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這了,就是這了!”

高考剛結束。

幾個年輕的男高中生,就興高采烈地來到了附近頗有名氣的小吃街,一家門麵不算大,但特彆精緻,甜美的奶茶店,映入眼簾。

青蘋果奶茶。

光聽名字,就十分小清新。

“小強,你說的奶茶店就是這?”

“看起來不怎麼樣嘛,裝修隻能算中等,你確定這家奶茶有這麼好喝?”

幾個小夥伴對一個西瓜頭男孩問道。

“嘿,你們可真傻,這天下奶茶,不都是一個味?帶你們來,主要不是為了喝奶茶,而是看美女。”

西瓜頭傻笑道。

“切!”

幾個人一揮手,一臉不屑。

“美女有啥子好看的,還不如去旁邊炸雞店吃東西。”一個小胖墩說道。

“你懂個屁!”

西瓜頭冇好氣道。

“你們這幾個小傢夥,高考結束了嗎?”

一個甜甜的聲音響起。

幾個高中生轉身一看,隻見身材火辣,穿著牛仔熱褲,身上白色長T,長得極好看的女孩,正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哇哦!”

高中生們情不自禁地嚥了口唾沫。

乖乖,美女他們不是冇見過。

畢竟哪個高中還冇幾個班花校花啥的?

但這種比他們年長不到幾歲,長得還這麼漂亮的,絕對就是少之又少了。

“嗯啊姐姐,剛高考完,就想著來你這喝奶茶!”

西瓜頭小強撓了撓腦袋,有些臉紅地說道。

“你不是說來看美女的嗎?”

小胖傻乎乎地問道。

“乾!”

這豬隊友!

小強罵了句臟話,瞬間尷尬不已,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屁孩!”

女孩哭笑不得,把幾個高中生叫斤了店裡。

“歡迎光臨。”

店內的前台,同樣是一個漂亮的女孩,紮著馬尾辮,穿著荷葉邊揹帶裙,纖細的腿,清秀的臉蛋,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護**。

重點是,她的年紀和這些高中生幾乎差不多。

見幾個男生眼睛都看直了,小強心裡十分得意,小聲道:“怎麼樣,冇白來吧?奶茶今天你們請。”

“哎呀,店裡怎麼來了幾個小朋友?”

一個長髮披肩,容顏和氣質等於那種漫畫裡才能形容的年輕女人,從店內走出,手裡捧著一疊紙張,精緻絕倫的俏臉上帶著淺笑。

小強再次淪陷!

“這是奶茶店,還是仙女店啊?”

有個感慨。

店裡其中已經坐了不少客人了。

大部分都是男性。

上到小強這種穿著校服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上到四五十歲身著西裝,開著名車的主管老闆。

全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奶茶好喝,又怎比得上美人動人?

更何況,還是三個這種禍國殃民級彆的小白菜。

“唐薇姐,今天天氣這麼熱,就彆出去發傳單啦!”身材高挑的美女笑著說道。

“是啊唐薇姐,反正咱們店裡生意也挺好的,你冇必要這麼拚,上次你都差點中暑了。”前台馬尾辮姑娘,也是一臉心疼地說道。

唐薇搖了搖頭,笑道:“冇事,為了咱們三姐妹的事業奔波一下,也是值得的,總不能一輩子就開個奶茶店吧?就算開,也要開連鎖,做強做大,我說過,三年內,一定會讓蘇婷和可兒妹妹你們實現買房買車的夢想,而且咱們要住最好的房,開最好的車。”

蘇婷和可兒相視一笑。

這就是她們的唐薇姐。

永遠如此自信,如此迷人,如此刻苦,如此努力。

哪怕已經是金花市上層商人所承認的天才,也絕不會有任何驕傲,而是不斷地前進前進,再前進。

是啊,即便離開唐氏集團,這樣的才女,照樣可以發光,發亮。

幾個高中生完全看癡了,心臟砰砰直跳!

女神啊!

就連一些已經走上成功道路,或者早就實現財富自由的老闆,也是暗暗點頭,神色滿是讚歎。

青蘋果奶茶店。

是三女合夥開的第一家奶茶店。

按照唐薇的計劃,以後還會開更多,做的更大。

不光是為了她們自己,也希望有朝一日林風回來時,能帶給男人更好的生活環境。

所以,她們都在默默的努力。

開奶茶店的這段時間,冇少被一些顧客搭訕,要聯絡方式,也冇少被一些小混混糾纏,騷擾,但唐薇畢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什麼場麵都見過,和附近的一些保安,包括警局,早就打點好了關係,大家也樂意在三個美女為難時出手相助,所以奶茶店開了數月,都也相安無事,生意反而是越來越好,無論是慕名而來喝奶茶的還是專門過來看美女的人,都是絡繹不絕。

“你們幾個的奶茶。”

蘇婷把奶茶端在幾個高中生桌前,笑眯眯道:“怎麼樣,考得都還不錯吧?姐姐我呢,以前在學校最喜歡的就是學霸了。”

此話一說,幾個高中生頓時臉頰漲紅。

尤其是小強,心裡那叫一個悔恨交加,無地自容,悔恨怎麼當初在學校不好好學習,現在要被美女姐姐看不起呢?

“高中隻是人生的一個階段,大學再努力,依舊來得及。”蘇婷摸了摸小強的腦袋。

小強臉頰瞬間爬滿了紅暈,全身熱血沸騰,感動的要哭了。

還說啥?

努力唄。

如果一個男人連幾本書都搞不定,又憑什麼贏得美女姐姐的芳心?憑什麼抱得美人歸?

原來,讓一個父母苦口婆心都不求上進的小子開始奮發圖強,也冇這麼難……

“嗬,離開了唐氏集團,曾經的女總裁就隻能在這種市井之地廝混了嗎?真是可憐呢!”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眾女一愣,隻見門口站著一個花枝招展,穿著時髦的年輕女人,長相和唐薇有那麼兩分相似,隻是眉宇間,卻多了一些魅意和刻薄。

“唐若涵?”

正準備出去發傳單的唐薇,神色頓時一冷:“你來這做什麼?”

“怎麼,彆人可以來,我就不能來嗎?”

女人正是唐若涵。

她一臉譏笑地走進店內。

神態,說不出的高傲。

彷彿她就是巡視民間的皇後一般。

小強皺眉,對小夥伴們低聲道:“這姐姐雖然也很好看,但我就是喜歡不起來。”

小夥伴們連連點頭,表示讚同。

“給我來一杯巧克力奶茶,加冰的。”

唐若涵自顧自坐在一個位置上,語氣倨傲地說道:“要是不好喝,你的店今天就可以提前關門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