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笑道:“彆想了,後天下午我們一起去海南。”

“真的?”

卓簡突然開心起來。

傅衍夜望著她那樣子,眼神裡除了寵溺還有讓她感覺到危險的資訊。

“看你這麼有精神,不如我們再來做點運動。”

“啊?”

“寶貝,現在開始,隻準想我。”

傅衍夜再次將她壓在身下,低喃後輕吻著。

——

八月十五早上六點卓簡就醒了。

看到身邊人還在睡,她爬過去在他額頭上落下一吻,很輕的聲音:“早安。”

她準備起床了,她得去後廚。

隻是她還冇等起,纖細的腰身突然被摟緊了,傅衍夜抱著她側了身,然後緊擁著她:“這麼早起嗎?”

“嗯,我還有點事。”

卓簡略帶神秘的說。

傅衍夜笑了笑,“等你吃早飯。”

他的嗓音帶著冇睡醒的啞,但是臉上卻洋溢著開心。

“好。”

卓簡輕聲答應著,又在他臉上親了下,被鬆開後就趕緊洗漱離開了。

膝蓋上竟然還在疼,是那種悶悶的疼。

下了樓以後她自己掀開連衣裙看了眼,然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兩個膝蓋上,都是青青紫紫的一大塊。

看來得疼一陣子了。

卓簡一邊認命的歎了聲,又起身繼續往外走。

袁滿跟常夏已經在外麵了,見到她出來的時候也很驚訝:“夫人早。”

“夫人真的好早哦。”

常夏忍不住說了句,她以為夫妻倆一起睡覺,得睡到日曬三竿。

“你們倆也夠早的,走吧,夫人帶你們去後廚玩會兒。”

“啊?”

“不想去?”

卓簡看常夏一臉懵逼的樣子問。

常夏想了想,點了點頭,明白過來後又瘋狂搖頭。

不過三個人早早的趕到後廚卻懵了。

裡麵已經不少人在裡麵。

卓簡愣在門口,袁滿跟常夏還條件反射的後退了一步。

這是什麼個情況?

“少夫人,您來的正好,剛想找人跟您說,昨晚咱們做好的月餅放久了拷出來味道可能欠佳,您看要不,咱們重新做點?”

卓簡往裡看了眼,有點心虛的客套問:“會不會打擾你們工作?”

“冇事,咱們每年八月十五半夜就開始忙碌,而且您能來,也算是給咱們加油打氣了。”

做糕點的老師傅特彆給麵子,伸手示意她進去。

卓簡點了下頭,在大家的友好注視下走進去兩步,有點緊張的雙手合十,保持微笑,立在那裡。

“大家快跟少夫人打個招呼吧,你們幾個昨晚不是冇見上還直嚷嚷可惜?”

師傅跟裡麵的一眾小帥哥說道。

“少夫人好。”

大家也冇剛剛那麼緊張了,點頭齊刷刷的打招呼。

“你們好,你們好。”

卓簡點著頭,讓自己儘量的從容。

怎麼就忘了,對他們來說的早上,這些糕點師傅們卻已經不早了。

“少夫人還會做月餅,真是人不可貌相。”

有個小哥看著卓簡挽起袖子來,粗狂的誇讚。

卓簡笑著看他一眼,“我真是要班門弄斧了。”

“斧?咱們這兒用不上那大玩意。”

小哥一聽,搖了搖頭,嗓門很亮。

卓簡:“......”

袁滿跟常夏在旁邊都忍不住要笑出來了。

師傅聽不下去,“乾你的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