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夏正跟著橙橙後麵,雙手張開著,似是擔心橙橙會摔倒。

是的,橙橙已經會走了。

見他們回來,橙橙開心的朝他們跑去,“媽媽,爸爸。”

橙橙已經將這四個字喊的很好。

卓簡看到橙橙的那一刻,心軟的一塌糊塗,不過她還不等去抱橙橙,盛鑫先從她身後大步走過去將橙橙抱了起來:“橙橙乖,想爸爸媽媽了嗎?”

橙橙摟著他,在他臉上給了一個大大的親親。

卓簡望著那一幕,突然心酸。

小孩子要是被人抱走了,真的很容易把那個養他的人當成父親呢。

以前在電視裡看她從來不信的,總覺得孩子跟親生父母是心有靈犀的,但是現在看著盛鑫跟橙橙在一塊時候橙橙的模樣,她卻不得不信了。

卓簡走過去,從盛鑫懷裡把他接過來:“寶貝,媽媽帶你去玩好不好?”

橙橙接著就到了卓簡的懷抱裡,盛鑫看著,忍不住提醒她,“你的肩膀不能受重太久,彆抱太久了。”

“我知道。”

卓簡答應著,然後抱著橙橙看向他。

盛鑫看到她眼裡的欲言又止,問她:“現在傅衍夜還不知道橙橙在這裡,不要這麼快離開好嗎?”

卓簡望著他:“他會馬上找到的。”

常夏在邊上聽著,忍不住有些疑惑,但是當下屬的,也並不亂問,隻是靜靜地豎著耳朵聽著。

卓簡轉頭看她:“去收拾行李,我們得走了。”

常夏看著她,愣住。

走?

“我們要回a城麼?”

常夏問她。

“不,更遠的地方。”

卓簡很確定的說。

“更遠的地方?現在?”

“對,現在,立刻,快去收拾行李。”

“卓簡。”

卓簡剛跟常夏說完,盛鑫就握住她的手臂,“你們倆怎麼帶著三個孩子走?”

卓簡知道很困難,但是不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再難她也得走。

隻是苦了常夏,但是她想,等將來,她有機會彌補的。

常夏也是真心跟著她,見卓簡又看過來,她就點點頭上樓去收拾行李了。

家裡的傭人在邊上一時都看的啥了。

這裡的人,都以為卓簡跟盛鑫是夫妻,甚至以為那對雙胞胎也是他們的。

但是他們怎麼要分開?

而且好像還是因為另一個,他們不認識的人?

“要走的話,我們一起走。”

盛鑫很篤定的說。

卓簡詫異的看向他。

“你的身體狀況,帶他們三個走不遠的,反倒是目標太大,很容易被他找到,還是我們一起。”

“可是這裡是你的家。”

“冇有你們,我還有什麼家?”

盛鑫說著,轉頭給了管家一個眼神,管家明白過來,立即也去幫他收拾行李。

卓簡心頭一熱,這樣他們離開的確會容易些。

但是,她總不能一直這麼捆綁著盛鑫。

“想去哪兒?”

“出國,訂最快的一趟航班。”

是哪兒算哪兒,先離開這裡再說。

卓簡說著就要去包裡掏手機。

“寶貝,我恐怕不能讓你帶走傅家小少爺。”

突然,身後傳來熟悉又冷漠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