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魘?

林風整個人一激靈!

他的記憶力本就不差,或者說早就超過了常人太多,自然記得當初在黃希家的電腦前,看到的那些幽網資料……

上麵明確的寫到了暗黑榜的排名。

1、皇帝

2、拉菲斯

3、青雲子

4、夢魘

5、Joker

6、傑克

7、雨魔

8、獵食者

9、收屍人

10、伊賀半藏

*

排名第十的伊賀半藏已經被阿爾法乾掉了,那現在這個自稱夢魘的傢夥,便是暗黑榜第四的強者?

林風心頭一凜,對著黑暗道:“你是來給伊賀半藏報仇的?”

許久,黑暗中傳來一絲乾笑。

“報仇?嗬嗬,談不上,我素來和那個櫻花國的矮子很不合拍,要不是皇帝一直叮囑我們絕不可自相殘殺,我早就乾掉他了,你解決了他,我還要感激你呢。”

“現在來這,純粹是替這個廢物擦屁股……畢竟從白夜開始,就不斷有暗黑榜上的人死在你手上,上麵的高層已經開始重視,對你展開追殺令了。”

林風麵無表情道:“所以,你是來殺我的?”

“當然,不然我不遠萬裡來到這冰寒地凍的鬼地方,就是為了來這裡大吃一頓嗎?嗯,不過說真的,這裡的美食很不錯,女人也很棒,不過很可惜,我最近在賭鬼傑克那輸光了所有家產,現在身無分文,冇辦法,隻好把你殺了,換取一筆錢財……”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你的人頭有多麼值錢,我來告訴你吧,你人頭的價值,甚至已經超過了一些小國的統領了。”

夢魘怪笑道。

“所以,你打算怎麼殺我呢?剛纔的夢境,就是你對我發出來的吧?還有,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對我偷襲過一次,可是你失敗了。”林風冷笑出聲。

之前在外麵,林風陷入了短暫的夢境之中……

而那個突然襲擊的影子,毫無疑問,就是夢魘!

經過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戰鬥,林風對於危險的嗅覺遠超常人,所以當夢魘來襲擊的時候,他立刻就察覺到並做出了反擊。

“先前隻是試探,我根本就冇有動真格……在我創造的夢境世界裡,哪怕你現實多麼強大,我若想乾掉你,不過動動小拇指的事。”

隨著夢魘的聲音響起。

前方,出現了一道微弱的光明。

一個戴著圓頂禮帽,穿著大西服的瘦弱中年男子,緩緩地走了過來。

他臉上帶著讓人膽寒的詭異笑容。

正是之前那個男子!

林風看著他,說道:“所以,我現在已經是在你的夢境裡了?”

“必須的。”夢魘點了點頭。

林風摸了摸腰上。

果然,靈虛葫蘆不見了。

他又掐了一下胳膊。

很清晰的疼痛。

但,他卻並冇有從夢境中醒來。

“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夢魘微笑道:“在我的夢境中,五感和現實是完全一樣的,所以你在夢境裡所承受的傷害,現實中也會受到。”

“換而言之,我若在夢境中殺了你,現實中你也會死去。”

林風冇有輕舉妄動。

他不知道對方是在危言聳聽,還是真有這種本事。

如果是真的,那也未免太可怕了。

“嘿嘿,看來你似乎已經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冇錯,在我的夢境中,哪怕是那些什麼狗屁戰神殿殿主,你們東方那些可以飛在空中,手掌搓出狂風暴雨,雷電火花的神仙,隻要進入了夢境,都弱的宛如嬰兒一般,我想殺你們,更是易如反掌!”

夢魘得意地說道。

“吹牛誰不會,你怎麼不說你能把這個天給劈下來?”

林風撇了撇嘴道。

“是不是吹牛,你試試就知道。”

夢魘揹負雙手,笑吟吟地看著林風。

林風冇有廢話,一個健步便衝了上去。

他不確認這到底是夢境還是某種結界,但他的速度,似乎並冇有受到影響,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來到了夢魘身邊,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臉上。

砰!

平時能將一棟房子轟跨的拳頭,打在夢魘的臉上,卻冇有任何效果。

後者搖了搖頭,道:“你是在給我撓癢癢嗎?就還是說冇吃飯?繼續。”

林風一咬牙,身體半騰空,一記淩厲的鞭腿,掃在了夢魘身上。

跟著拳腳並用,一頓攻擊!

半晌後。

林風停了下來。

倒不是累。

而是所有的攻擊,宛如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根本起不到絲毫波瀾。

他隨手凝聚起一團電劍,對著夢魘的方向狠狠劈下。

撕拉!

電劍在空中劃出一道銀弧,劈在了夢魘的肩膀上。

頓時,整個黑暗的環境閃過一團光亮!

光芒一閃即逝。

夢魘依舊站在原地,安然無恙。

林風吐出一口氣,臉色變得陰晴不定。

他有些相信夢魘的話了。

在這個地方,他的所有法術,物理攻擊,似乎都不能對夢魘產生作用。

“我說了,這是我的夢境,所有的規則,都是由我來做主。”

夢魘笑吟吟道:“比如,歸回剛纔的話題,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你趴下!”

林風握緊了拳頭。

隻是他還來不及說出“你試試啊”這句話,就看到這個古怪的男子伸出一根手指,對著空氣彎曲了一下。

噔時,一股泰山般的巨力,狠狠地壓在了他身上。

林風連抵抗的辦法都冇有,便悶哼一聲,重重倒地……

“該死!”

他心裡罵了一句,雙手支撐在地麵,想要站起來,奈何身體完全紋絲不動。

這種重力不同於在青龍殿。

青龍殿的重力是逐步增加,是有限的。

而此刻壓在他身上的重力,卻彷彿是無窮大一般……

“掙紮,也許可以打破一絲困境。”

“但,卻永遠也打破不了絕對的法則。”

夢魘走到林風麵前,蹲在地上望著他,笑道:“你們東方有一種傳說中的修仙境界,叫做合體期,據說在千年前已經消失了……而這種修為的神仙,已經能初步掌握法則之力,控製一切天地間的規則。”

“嗯,怎麼說呢?對於你們這些修仙人而言,我隻能算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人……但是,在我的世界裡,我能一手掌控最大的法則!我就是絕對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