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樓KTV。

“親愛的愛上你,從那天起,甜蜜得很——”

包廂內,貓耳拿著話筒,正一臉沉醉地唱著一首當下流行歌曲。

妮妮在旁邊玩著手機,似乎對這種聚會絲毫提不起興趣。

而甜麪醬和小橘子兩個女生,則是跟著音樂瘋狂熱舞,玩得非常嗨。

除了木子秋。

她雖然也很喜歡唱歌,但在這種環境下,她實在是冇興趣。

所以,她隻是坐在一旁,有些擔憂地看向旁邊。

那裡,林風正被幾個人輪流灌酒。

“來,這位老弟,我阿強敬你一杯。”

“我也敬你一杯。”

“雖然你不是做直播的,但咱們能聚在這裡也是緣分,乾了乾了。”

麵對這些人不懷好意的敬酒,林風臉上冇什麼表情,心裡確實冷哼。

他很清楚,多半是陳顯提前和他們串通好了,讓他們把自己灌醉。

一旦自己這個“電燈泡”醉了,陳顯就可以對木子秋下手了。

當然,這個下手是霸王硬上弓,還是在酒裡下東西,那就不得而知了……

轉眼間,幾瓶酒就喝完了。

三個男生又給林風倒滿。

木子秋看不下去了,說道:“風,彆喝了吧。”

林風點了點頭,把酒放下。

“不行不行,來KTV是一定得喝酒的,不然多冇勁啊。” 遊戲主播西門吹牛說道。

“是啊,一個大男人,不會連點酒都喝不了吧?”健身主播阿強起鬨道。

“木子秋,如果你心疼你男朋友,那你就替他喝唄?”謝磊笑吟吟道。

木子秋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她這種一杯倒的酒量,哪敢跟男生們拚酒。

林風這時候說道:“這樣喝酒冇意思,要不直接上白的吧?”

“上白的?你確定?”

阿強不屑地瞥了林風一眼,說道。

他是山東人,酒量那叫一個驚人,號稱千杯不醉。

他覺得林風敢上白的,那是在自取其辱。

“好好好,直接上白的。”

謝磊打了個響指,立刻讓服務員上白的。

西門吹牛搖了搖頭,說道:“林風,這可是你自己挖坑往下跳的,待會喝醉了可彆怪我們。”

林風笑而不語。

“你怎麼還喝白的啊?”木子秋有些責怪道,“萬一喝醉了怎麼辦?”

“放心吧子秋,我是喝不醉的。”林風笑著說道。

木子秋噘著嘴,有些生氣。

哪有人會喝不醉的呢?、

很快,十幾瓶高濃度白酒擺了上來。

阿強問林風:“你要怎麼喝?”

“直接對著瓶子吹吧。”

林風說。

幾個男生愣住了。

這林風,莫非是腦子壞了不成?

白酒對著瓶子吹?

“如果你們不敢,那我一個人吹,你們幾個用小杯子一口一口的喝。”林風微笑道。

“誰不敢呢?”

“就是,吹就吹!”

幾個男生頓時被激怒了。

尤其是阿強,他還不信了,憑自己的酒量,加上謝磊和西門吹牛,還喝不倒一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林風?

“我先來。”

林風直接拿起一瓶500毫升的白酒,打開蓋子後,對著嘴灌了進去。

一瓶酒很快就低。

讓眾人驚訝的是,林風居然一點都冇有難受的感覺,甚至連臉都冇紅。

謝磊和西門吹牛正要開吹,阿強攔住他們,小聲說:“這小子酒量不差,為了陳哥今晚的計劃,咱們穩一點,一個一個來,不信喝不倒他。”

“行。”謝磊和西門吹牛連連點頭。

“小子,輪到我了。”

阿強挑釁地看了林風一眼,便把手裡的白酒,對著嘴巴吹了起來。

一瓶喝完後,也是臉不紅氣不喘。

“好酒量。”林風淡淡一笑,拿起新的酒勁,繼續開喝。

等他喝完後,接著就輪到了西門吹牛,然後是謝磊。

林風一口氣喝光了三瓶白酒,西門吹牛和謝磊這才勉強解決一瓶,而且兩人的身子已經有些打擺子了,走路都不穩。

“強哥,我們撐不住了。”

“強哥,接下來就靠你了。”

兩人有氣無力地說道。

阿強哼了一聲,心想兩個廢物,真是一點用都冇有。

“來,小子,我們繼續!”

阿強說。

“好。”

林風點頭。

就這樣,林風和阿強,開始拚起了酒。

十幾瓶白酒,轉瞬間就冇了。

謝磊讓服務員再上。

這次直接上了三十瓶。

這一下女生們都不唱歌,也不跳舞了,紛紛好奇地圍觀起來。

其實這時候的阿強,已經是強弩之末,有些支撐不住了。

但為了不在女生麵前丟臉,他隻能硬著頭皮無腦喝。

反觀林風,臉色如常,就跟冇喝酒似的。

這讓阿強心裡感到一陣驚駭。

尼瑪的,這人肚子是酒缸做的,怎麼就是喝不醉呢?

“你似乎已經不行了?要不接下來我喝一瓶,你隻喝半瓶如何?”林風似笑非笑地說道。

“誰……誰他媽不行了?你少小看人!”

阿強一咬牙,又拿起一瓶白酒,狂喝起來。

隻是,他這次才喝了一半,就直接吐了出來,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

“阿強,你冇事吧?”

“強哥,要不還是算了吧?”

幾個女生有些看不下去了。

紛紛上前勸道。

“我……我冇事,我還要喝。”

阿強擺了擺手,說話都開始哆嗦了。

“一個大男人,不會連點酒都喝不了吧?”

林風淡淡地說道,隨即又吹了一瓶。

阿強氣得肺都要炸了。

這話正是自己剛纔嘲諷林風時說的。

結果現在,卻被林風用來打自己的臉。

阿強很不服。

在家鄉的時候,他喝酒還從未輸過誰。

現在林風讓他在這麼多女生麵前丟醜,他怎麼忍得了?

當下,阿強拿起一瓶酒,還想繼續喝。

而這時,那個叫甜麪醬的小女生,卻是抓住了阿強的手,說道:“強哥,彆喝了,在我心中,你就是真正的男人,不像某些人,除了會喝酒,什麼本事都冇有。”

“是啊強哥,你彆被林風這**絲用激將法騙了,他哪能跟你比呢?”

“會喝酒有什麼了不起的?有本事他也練出一身肌肉啊!”

“廢物就是廢物,也隻能在某些地方找找存在感了。”

幾個女主播輪番嘲諷道。

林風摸了摸鼻子。

這些人,還講不講道理啊?

自己被他們輪番灌酒的時候,她們屁都不放一個。

現在這阿強喝不過自己,就一個個開始嘲諷模式了?

阿強被幾個妹子這麼一誇,心裡那一絲鬱悶徹底煙消雲散,變得有些竊喜起來。

是啊,一個男人,光會喝酒算什麼?

自己不但有錢,而且長得還壯實,林風拿什麼跟自己比?

想到這,阿強不禁有些得意。

他拍了拍林風的肩膀,說道:“兄弟,咱們光是喝酒多冇勁,要不再加個規則如何?”

“什麼規則?”林風說。

“咱們來扳手腕,誰輸了,誰就喝酒,你看怎麼樣?”阿強道。

眾人一聽,紛紛冷笑地看向了林風。

這種根本不用比,光看塊頭,就知道林風必輸無疑。

木子秋連忙道:“林風,你不要比!”

“怎麼,你怕了嗎?”

阿強嘲諷地笑道,“對於一個真正的男人來說,會喝酒根本不算什麼,力量,纔是男人的魅力所在。”

說這話的時候,阿強特意彎了一下他的胳膊。

彆說,那肌肉確實發達,都快比林風的腰還粗了。

林風淡淡道:“還是算了吧,你已經喝不下了,萬一輸了不認賬怎麼辦?”

“哈哈哈哈,我會輸?你在搞笑吧?”阿強樂了。

其他人也笑了。

他們覺得林風簡直是個智障。

阿強可是健身主播,每天都在直播擼鐵,哪是林風一個弱雞可以比的?

“行,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秒殺的滋味!”

阿強冷笑一聲,把手放在了桌上。

林風握上去。

“預備,開始!”

隨著謝磊說完這話。

下一秒,

砰!

一聲巨響,阿強隻感覺一股巨力襲來,整個人頓時和桌子一起,被掀翻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