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晚,在浴室裡?

什麼?

他的口吻很篤定,他的吻更纏綿。

卓簡的腦子裡一片空白,任由他的唇在她的唇上輾轉,舌尖觸碰到她的。

橙橙一仰頭就看到那一幕,他爸爸在吻他媽媽。

他呆呆的看了眼,然後又默默地把眼睛捂住,然後滿是橘子汁的小手指艱難的分開,純粹的大眼睛開心的盯著他們。

卓簡想起來橙橙,立即抬手去推他的肩膀。

但是這讓他更好的往前,並且捏著她的手臂讓她成為摟著他脖頸的姿勢。

他加深了那個吻,不斷地需求。

卓簡被鬆開的時候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伸手就要去打他。

傅衍夜迅速捏住她的手腕,力道不重。

“要打等孩子們都走了再打。”

“......”

“讓他們看到媽媽打人不好。”

“......”

卓簡氣急,將手從他掌心裡抽走,片刻後扭頭不再理他。

傅衍夜前所未有的滿足,提醒她:“這是我們剛剛打的賭,你說一個字我就吻你,不過我不會吻到死,畢竟下一次還得用。”

他說著已經不再看她,好似隻是聊閒話,然後看向他兒子,耐著性子去抽了濕巾,把橘子瓣從床上拿起來扔掉後握著他兒子的手一根根的給他擦乾淨。

反正橙橙是聽不懂的,隻是覺得爸爸幫他擦手手的動作不太溫柔,不過手手乾淨了呢,很好。

——

王悅跟老太太一起到的,老太太坐在傅衍夜床邊,叫他:“過來。”

傅衍夜站在牆邊,聽著老太太的話大概就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還是走了過去。

王悅便站在卓簡床邊看熱鬨。

“蹲下。”

老太太又命令。

傅衍夜無奈輕歎了聲,低頭單膝跪。

老太太抬手便在他肩膀上狠狠地拍了幾下:“我讓你欺負我們簡簡寶貝,我讓你欺負我們簡簡寶貝,你這個混小子,作死呢是不是?”

老太太看著用力很大,但是並不疼。

傅衍夜看她打夠了,抬起眸來看了她眼,緩聲道:“奶奶,我知道錯了。”

王悅在邊上看著他認錯,然後又低眸看了眼卓簡,見卓簡冇什麼情緒,有些不安心,便說道:“知道錯就算完事了?你給你老婆好好賠禮道歉了嗎?”

傅衍夜聽著,忍不住又扭頭看卓簡,她哪裡是想要他道歉的樣子。

但是長輩們都在,這倒是個道歉的好時機。

他看向她,輕輕叫到:“老婆。”

卓簡心尖像是突然被人踩在了地上,但是卻冇抬眼看他。

傅衍夜坐到她身邊去,陪著笑摟住她的肩膀,輕聲道:“我道歉,我不該欺負你,等會兒媽跟奶奶離開了,關起門來讓你打我出氣好不好?”

卓簡涼涼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還是冇說話。

她有想過要在長輩們麵前佯裝跟他和好。

但是真的到了這一秒,她發現自己做不到了。

她不能再像是以前那樣在長輩們麵前跟他裝著冇事人一樣。

她受不起。

王悅看卓簡也不打算跟他和好,便跟老太太對視了一眼。

老太太望著她說:“咱們簡簡寶貝怎麼弄成這麼憔悴的樣子?真是要疼死奶奶了,寶貝啊,你要是氣不順就說不出來,奶奶給你做主,要打要罰,你不願意自己來,有我跟你爺爺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