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癱在那裡,眼睛望著那把亮晶晶的刀子。

捅自己一刀?

隻要這樣就可以?

卓簡抬眼看他,“你說話算數?”

傅衍夜隻冷漠的望著她,似乎對她的下一步舉動拭目以待。

卓簡知道,她隻能順著他,纔有可能要回孩子們,她又低眸看著那把刀,然後傾身。

傅衍夜眼眸望著她的動作。

在她的手要抓到那把刀子的時候他突然撲了過去,再次將她的下顎扼住,“卓簡,你真不怕死是不是?”

他竟然為了跟那個男人的孩子,連死都不怕?

卓簡再也不知道對他說什麼。

因為不管是說什麼,他都不會把孩子給她的。

一旦有了這個認知,她隻是無助,頹廢的在他手裡,流淚。

傅衍夜更痛恨她的無聲無息,用力捏著她的下顎詛咒:“比起讓你死,其實我更願意看你痛不欲生。”

他湊近她,無動於衷的看著她臉上的淚痕,不久後又嫌惡的一把將她推開。

他退回沙發裡坐下,更深惡痛絕的望著她。

卓簡知道自己對他冇辦法了,怎麼辦?

王瑞?

對,王瑞跟袁滿。

孩子肯定是被他們帶走的。

否則常夏不會隻是被打暈。

如果是他們倆的話......

卓簡眼眸一靈動,立即就爬起來要離開。

“你彆妄想從王瑞跟袁滿那裡得到什麼訊息?除非他們倆想天人永隔。”

“......”

卓簡停下來,轉頭看他。

傅衍夜抬眸看她,對她眼裡的憤怒跟怨恨完全不在意,他甚至可以嘲笑著對她說:“好好去再體會一遍喪子之痛吧,彆再做讓我覺得噁心的事情,否則下次你再見到那對雙胞胎,見到的可能是他們的屍體。”

“......”

卓簡臉色煞白,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他竟然還生出那麼惡毒的想法嗎?

對兩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

卓簡眼前一黑,卻又衝到他麵前去,撲到他麵前握著他的雙肩。

傅衍夜任由她那麼痛恨的望著她。

他想,此刻,他們倆對彼此的恨,是一樣的重。

他是冷靜的,卻又是淩厲的。

卓簡握緊了他的雙肩,她曾經依靠過的地方,此時卻叫她覺得如銅牆鐵壁無法攻克,她討厭他的強大,討厭自己的弱小。

“傅衍夜,你要是敢動他們倆一根手指頭,我就死給你看。”

她的下巴顫抖著,一字一句從牙縫裡擠出來。

“我會在乎嗎?”

傅衍夜覺得好笑。

今時今日她還妄想威脅到他?

剛剛冇讓她死,隻是不想臟了自己這塊地板。

“......”

卓簡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在他不再在乎她之後,她的生死便威脅不到他了。

卓簡握著他的肩膀,許久許久,眼淚成河了才低喃出一句,“你見過他們了嗎?”

傅衍夜看著她痛不欲生的模樣,心裡卻是冷的,他陰戾的眼眸望著她,“我為什麼要見那一對臟東西?”

卓簡哭笑著,有氣無力的沙啞聲音求他:“你去看看他們。”

傅衍夜心裡像是海嘯來襲,她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