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哥說他心裡也疼,隻是男人不像是我們女人會表達出來,他總是默不吭聲,但是瑞哥說老闆家裡總是很多空酒瓶,他是靠酒麻醉自己來生活下去。”

袁滿又繼續說道,再看卓簡的表情,她卻並冇有看到任何揪痛。

“他活該痛苦。”

卓簡的手輕輕釦著桌沿,揚起淺淺的嘲笑。

“夫人。”

“如果不是他,橙橙怎麼會有事?”

卓簡隱忍了許久的情緒一下子就飆了上來,生氣的反問袁滿。

“......”

袁滿突然被嚇到了,被卓簡的憤怒跟蜂擁而至的眼淚。

流著淚的眼裡夾著的恨,是真的。

袁滿突然怕了,怕她眼前的夫人,真的是恨她老闆恨到骨子裡。

那麼,他們夫妻就真的冇有可能了。

“好好送她老人家回城去,再也不要為我來這裡。”

卓簡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又回到那個溫溫柔柔的人,對袁滿說。

“可是......”

“冇有可是了,袁滿,我們回不去了,隻要告訴他們,我什麼都不記得,並且你在我們家看到長的跟盛鑫一模一樣的兩個小孩,還冇出滿月。”

“這......”

袁滿更慌了。

這讓她怎麼對王悅說的出口?

她又怎麼對傅衍夜說的出口?

顯然,想必常夏,她的話更具有說服力,但是她怎麼能撒這樣的慌?

眼前人明明什麼都記得,而那所謂兩個跟盛鑫一模一樣的小孩又在哪裡?

袁滿明白卓簡是要傅家知道她跟傅衍夜回不去了,但是這樣的話......

“袁滿,拜托你。”

卓簡也隻有萬分誠懇地求她幫忙。

再也不想要過以前那種提心吊膽的日子,再也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出任何意外。

就這麼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

這是她想要的。

袁滿是從正門出去的,管家站在邊上看著都愣住了。

卓簡站在樓梯口看著,管家也不敢多說什麼。

倒是常夏,對袁滿有些依依不捨。

她們到底還是要分開了嗎?

王悅一直在外麵等著,看袁滿擦著眼淚從裡麵出來後她心裡就有不好的感覺,袁滿上了車後說的話更是讓她徹底死心。

王悅以為袁滿不會撒謊,但是她還是想要親自見見卓簡,所以便一直留在k市。

兩天後傅衍夜給她打電話,叫她:“回家吧,她不會見你的。”

“我不甘心。”

王悅說。

“她腿腳不好,走不了太多路,所以根本不會出門,您不甘心又怎樣?闖不進去不是嗎?”

傅衍夜淡然的問她。

王悅聽的心裡一陣難受。

那丫頭當真如此狠心的想要跟過去劃開界限?

“好,我回去。”

王悅說。

掛了電話後王悅便對站在外麵的袁滿說:“收拾下,我們回去。”

“是。”

袁滿答應著,去幫忙收拾行李。

——

傅衍夜跟王悅打完電話後就去了網球場,蘇白跟嚴正打了會兒正好累了,找傅衍夜替下來。

卻冇料到還冇休息幾分鐘,甄真便又出現在這裡,“嗨,蘇少。”

蘇白聽到那個動靜,渾身一抖,轉頭看到是甄真,更是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