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風冷聲道:“你最好說實話,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襯衫男哭喪著臉:“哥,我說的就是實話啊,是唐家的一位少主,派我來對付你們的,不過具體是哪個少主,我就不清楚了。”

林風皺了皺眉。

他覺得襯衫男應該冇有說謊。

可是,他想不通,為什麼唐家要對付自己?

五大家族之中,他和王家目前處於交好狀態,朱家,徐家,賀家,處於交惡。

不過朱家和徐家算是暫時降服住了,賀家剛給了他們教訓,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敢輕舉妄動。

唯一剩下的唐家,完全是屬於中立位置,根本冇必要對付自己啊?

“看樣子,最近股市被打壓,以及其他產業出現問題,也是唐家在暗中搞的。”唐薇咬了咬嘴唇,幽幽道。

“我和唐家無冤無仇,他們冇有必要吧?”林風困惑道。

“我也不明白什麼情況,看來,隻能親自去一趟了。”唐薇道。

林風點頭:“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正好有些事情,我也想跟他們說清楚。”唐薇柔聲道。

“好,那你小心。”林風深吸一口氣。

無論如何,這件事總得有一個交代。

尤其是最近黑金卡的資金已經用完,需要大量錢財購買珍稀藥材時,這些從朱家搜刮而來的產業就更顯得尤為重要。

看在唐薇的份上,林風不會對唐家做出趕儘殺絕的事,也會給他們一分麵子。

但,也僅此而已了。

*

唐薇開車,來到了唐氏集團。

今天是唐氏集團一年一度的總結會議,她相信老家主等人,應該全部都在這。

門口的兩個保安,看到唐薇不禁一愣,連忙打招呼。

“唐總裁。”

在他們看來,哪怕唐薇離開了唐氏集團,也依舊是唐家的人。

除非唐家徹底和她劃分關係,不然他們這些基層人員,永遠都不敢去輕易得罪。

唐薇點了點頭,便要進去。

“不好意思唐總裁,今天是唐家的大會,董事長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進去。”其中一個保安為難道。

“我知道,不過我是唐家的人,來參加大會,有毛病嗎?”唐薇淡淡道。

“這……”

兩個保安麵麵相覷。

好像……確實冇啥毛病?

唐薇冇再理會他們,徑直走了進去。

重新回到唐氏集團大廈,這讓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雖然,一切還是那麼熟悉,但這裡已經不再屬於自己了。

曾經多少年,自己在這片坑坑窪窪的土地中,叱吒商場,指點江山,從一個不被人看好的小女孩,變成了人人隻能仰望的冰山總裁。

“物是人非。”

唐薇輕輕吐出這四個字,按下了電梯。

一直到了二十三樓。

此刻,多媒體會議廳中,唐老家主,唐勇年,唐若涵,唐文軒,以及各大唐家重要人物,齊聚一堂,正如火如荼地討論著最近的業績。

咚咚咚!

緊閉的大門被敲響。

唐若涵眉頭一皺:“哪各不長眼的東西,不是說了現在開會嗎?”

正在檢視檔案的唐老家主,抬起頭道:“把門打開吧。”

門口的秘書,立刻打開門。

“爺爺,爸,各位長輩。”

化著淡妝,長髮披肩,氣質絕佳的唐薇,從外麵走了進來。

“唐薇?”

唐家眾人吃了一驚。

誰都冇想到,唐薇居然在這個時候過來了!

唐若涵冷笑一聲,道:“喲,你不是去林風那幫他做事了嗎?怎麼,今天咱們公司開年度大會,你就想著過來了?是想拿來分紅,還是你總裁的位置啊?”

唐薇瞥了唐若涵一眼,道:“都不是,我隻是來要個說法。”

離開唐家的這段時間,唐薇在胡超等商業精英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

不說彆的,就養氣功夫,她早已不是剛剛離開唐家那會兒被堂姐氣得吐血的年輕姑娘。

“要個說法?”

聽到這話,唐家眾人皆是冷笑連連。

從唐薇進來不久,他們就大概猜出,唐薇此行的目的。

既然她在林風手下做事,那麼老闆的場子出問題了,她這個打工人,自然是要來解決問題的。

而作為曾經唐家的一份子,由唐薇出麵,自然是再好不過。

“唐薇啊,你還是彆在這搗亂了,我們不去你麻煩算不錯了,你還敢過來?”

一個唐家的親戚引言怪氣道。

“就是說啊,和我們唐家的敵人在一起工作就算了,還有臉來要說法?”

另一個唐家親戚譏諷道。

“什……什麼意思?”

唐薇一頭霧水,完全冇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薇薇,你出去吧!”

唐勇年站起身,臉色有些難看地走到女兒麵前,說道,“你出去吧,我們在開會,你彆在這打擾我們。”

他終究擔心女兒在這會受到群而攻之,想著把她支走。

“爸,我不能走,我來這,就是想問個清楚,為什麼唐家無緣無故,要去攻擊林風?”

唐薇著急道。

“你,你怎麼不聽話呢?”

唐勇年無奈道。

他很想告訴女兒,現在唐家的人對林風恨之入骨,連帶著也對你恨屋及烏,你這個時候過來,不是火上澆油嗎?

“無緣無故?”

砰!

唐老家主突然重重一拍桌子,臉色鐵青,怒氣沖沖道,“唐薇,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助紂為虐?”

“我不知道。”

唐薇咬著嘴唇,“林風和唐家無冤無仇,為什麼莫名其妙的,他就成了我們的敵人?”

“看來他真的什麼都冇告訴你。”

唐老家主皺了皺眉,隨即對身旁一中年男子道:“去,把視頻放在投影裡,我要讓她看個清楚,她喜歡的到底是個怎樣的惡魔!!”

“好的。”

中年男子點頭,隨即拿出U盤,插進了一旁的投影儀機器中。

接下來播放的畫麵,讓唐薇驚駭無比!

“這,這是……?”

唐薇瞪大了眼睛,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大腦一片空白!

視頻分為兩段。

一段是林風擊殺朱家守護神天罰,另一段則是擊殺唐家守護神馬坤。

天罰和馬坤都死的極慘,就連頭顱都被殘忍的分割開來。

而鏡頭中的林風,雙目赤紅,滿臉凶煞之氣,猶如一隻嗜血的野獸。

視頻重放,唐家眾人不禁眼眶泛紅,怒火滔天,眼淚直流!

馬坤守護了唐家這麼多年,忠心耿耿,卻被林風無情屠殺,這怎讓人不激憤?

“看到了嗎?”

唐薇的四叔嘶聲怒道,“這就是你喜歡的男人!一個**裸的魔鬼!”

“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唐薇臉色煞白,不停地搖著頭,如遭電擊!

她不相信,林風會做出這種事!

她絕不相信!

“事實都擺在眼前了,你居然還不信?嗬嗬,看來,你對那個惡人是真的很有感情啊!”唐若涵陰陽怪氣地說道。

唐老家主冷冷道:“當初如果不是你讓馬坤去保護林風,他也不會有此橫禍,唐薇,你還有什麼好說?”

唐勇年歎了口氣。

這個時候,他也冇辦法再幫女兒說情了。

馬坤對於唐家意義非凡,他的死,自然會引起眾怒!

沉默許久的唐薇,吐出一口氣,眼神逐漸變得堅定。

哪怕所有人都覺得林風是凶手,她也依舊不會這麼認為!

因為,她瞭解林風,知道林風不是這樣過河拆橋的人!

除非他心理變態,否則林風根本冇有必要去殺天罰和馬坤。

“爺爺,這件事,我一定會給您一個交代。”

“我回去之後就告訴林風,相信他很快就會查出幕後凶手。”

唐薇正色道,“另外,請您告訴我,這段視頻的提供者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