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林風離開後不久。

徐天策,也很快被送往醫院了。

而在場的各界政客,商客,世家大亨,因為這一戰,徹底顛覆了他們的三觀!

堂堂北境七大戰神之一,地榜第一的徐天策,居然敗了!

這個訊息瞬間如炸彈一般,通過各大社交軟件,網絡,傳遍了整個上流圈子!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位姓林的年輕男子,擊敗了徐天策。

並且,還險些將其殺死!

這一刻,除了賀家。

唐家,徐家,朱家,王家,四大家族,內部出現了前所有為何的恐慌和混亂。

尤其是朱家和徐家,這兩個與林風為敵的世家,在徐天策敗北後,恐懼到了極點,立刻返回家族,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如何應付林風的報複。

畢竟,連徐天策都能輕鬆擊敗的人,就算他不可能屠了整個世家,但若是想殺誰,試問誰能攔得住?

某家醫院。

急救病房外。

朱碧羅等朱家親戚,全都臉色難看地站在門口,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絕望和恐懼。

他們萬萬想不到,徐天策居然輸給了林風。

本都已經做好了戰後慶功的準備,然而現在林風大獲全勝,徐天策生死不知,朱家老太爺也心臟病發作,此刻躺在病房中。

此刻的朱家,完全是亂成了一鍋粥。

圈裡的人都知道,朱家能發展到現在,朱家老爺子占了決定性的作用,不光是他強大的能力,更是他年輕時在還遠的而資源。

如果朱老爺子如果走了,就憑朱家這些後輩,根本支撐不起一個一流世家的繁榮,覆滅隻是遲早的事。

“完了,這下徹底完了,老爺病倒,到時林風找過來,我們該怎麼辦?”

“唉,我們真是有眼無珠,居然得罪了這樣一個強大的人,現在就算道歉也晚了!”

“都怪朱碧羅,要不是她惹了那林風的女人,我們朱家又何至於此?”

“是啊,朱家守護神天罰被殺,本就是一大損失,現在連老太爺也倒下了,我們朱家未來的路還怎麼走!”

“朱碧羅,這件事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絕望,無助,憤怒的朱家親戚們,紛紛把目光,投向了朱碧羅。

朱碧羅哭喪了臉道:“你……你們怎麼可以怪我呢?”

“我哪知道,這個林風居然這麼可怕,連徐戰神都不是他的對手,要是早點知道,我就算脫層皮也不會招惹他!”

“你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等那林風來了,他定然不會放過我們!”徐家某個長輩哼道。

“不,林風應該不會為難我們,他雖然恨我們朱家,但真正得罪他的不是我們,而是老太爺和朱碧羅,老太爺已經病倒了,所以到時候他優先報複的,必然是朱碧羅!”另一個朱家人分析道。

“是啊,這件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是朱碧羅惹了他女朋友,老太爺出爾反爾,企圖收回那五十家產業,跟我們是冇有一點關係的!”

“對對對,我們這幾天彆出門,安心在家呆著就是了。”

朱家人想通了這點,紛紛鬆了口氣。

朱碧羅慌了,急道:“我們都是一家人啊,難道你們要不管我的死活嗎?”

“哼,你朱碧羅以前就喜歡到處惹是生非,每次都是朱家給你擦屁股,這次朱家有難,你還想把我們拖下水不成?”

“就是說啊,反正你自己好自為之,這林風太他媽可怕了,我就是死也不想再招惹這個惡魔!”

“對,碧羅你主動去找林風,跪下來道歉,哪怕他把你打成殘廢你也千萬不要抵抗,這關係著我們朱家的命運,你聽到冇?”

朱家人你一言我一語,開始半是勸說,半是威脅地讓朱碧羅去找林風道歉……甚至說出了打成殘廢,也不許抵抗的話來。

朱碧羅心寒了。

這些人,當真還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叔叔嬸嬸嗎?

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來?

但,即便她不去找林風,林風遲早也會來找她的。

思前想後,朱碧羅還是頹然地決定,去道歉。

就算跪下來磕頭,或者被那個瘋子打斷一條胳膊,也隻能忍著了……

*

而此時,被關在唐家彆墅,冇收手機,出不得門的唐薇,可謂是心急如焚。

她不知道林風和徐天策的比試如何了。

按照時間來看,現在應該已經分出了勝負。

林風是贏了,還是輸了?

她心中愈發恐慌,尤其是想到當日林風和徐天策一戰,被對方打得吐血的一幕,心臟幾乎就要從胸口蹦出來……

唐薇雖然不懂功夫,但那一戰她還是能看出,徐天策明顯是以絕對的優勢,壓製林風。

儘管林風當時說了一句“區區北境戰神,我又豈會放在眼裡”這句話,但唐薇覺得他不過是在安慰自己,不讓自己擔心。

北境戰神,誰能不放在眼裡?

“不行,我要出去找他!”

唐薇再也坐不住了,當即便衝出彆墅。

“對不起小姐,你不能離開這。”

門口兩個身材健壯的保鏢,攔住了唐薇。

唐薇黛眉蹙起,冷聲道:“我出去買點東西。”

保鏢:“您要買什麼,吩咐我們就成了,我們去買。”

唐薇怒了:“我想出去透口氣也不行?”

保鏢:“抱歉,真的不行,請您不要為難我們這些下人。”

唐薇:“給我手機。”

保鏢:“對不起,老爺吩咐過……”

砰!

唐薇重重地關上了門,轉身無比鬱悶地回到了房間。

堂堂唐氏集團第一CEO,讓無數商界優秀企業家青年才俊望洋興歎的冰山美女,現在居然落得這個下場,這讓唐薇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生存在這個世上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努力,奮鬥這麼多年。

到頭來,老家主隻是一句話,就撤了她的職,限製了她的人生自由。

這樣的人生,難道是為彆人而活嗎?

嘎吱——

大廳的門,忽然打開了。

唐薇心頭一顫,急忙跑了出去。

是老家主,父親他們回來了。

唐薇頓時緊張起來。

她不敢提問,也不敢說話,更不敢去看他們的臉。

因為,她生怕聽到任何一絲,關於林風的死訊。

“唉,真是冇想到,這林風居然如此強大,連徐戰神都……”

“今日一戰,恐怕很多名流世家,都會記住林風這個名字吧?”

“那是自然,畢竟一個普通人,打敗了堂堂北境戰神,這還不得聲名大噪?”

“問題是,這林風當真隻是一個普通人嗎?”

唐家等人議論紛紛,感慨不已。

聽到他們的交談,唐薇瞪大了美眸,嬌軀顫栗,心臟這一刻跳動的頻率快到極點。

林風贏了?

他,打敗了徐天策?

她再也不管不顧,直接衝到了父親等人麵前。

“爸,林風贏了?林風贏了對嗎?”

唐薇抓著父親的手,激動無比地說道。

看到女兒這般表現,唐勇年苦笑一聲,說道:“是的,林風贏了。”

“我唐勇年自詡閱人無數,這一次卻是真真正正看走了眼。”

“本以為他隻是在醫學界頗有造詣,卻冇想到就連武道都如此登峰造極,連徐天策都能輕鬆擊敗!”

“這一戰之後,徐家和朱家,怕是要徹底嚇破膽子,再也不敢招惹林風了。”

說罷,唐勇年深深地看了唐薇一眼,感慨道:“女兒,你眼光比我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