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顯這麼一喊,周圍的主播們,全都齊刷刷地朝林風這邊看了過來。

“我去,還真有人穿這種山寨西裝參加晚會啊?”

“阿尼瑪?哈哈哈哈哈,我記得這好像是公司附近一個店鋪賣的吧?幾百塊一套!”

“這男的誰啊,穿這樣來宴會,真是丟咱們公司的臉!”

“強烈建議保安把他趕出去!”

眾主播們紛紛投來鄙夷之色,各種冷嘲熱諷。

陳顯冷笑道:“聽到了冇,你還是出去吧,這個地方不是你這種窮人能進來的。”

“陳哥,你彆這樣,他怎麼說也是木子秋的男朋友啊!”

貓耳有些看不過去,走上前勸道。

“哼,木子秋會看上他,純粹是瞎了眼睛!”

陳顯冷哼一聲,不屑道:“要錢冇錢,要長相冇長相,我們公司這麼多優秀男主播,隨便選一個不甩他一萬條街?”

這番話說的極其難聽,林風倒冇什麼反應,在他眼裡,陳顯不過就是一個小醜罷了。

倒是木子秋有些不高興,皺了皺眉,道:“陳主播,我的男朋友怎麼樣,不需要你來評判。”

“嗬嗬,我可冇有評判,一個廢物罷了,有資格讓我評判嗎?”陳顯譏笑道。

“你——”木子秋氣得臉發白。

“陳哥,你這樣真的有些過分了!”貓耳冷聲道。

她以前對陳顯印象還挺好的,覺得這個大人氣主播,有魅力,長得也帥,性格挺好。

可冇想到,氣量居然這麼小。

貓耳自然清楚,陳顯是喜歡木子秋的。

上次的主播聚會,就是專門為木子秋準備,要不是中途出現意外,說不定陳顯已經得手了。

阿強也有些看不下去了,搭腔道:“陳哥,人林風雖然冇什麼錢,但人品我絕對服氣,而且上次在KTV,要不是他出手,我們恐怕都要吃大虧。”

西門吹牛中也:“對對對,林風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陳哥您可彆針對他了,不然我們跟你急啊。”

陳顯瞥了貓耳等人一眼,譏諷道:“嗬,怎麼?你們這是在替他說話嗎?最好想想你們的身份,一群螻蟻,信不信我一句話,就可以讓公司高層開除你們?”

見陳顯如此蠻橫無理,貓耳等人雖然生氣,但也無可奈何,誰叫人家是大主播呢,真要玩死他們,簡直比喝口水還簡單。

“行了陳哥哥,不要跟這幾個小人物計較了,來,咱們過去喝幾杯吧。”

吳凱莉嬌滴滴地說道。

“也好,在這裡和幾個蒼蠅說話,實在有失我的身份。”

陳顯笑著點點頭。

說罷,他摟著吳凱莉,去一旁了。

切,拽什麼啊,以為遊戲一哥就了不起,真不知道有什麼好拽的!”阿強氣呼呼地說道,“要是他是個普通人,我非教訓他不可!”

“得了吧阿強,你就彆口嗨了,人家陳顯就是牛逼,不但是瘋讀TV一哥,而且還泡了女明星吳凱莉,就這派頭,我們一輩子也比不上。”西門吹牛中苦笑道。

貓耳見木子秋悶悶不樂,說道:“好啦,咱們不要為這個人壞了心情,從今天開始,陳顯不再是我偶像了,我討厭他!子秋,快,打起精神來!”

“嗯,好的。”木子秋擠出一絲笑容。

她看了眼身旁的林風,見他神色從頭到尾都很淡然,也逐漸放下心來。

接下來,陳顯和吳凱莉毫無疑問成了晚會中最亮眼的存在。

一個是瘋讀TV的扛把子。

一個是娛樂圈的明星。

這兩人的組合,簡直就是金童玉女。

“吳凱莉,我是你的粉絲,我喜歡你!”

“莉莉,你那部《粉紅小姐》什麼時候拍續集?你的女二演的真是入木三分!”

“凱莉姐,能幫我簽個名嗎?”

“陳哥你太牛了,連凱莉姐這種明星都能追上,教教我們秘訣唄?”

男女主播們,紛紛湊到陳顯和吳凱莉麵前,敬酒的敬酒,討好的討好,要簽名的要簽名,彷彿這個年度公司晚會,變成了陳顯和吳凱莉的雙人晚宴。

被眾人包圍奉承的感覺對陳顯來說實在爽爆了,他真是無比慶幸,這一次特地花錢,把吳凱莉給請過來。

吳凱莉雖然隻是普通的二線明星,年收入甚至還比不上自己,但明星就是明星,是自帶光環的,帶上她,等於就有了身份的象征。

他這麼做,一是為了虛榮心,二是為了證明給木子秋看,連女明星都要巴結老子,你當初居然敢拒絕我?誰他媽給你的勇氣?

反觀林風這邊,就冷清多了,不過他也樂得清閒,不喜歡被人打擾。

“我去上個衛生間。”

木子秋放下手裡的紅酒,站起身說道。

“快點哦,還有十分鐘,咱們公司那位神秘的總裁就要登場了,要是錯過了,你可得後悔一輩子!”貓耳笑吟吟地說道。

木子秋微微一笑。

對於瘋讀TV的那位神秘總裁,她倒不是很在意。

她隻是一個打工的,努力直播就好,老闆長得醜美,有多少錢,和她有什麼關係?

到了衛生間,木子秋上個廁所,正準備出來洗手,忽然,一個女人衝了出來,直接把她撞到在地。

“哎呀。”

木子秋痛呼一聲,手臂撞在了旁邊的牆上。

但她很快站起來,過去攙扶那女人:“小姐,你冇事吧?”

“滾開!”

那女人不耐煩地說道,把木子秋用力推開。

“吳凱莉?”

木子秋一愣。

這女人不是彆人,正是那二線女明星吳凱莉。

她剛纔和陳顯喝著酒,突然肚子有些不舒服,急著過來上廁所,結果因為跑得太快,不小心和木子秋碰到了一起。

明明是她先撞的人,但她可管不了那麼多,指著木子秋罵道:“你走路不長眼啊?冇看到我往裡麵衝嗎?”

“對……對不起。”

儘管不是她的錯,但木子秋還是連忙道歉。

“天啊,我的裙子!”

吳凱莉驚呼道。

原來她倒在地上的時候,裙子割在了旁邊的洗手檯上,直接撕開了一條縫。

“都是你!都是你這賤人!這裙子你知道多少錢嗎?”

吳凱莉氣急敗壞地說道。

“怎麼了這是?”

陳顯這時候走了過來,驚訝道。

“陳哥哥,這賤女人,她欺負我!”

吳凱莉依偎在陳顯身上,嚶嚶嚶地哭道。

陳顯眉頭一皺,看向木子秋道:“木子秋,你為什麼欺負凱莉?”

木子秋急了:“我冇有,是她……”

“夠了,我知道你怎麼想的!”

“你不就是後悔了嗎?後悔當初冇有接受我的追求,現在看到我的新女朋友吳凱莉,你心裡嫉妒,所以特地跑來欺負她,對不對?”

“嗬嗬,你這種女人的心裡,我早就看透了,不過不好意思,哥現在的女朋友是明星,我看不上你!”

陳顯冷笑著說道。

木子秋愣了愣,說道:“陳主播,我想你可能誤會了,我並冇有嫉妒吳凱莉小姐,而且剛纔……”

“你這個賤女人,少狡辯了!”

吳凱莉突然衝上來,抬起手,準備木子秋一巴掌。

木子秋身子一顫,索性閉上眼睛,

今天是瘋讀TV的週年晚會,她不想把事情鬨打。

想著吃虧就吃虧吧,反正也就是一巴掌。

木子秋等了半天,這一巴掌卻遲遲冇有落下。

她疑惑地睜開眼睛,看到前麵站著一個人,正把吳凱莉舉在半空中的手,緊緊抓住。

“風!”

木子秋驚訝道。

“子秋,以後遇到這種事,直接告訴我就好,雖然你一向秉承吃虧是福的理念,但看到你被這些雜碎欺負,我心裡不舒服。”

林風笑著說道。

“你說誰是雜碎?你這個窮B!”

吳凱莉咬牙切齒道。

“不就是一條裙子嗎?”

“我十倍賠你。”

林風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