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爹,還有我娘……還有我大哥,他們真的……”

田奇難以置信地看著林風和百曉生,淚水不斷地順著臉頰流下,聲音帶著哽咽和顫抖。

林風歎了口氣。

遲早讓他知道也好。

畢竟,這也是他要麵對的。

“怎麼了?”

賀若雨等人走了過來。

“回答我,是不是真的?回答我!”

田奇顫聲道。

“額……”

胖子看了一眼林風,見他冇什麼表示,隻能硬著頭皮道:“具體情況我也不能保證,但從我聽來的,大概就是這樣……”

田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臉上充滿了淒苦。

“田奇?”林風皺了皺眉。

“前輩,我們出發吧。”

田奇吐出一口氣,緩緩道。

林風隻能答應。

他理解田奇此刻的心裡。

恨不得立刻回去,無論事情怎樣糟糕,他一定都想看看結果。

“出發吧。”

林風道。

所有人,繼續上路。

不同於之前歡快的氣氛,此刻人群變得十分壓抑,再無一人開口說話。

而走在最前麵的田奇,頭頂彷彿被一層陰影所籠罩,那種年輕人的朝氣蓬勃,彷彿再也看不到了一般。

林風心頭一緊。

之前他已看出,田奇雖然冇有靈脈,但通過他腦海裡記載的一種方式,依舊是可以修煉的,隻不過過程比尋常修士要困難數倍。

他本想告訴田奇這個方法。

但,現在的田奇,心境已經崩壞成了這樣,這是不是預示著,這顆苗子就要就此毀了?

*

土靈宗的大殿,像一座大墓似的聳立在夜色中。

朦朧的遠山,籠罩著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雲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就像是幾筆淡墨,抹在藍色的天邊,幽幽的深穀顯的駭人的清靜和陰冷。

門前,兩個土靈宗的守門弟子,一個微胖的打著哈欠,依靠在旁邊的石獅上,一個瘦弱一些的則蹲在地麵,手裡拿著手機刷抖音,不時捧腹大笑。

“我就奇了怪了,這深山之中,你手機信號哪來的?”

那微胖的土靈宗弟子忍不住道。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一般的手機自然冇有信號,但我這可是托我爸從國外買的最新款衛星通訊手機,除地球兩極外,都能收到信號,就問你牛不牛?”

瘦弱的土靈宗弟子笑嗬嗬道。

“他媽的,有錢真好,這麼高檔的手機不去乾掉厲害的事,卻偏偏被你這二世祖哪來刷腦癱抖音……操,人比人氣死人啊。”

微胖土靈宗弟子唉聲歎氣,“我就想不通了,你家這麼有錢,不去外麵享清福,怎麼偏偏跑到這來修仙?主要是你修了一年,連個煉氣期都冇踏入,有意義嗎?”

“這你就不懂了。”

瘦弱土靈宗弟子瞥了他一眼,說道:“現在這社會,無論是修仙還是混跡世俗界,都要講究一個人脈,我來這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和土靈宗幾個內門弟子,還有一些長老搞好關係,以後要出了什麼事,他們就是我的護身符和斂財工具。”

“說句不好聽的,修仙的人千千萬,最終能踏入築基期的有幾個?反正我是做不到,既然這樣,何必浪費光陰,在那悶著頭修煉?”

微胖弟子樂了:“喲,你這理論倒是一套一套的,不過看你年紀也三十多歲了,為什麼拖到現在纔來土靈宗,早點來,早點打好關係不行?”

“現在和當初情況不一樣。”

瘦弱土靈宗弟子擺了擺手,“接我進來的那位長老說過,當初的土靈宗,門規那叫一個嚴,哪怕是外門弟子,也得每天做苦力,鍛鍊什麼狗屁意誌,然後就是無窮無儘的修煉,至於內門就不用說,日子過得既枯燥又乏味,哪怕練得一身仙術也不讓你離開宗門,你說這有什麼意思?”

“再看如今的土靈宗,自從換了新宗主後,規矩鬆多了,每天就是打打醬油,然後花錢打點一下,一天就結束了,就算是一個月一次的宗門比試,也可以用錢解決……嘿嘿,我可太喜歡這裡了。”

微胖弟子笑道:“所以啊,有錢真好,不過要是換做咱們之前的宗主,你多有錢也冇用,全都一視同仁。”

“換做之前的老宗主我也不會來這。”

瘦弱弟子滿不在乎道,“新宗主雖然**,對門派發展冇啥好處,但我隻要過得舒服就行了,我們這些下麵的人啊,對他們來說就是螻蟻,要不是看在我爸的麵子上,你看這新宗主會不會要我這廢材?”

“行了,小點聲。”

微胖弟子眉頭一皺,“小心隔牆有耳,雖然現在的新宗主雖然對門派疏於管理,但他的手段可一點不比老宗主差,你說他壞話要是被他知道了,到時候不管你爹是誰,你都隻有死路一條。”

瘦弱弟子趕緊捂住嘴巴,眼珠子滴溜溜地往四周看了看。

在修行界,有錢人的確比世俗界的弟子起點要高。

但,也僅僅隻是起點高罷了。

哪怕你是世俗界的某城市首富之子,在和一個修行界的內門弟子比較,其價值自然是遠遠遜色內門弟子。

“什麼人?”

微胖弟子突然站起身,厲色喝道。

不遠處,林風等人緩步而至。

而走在最前麵的,正是滿臉煞氣的田奇。

“讓開!”

田奇怒喝道。

“操,你小子算什麼東西,也敢在這放肆?”

正在刷抖音的瘦弱弟子立刻站起身,指著田奇氣勢洶洶道。

他已看出田奇和自己一般,都冇有任何法力,且體格也比自己瘦弱不少,這種大好的欺負人機會,他又怎能錯過?

當即,便掏出背上法器,就要攻擊田奇。

“站住!”

微胖弟子突然大喝道。

瘦弱弟子疑惑回過頭。

隻見微胖弟子一臉震驚地看著田奇,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是……是四少主嗎?”

他在宗門當了七年外門弟子,自然認出了田奇,正是數年前被抓走的四少主。

少主?

瘦弱弟子吃了一驚。

而田奇,卻都看冇看他們一眼,直接從他們麵前走過。

林風等人緊隨其後。

“這人誰啊?”

等他們走後,瘦弱弟子忍不住問道。

“你個傻逼,差點闖下大禍了!他就是我跟你說的……兩年前意外失蹤的四少主田勇!”微胖弟子怒斥道。

“什麼!?”

瘦弱弟子瞪大了眼睛。

“幸虧你冇對他動手,不然你就死定了。”

微胖弟子道:“不過真奇怪,失蹤了兩年多的四少主,怎麼突然就回來了?不行,這件事我得立刻通報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