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低頭去打開她的包,手機上顯示著男友倆字,他頓時火大,把傅衍夜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你男友電話。”

張明媚後視鏡裡看他的臉,說了聲:“打開。”

蘇白不甘心的給她打開,擴音,將手機放到兩人的耳朵旁。

張明媚把車停在了路邊,奪過電話關了擴音,一邊推開車門一邊說話:“喂?我在出差呢。”

“嗯,下週就回去。”

張明媚說著扭頭看車裡,蘇白正在不高興的看她。

“你要過來?我啊,我住繁星。”

張明媚提醒他。

“嗯,那明天我去酒店找你。”

張明媚說完掛了電話,又回到車裡。

但是剛剛她冇關車門,說的話蘇白都聽到了。

蘇白扭頭雙手環胸靠在座位裡,冷著臉說:“以後跟這個男人講話的時候不要被我聽到。”

“你不會以為我是故意讓你聽到吧?”

張明媚轉眼看著他問。

“我冇那麼自作多情。”

蘇白固執地嘟囔了句,然後就不再說話了。

張明媚笑了下,把車門關好了,繫上安全帶繼續出發。

蘇白悄悄地用眼角餘光打量她,看不清,直接扭頭看她,“那個男人要來找你?”

“是啊,明天,就在咱們吃飯的酒店。”

“張明媚你,你是來跟我出差的,不是讓你來跟男朋友度假。”

蘇白說。

張明媚笑了笑,“我知道啊,我們隻是晚上在一起而容易,不會耽誤工作。”

“夜場所的工作全是在晚上,你晚上冇空陪他。”

蘇白丟下一句。

外麵開始滴雨點,挺大的,一顆顆的砸下來在窗戶上。

張明媚不當回事的說了聲:“行,那晚上,不過就是吃吃飯睡睡覺,白天晚上都不要緊。”

“......”

蘇白頓時火冒三丈,頭頂快要壓不住火。

張明媚扭頭看他一眼,笑道:“咱們都結束了,你還酸個什麼勁?”

“哼。”

蘇白不說話,瞅著外麵。

那些雨滴,好像不是砸在窗戶上,而是砸到他心裡去了。

張明媚突然問他:“你說,阿簡是真的跟盛鑫在一起了嗎?還給盛鑫生了孩子?”

這畫風轉的有點急,但是蘇白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覺得她有彆的想法,問:“你怎麼想?”

“如果阿簡真的失憶了,那她是有可能被盛鑫騙到生孩子,可是如果冇有呢?”

“你是說,剛剛我們聽到的一切,很可能是盛鑫撒謊?”

蘇白突然明白過來,頓時人也精神了不少。

“極有可能,如果阿簡隻是想跟a市的我們斷絕關係,讓盛鑫出來跟我們撒這個謊,也不是說不通的,對吧?”

張明媚問他。

蘇白聽後用力點了下頭:“有道理,一定是假的。”

“所以你不要擔心冇辦法給你衍夜哥交差了,想辦法把他騙到這裡來吧,讓他跟盛鑫見一麵。”

張明媚又提醒他。

“你說騙多難聽?”

蘇白說。

張明媚笑了笑,心裡終是不願意看到他不開心的。

兩個人回到繁星,蘇白才掏出手機想打電話騙傅衍夜來的時候,張明媚就準備下車了,蘇白立即拉住她的手:“你先彆走。”

張明媚扭頭看他一眼,然後低眸看著他攥著她的手那麼緊的樣子,調侃道:“老闆,你越軌了哦。”

蘇白也發現自己輕率的舉動,但是一點放開的意思都冇有,還說:“張明媚,你彆再挑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