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的,我把你們母子三個看的比任何事都重,相信我。”

盛鑫說。

“嗯。”

卓簡答應了聲,客套的微笑了下。

他們心裡都很清楚他們對彼此都是有所隱藏的。

早飯後盛鑫出去,卓簡上樓前看了眼常夏。

常夏在她上樓後不久就跟了上去。

管家也往樓上走去,不過被關在了外麵。

卓簡看了眼門口,然後悄悄在常夏耳邊說了句話,常夏聽完後點點頭迅速出去。

那個管家在門邊,嘟囔了句:“跟夫人說什麼悄悄話呢?”

“我們主仆說什麼悄悄話要跟你報告麼?你跟你主子說的話也跟我聊聊啊?”

常夏看他一眼,說完就走。

管家:“......”

不過常夏一出去管家就立即給盛鑫打了電話。

——

a市。

王瑞跟了周梅兩天,就每天見她去買買菜買買衣服,然後就跟男人在家裡,再無其他。

傅衍夜的電話打到他手機上,他看了眼,立即接起:“老闆。”

“今天半夜,想辦法進周梅的住所。”

傅衍夜電話裡下命令。

“是。”

王瑞接完電話後也突然覺得不再那麼鬱悶。

這麼盯著,盯下去的話,真怕盯出什麼事來。

去年如果不是盯著林如湘的人掉以輕心,也不至於林如湘跑到海南去他們還冇發現。

這次不管如何是不能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於是晚上十點,他又去敲了袁滿的家門。

袁滿這次剛洗完澡,王瑞看著,忍不住喉結動了動。

袁滿卻是滿眼害怕,“該不是又要讓我去跟你挖墳地吧?”

“這次是房子。”

王瑞說,但是眼睛一時無法從她身上移開。

“好吧,我去換衣服。”

袁滿心無雜念,點了點頭就要進門。

王瑞突然一股邪勁上來,手隨意搭到她腰上,一隻手臂壓在牆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邀請我?”

袁滿小臉一紅,“你說什麼呢?”

“你說我說什麼?”

王瑞說著就摟緊了她,低頭含住她的唇瓣糾纏起來。

袁滿害羞的不能自拔,王瑞攔著她進了房間,親了幾分鐘,親的嘴巴都腫了,然後迅速去換衣服,先工作。

王瑞心裡總是有些煩悶的,想要事情趕緊解決。

畢竟,她今晚實在是太香了。

袁滿總覺得王瑞的眼睛像是長在她臉上了,被他盯的有點緊張,讓自己儘量的保持冷靜,時不時的提醒他:“好好開車。”

“嗯。”

王瑞答應著。

十分鐘後他們到達周梅所住的房子,今晚隻有周梅一個人在,倆人開鎖後悄悄進去,然後翻找了一會兒。

一點有用的資訊也冇有。

袁滿輕輕推開了周梅的門。

隻聽到一句......

“誰?”

“湘湘?”

“湘湘,你什麼時候回來?”

是周梅在說夢話。

袁滿悄悄走了進去貼著牆邊,之後慢慢蹲下身。

周梅突然翻了個身,袁滿條件反射的立即滾到床邊趴伏在地上。

她冇醒。

袁滿看了眼,提著一口氣輕輕拉開了抽屜。

裡麵是空的,什麼都冇有。

她失望的皺起眉頭,聽到又有微弱的聲音發出來,當即犯了脾氣起身拿起旁邊的檯燈就想朝著床上的人砸過去。

但是床上的人隻是又翻了個身就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