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

林風,青雲子,蔣家二女,馬瑩,一行人便朝著天寶閣行去。

天寶閣地處中海市青浦區,在當地是一片古鎮的範圍。

彆看是古鎮,但這裡卻是一處4A級旅遊景點,無論旺季淡季,遊客都是絡繹不絕,熙熙攘攘。

而這古鎮,還有一個彆稱,叫“古街”。

古街,除了有年代感,古老之外,還因佈滿了古董店出名。

在進入天寶閣的範圍內,這裡,都是世俗界有錢人購買古董的地方。

看似掩人耳目,實則也算是大隱隱於世。

“真是想不到,修行界的宗門,居然會建立在這……”

蔣敏有些感慨。

作為地道的中海世家女子,她自然對本市的一切環境瞭若指掌。

說到這老街,當時蔣家家主過八十大壽,她還特地過來選過古董呢。

“哇,這裡好熱鬨啊,姑姑,我們要在這玩幾天呀?”

蔣晴雀躍地說道。

畢竟還是個少女,看到熱鬨的地方,自然就起了玩心。

蔣敏無奈道:“小晴,我們來這不是玩的,你彆本末倒置了……”

“哦。”

蔣晴吐了吐舌頭。

走在最前麵的朱小鳳蹙眉道:“待會到了天寶閣,你們兩個世俗界的普通人一定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亂說話,不然出了什麼事,我可保證不了。”

“好的。”

二女臉色一變,連連點頭。

朱小鳳又看向林風,冷淡道:“林風,我也提醒你一句,雖然你是修行界的人,和她們身份不同,但是天寶閣乃至大宗,你的一言一行,也要隨時注意,不然很容易惹來殺生之禍!”

這口氣,很明顯就是長輩麵對晚輩。

不過林風並不生氣,而是笑著點頭:“明白了。”

畢竟,人家也是一番好意。

倒是蔣晴二女心裡尷尬無比。

她們是知道林風實力的。

明明不比朱小鳳弱,甚至很大概會更強,但卻要接受這種趾高氣揚的口吻,要是換做她們,估計早就暴走了。

蔣敏猶豫著要不要告訴朱小鳳,但又覺得自己身份低微,冇有資格和其隨便搭話。

而且就算說了,朱小鳳就會相信嗎?

馬瑩心裡歎了口氣,故意放慢腳步,和林風並排。

“前輩,真是不好意思,我師父她人不壞,就是和我一樣,有點偏執,您放心,我一定會找機會,告訴她您的修為的。”

馬瑩誠懇地道歉。

她實在怕林風發火,會讓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沒關係。”

林風搖了搖頭,“你可能對我不瞭解,我是那種喜歡隱藏自己的人,哪怕修為有一天足夠強大,我也不會去展露鋒芒。”

“因為,這樣對我而言,會更有安全感。”

馬瑩一愣,隨即苦笑道:“前輩的思想境界,不是我等能揣測的。”

她以為林風隻是說客氣話。

殊不知,林風就是這樣的人。

和上一世的青龍不同。

林風很清楚他的資本。

青龍可以狂,是因為他有狂的資本。

他足夠強大。

強大到讓喜歡的人喜歡他,畏懼他的人更畏懼。

他不可一世,霹靂九州!

他吐息之下,全球震撼!

隻因為,他是神!

而這一世,青龍已經不在了。

留下的隻是一個當過贅婿,曾經卑微,忙讓,時常會有煩惱,有牽掛,甚至有心魔的普通人林風。

林風普通嗎?

對於大部分修行者而言,當然不普通。

除了有青龍的傳承外,他修道的心性本就是堅不可摧。

他遇到了很多危險,但他都一一化解。

而正是如此,他才明白安穩得難能可貴。

所以,他喜歡上了藏匿。

就好像蝙蝠俠戴上麵具,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是為了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林風相信,即便有一天他和林青帝一樣,達到了大乘期的修為,他依舊不會過於盛氣淩人和飛揚跋扈。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在你之上,會不會有更強的人存在。

除非……

真正到達了某種頂端。

比如說渡劫期!

這個連林青帝的記憶中都不曾出現的境界,毫無意義,在地球這個蔚藍的星球裡,絕對是無可匹敵的存在!

也許,對於缺乏安全感的林風而言,也隻有到達這一境界,他才能肆無忌憚地活下去!

在此之前,隻有對方的行為不是特彆惡劣,他懶得,也不屑於去計較太多。

當然,如果受害者是他的朋友那就除外。

“哎喲臥槽,古街這個幾乎都是男人的地方,怎麼來了這麼多水靈靈的妹子啊?”

一個戲謔的笑聲響起。

林風等人一愣,隻見不遠處,一個戴著金項鍊的光頭男子,和幾個流裡流氣的人,笑容猥瑣地走了過來。

他們的目光在四女身上不斷搜尋,不禁震撼!

蔣晴還好,一個活脫脫的清純美少女,雖然姿色絕對是上乘,但在世俗界的都市這樣的質量也不算稀有。

而蔣敏這個輕熟女就不同了,怎麼看都有一股韻味,很想以最快的速度把她征服,看到她對你柔情似水的樣子。

至於馬瑩和朱小鳳,那簡直就是驚為天人了!

馬瑩和朱小鳳真實年紀不詳,但實際肯定比蔣家二女大上不少。

可是,隻單看臉,就是那種極有氣質的三十出頭,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光頭這個有點錢的地痞流氓冇啥文化。

但這個時候腦海中也不禁想起了一句杜甫的那句“此女(曲)隻因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的話來。

“幾位美女,你們這是要去山上嗎?我對這裡熟,你們可以上我的車!”

“我的車,又大又舒適哦!”

光頭笑眯眯地說道,那表情,要多淫蕩有多淫蕩,就像是一隻醜陋的蒼蠅,讓人極其不適。

幾個小弟也是捏著下巴,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四個女人,他們覺得老大再威猛也隻能吃一個,剩下三個,那還不得給他們瓜分了?

林風等人本不想理會他們。

但是,光頭等人卻直接將其道路攔住。

“滾開!”

蔣晴俏臉一沉:“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讓你們進警局?”

聽到這話的光頭等人不但不怕,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坐牢?

這一片的局子他們熟的很,早就打點好了關係。

不然,也不敢這麼大膽,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調戲姑娘!

“這小妹妹長得可真帶勁,尤其是說話的聲音……嘖嘖,那叫一個嫩,隻可惜大爺今天對你這類冇興趣,兄弟們,喜歡她的舉個手!”

光頭笑嗬嗬道。

“我,大哥,我喜歡她!”

“雖然在這四個女人裡麵遜色一些,但也算是極品啊!”

“大哥,真的可以把她賜給我嗎?”

幾個小弟頓時興奮不已,紛紛舉起了手。

蔣晴氣得不行,指著他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在外麵,哪有人敢對她這般無禮?

早就剁成十八塊喂狗了!

也就隻有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噁心的東西!”

蔣敏皺了皺眉,拿起手機正要打,忽然發出一聲尖叫。

原來是一個混子,趁機衝過來從後麵抱住了蔣敏。

“大哥,這小妞想要報警,我把她抓住了!”

那小弟抓著蔣敏,大聲說道。

“乾得好,把她給我帶過來!”

光頭得意洋洋地說道。

“放開我!快放開我!”

蔣敏拚命地掙紮,奈何那小弟的力氣實在太大,她根本掙脫不出。

一旁的蔣晴也急了,去幫忙,可是二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對手。

林風皺了皺眉,但終究冇有做什麼。

他知道,有馬瑩和朱小鳳在,自己不需要多管閒事。

“我數三聲,再不放開,你們全都得死!”

馬瑩麵若寒霜道。

“死?”

“哎喲,你這小娘皮好大的口氣,來,來打死老子啊?哈哈哈!”

光頭指著自己的鼻子,淫笑道。

馬瑩氣得火冒三丈,正要有所動作。

嘩——

隻見一朵白色的冰晶花朵,陡然間浮現在空中,接著迅速從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