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聽著她的聲音就忍不住動情,這世上,最蠱惑他的,是個女人。

叫卓簡的女人。

她鑽到他懷裡的時候,已經在他心裡紮了根。

並且根深蒂固。

“寶貝,我又想了。”

卓簡身上沉甸甸的,想要再睡一覺,結果聽到耳邊這樣曖昧的低聲,立即就清醒過來。

傅衍夜黑眸深深地睨著她,溫柔中透著渴望。

“你彆再來了,昨晚差點累死了。”

卓簡嬌氣的跟他控訴。

傅衍夜聽後忍不住笑起來,低頭抵著她的額頭低笑了會兒才說:“那能怎麼辦?誰讓我的簡簡寶貝這麼可口。”

“不要了嘛,好疼。”

她更害怕了,嬌滴滴的低喃。

傅衍夜有點擔心,“哪裡好疼?我是不是破皮了?我檢查下。”

“哎,彆。”

傅衍夜說著就要鑽到被子裡,嚇的她立即握住他的肩膀,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我餓了,你去做早飯好不好?”

“好。”

傅衍夜其實哪裡還捨得再折騰她,昨晚他已經夠放肆,她也夠縱容了。

傅衍夜真的起床去煮飯,卓簡趴在床上笑了下。

他怎麼這麼聽話?

卓簡抱著被子翻了個身,聽到手機響才又動了動去拿了床頭櫃上放著的手機。

張明媚的電話,問她:“聽說回來了?晚上喝一杯嗎?”

卓簡抱著被子想了想,回她:“明天晚上吧,今天晚上得回爸媽那裡去。”

“行,那明天見哦,說不定還有好戲看。”

張明媚說。

卓簡猜測著是什麼好戲,掛了電話後也起了床。

洗漱後換了身寬鬆的連衣裙,下樓後看到傅衍夜在煮飯,走過去在餐桌旁拉開椅子坐下,撐著下巴看他煮飯。

她的人生一大樂事,是看夜少下廚。

傅衍夜側了側身,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幾秒,說:“過來。”

“嗯?”

卓簡眼皮子抬了抬,不懂。

“過來。”

傅衍夜又說了遍。

卓簡有點乏力的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他麵前:“乾嘛?”

“抱著我。”

傅衍夜低喃命令。

卓簡:“......”

突然間竟然有點不知道從哪兒下手,最後好不容易從他身後將他抱住。

傅衍夜見她纏在他身上的手上的戒指才舒服了些,又繼續煮飯。

卓簡的手忍不住在他心口點來點去的,問他:“為什麼要我抱著你?不覺的不方便嗎?”

“有點。”

傅衍夜說,但是她剛一鬆開,他便又說:“繼續抱著我。”

卓簡覺得他有點奇怪。

早飯後卓簡跟袁滿他們去了老宅,傅衍夜開車去辦公大樓。

一路上他都在想卓簡,她好像變了。

傅衍夜剛出電梯,吳菲站在邊上迎著他,對他說說:“老闆,蘇少已經在您辦公室了。”

傅衍夜若有所思的點著頭回了辦公室,門一關上,表情更是有些落寞。

蘇白也不高興,但是看到傅衍夜的臉比他還難看,忍不住疑惑:“小簡妹妹不是回來了嗎?你怎麼還這幅嘴臉?”

傅衍夜坐在沙發裡,抬眼看了眼他,輕笑了聲:“說不出來,有點不對勁。”

蘇白:“說不出來?跟誰不對勁?”

“阿簡。”

傅衍夜說,手又開始去摸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