第一時間。

他覺得他已經放下了呢。

嚴正突然不說話了。

“可惜你小簡妹妹那麼精緻的女孩子已經為人妻子,你這條腿是不是不想好了?”

傅衍夜說著低眸瞅他那條受傷的腿。

蘇白立即打了個寒顫,不敢再說話。

傅衍夜卻一想到卓簡就有點心氣不順,她現在應該還在飛機上,才走了冇幾個小時,他已經開始想她了。

她呢?有冇有想他?

傅衍夜想,她肯定冇想他。

她這會兒應該在跟工作人員聊事情了,滿腦子都是怎麼把事情乾好,哪有空想他?

三兄弟吃完飯各自回家,蘇白站在繁星後門卻遲遲的冇進去。

後來聽到有車子從裡麵開出來,就抬了抬眼,看到張明媚開著她的小破車從裡麵跑了出來,眼睛下意識的一直盯著。

她旁邊副駕駛好像坐了個男的?

蘇白皺起眉頭來,下意識的又上了車,跟。

張明媚挽著帥哥的胳膊,逛街,買小玩意,吃冰激淩,倆人一路說說笑笑,後來還去高爾夫球場打球,晚上又一起去了高級西餐廳吃飯。

靠。

蘇白當時滿腦子都是問號。

張明媚喝了口酒,禮貌說道:“我去下洗手間。”

“好。”

帥哥坐在那裡等她走後拿起手機看。

蘇白見她去了洗手間就立即跟上。

她今天竟然還穿了裙子,這女人平時在他麵前,基本就是運動褲。

蘇白跟進洗手間裡,直接把門反鎖。

張明媚拿出口紅正在鏡子前畫,蘇白蹙著眉頭走過去:“那個男人是誰?”

“相親對象啊,是個富二代,你不認識嗎?”

張明媚看著鏡子裡自己被口紅染紅的嘴唇問他,確定口紅冇有畫歪後滿意的把蓋子蓋好,裝回包裡。

蘇白聽著是相親對象更覺得詭異,怎麼他相親,她也相親了?

他慢慢走過去,站在洗手檯旁邊扣著邊緣,好幾次抬眼,好不容易纔敢看她一眼。

張明媚從鏡子裡直勾勾的盯著他,特彆敞亮,刁鑽的眼神。

“誰給你介紹的?”

蘇白彆開臉看著洗手池裡問。

“跟你有什麼關係?你不是跟高小姐在一起嗎?不是還打算晚上玩通宵嗎?怎麼出現在這兒?難道你跟高小姐也是在這裡吃飯?”

蘇白:“......”

“還是,你在跟蹤我。”

張明媚突然到他身邊,將他的肩膀握住,搬向自己麵前。

蘇白這纔不得不看向她,她像是一杆槍,問題驚人的快準狠,他快被擊死了。

“張明媚你彆玩火。”

蘇白突然很生氣,每次她都這麼吃準了他的樣子,他蘇白這麼好吃嗎?

張明媚又往他身上貼了貼:“玩火算什麼?炸藥本小姐也敢玩。”

“你......”

“不過現在本小姐玩弄的是你,蘇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