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風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打量了一番,這才笑道:“看起來恢複的不錯,能吃能喝,還胖了,就是跟以前比,多了一些愁眉苦臉。”

王聰心裡歎了口氣。

他哪能不愁啊。

自從林風失勢後,金花市的勢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作為昔日稱兄道弟的“好哥們”,若非王家死保,保不準葉家那邊都要把他抓住嚴刑拷打,追問林風下落了。

“大哥,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

王聰似乎意識到什麼,打了個激靈。

“彆慌,我既然回了,自然是有回來的理由。”

林風淡淡道。

“可是你知不知道,葉家正在找你?”

王聰壓低聲音,焦急道。

“喂,小子,你是王聰什麼人?”

葉浩撇了撇嘴,眼神戲謔地看著林風,說道。

因為資格不夠,當初林風去YJ參加葉家宴會時,葉浩並冇有到場,自然也不會知道他是誰。

“我是他哥。”

林風道。

“哦?那就是說你也是王家的人了?”

葉浩抹了把臉上的血跡,獰笑道:“今天不管誰來,哪怕是王家的家主來,老子也要報這一拳之仇。”

“彆說我不給你麵子,讓王聰乖乖滾過來,讓我揍一頓,揍爽了,我也許考慮既往不咎。”

王聰氣得臉發白。

尤其是看到周冰還在那些人手上,更是怒火中燒。

但是,他也很清楚,如果今天林風替他出頭了,葉家的人,恐怕會立刻追蹤到這來。

他不能連累林風!

“大哥,你先走吧,這裡我能應付!”

王聰道。

“你能應付個屁!”

林風翻了個白眼,冇好氣道:“你既然都叫我大哥了,小弟遇到危難,大哥卻逃之夭夭,像話嗎?”

“可是葉家——”

王聰著急不已,接下來的話幾乎要脫口而出,硬是忍住!

這個大哥啊,難道看不清事態的嚴重嗎?

“我們葉家怎麼了?”

葉浩似有所覺,冷笑出聲:“難不成,你這大哥和我們葉家有過節?”

不等王聰開口,林風已是淡淡道:

“當然有過節,而且還是不共戴天之仇!”

轟!

此話一說,在場的人皆是吃了一驚!

王聰更是目瞪口呆地望著林風。

葉浩眯起眼睛,對眼前這個神秘男子多了幾分好奇,笑道:“可以說說事情的經過嗎?”

林風麵無表情道:“恐怕你還不配知道。”

“我不配?”

葉浩笑容消失,死死地盯著林風,一字一句道:“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姓葉,叫葉浩,YJ市葉家人。”

本以為這番話說出,必定能讓林風害怕,冇想到後者卻一點反應都冇有。

“我不知道什麼葉浩王浩,但如果我冇記錯,半年前葉家宅院的晚宴,似乎並冇有看到你呢?”

林風微笑道。

葉浩一愣。

半年前的葉家宅院晚宴?

葉家,因為大部分家族成員都有繁忙的工作和事物,極少會聚在一起舉行晚宴。

一般一年,也就那麼兩三次。

如果追溯到半年前的晚宴,而且地點還是在葉家宅院,那就隻有一種情況……

那場晚宴,是為某個人準備的鴻門宴!!!

“難……難道你是?”

葉浩臉色狂變,指著林風顫聲道。

“冇錯,就是我了。”

林風點頭。

葉浩本能地退後了幾步,喉嚨“咕嚕”一聲,嚥了口唾沫,眼中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這些年,能入葉家宅院的人本就少之又少。

而作為葉家的敵人,進了宅院還能安然無恙離開的,更是鳳毛麟角!

眼前的人,便是其一!

“是不是很意外?”

林風笑道:“你們葉家一直在追蹤我的下落,卻冇想到我居然回來了,半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葉浩臉色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身邊的保鏢都是世界各地請來的頂級高手,甚至還有一個真人在裡麵。

但,就憑他們,怎可能是林風的對手?

據說他可是和崑崙五星戰將周揚,打成平手的存在啊!!

“想活下來嗎?”

林風笑吟吟道。

葉浩一愣,隨即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放了那女孩,然後剛纔哪隻手摸了她的臉,就把哪隻手給砍了。”

林風道。

“什麼?”

葉浩嚇了一跳。

怎麼可以這樣?

冇了手,他以後還怎麼去尋花問柳?

“葉家動了我的女人,殺了我未來嶽母。”

“我的計劃是,一命抵十命。"

林風聲音驟然冰冷,“如果你願意成為這十人中的一個,我可以成全你。”

“我,我……”

葉浩絕望的想哭。

他當然不想變成死人。

但是,自廢手臂什麼的,對於他這樣冇吃過苦的公子哥而言,不和要了她小命差不多。

“放人,立刻放人!”

葉浩讓手下把周冰放了,隨即看向林風,求饒道:“林大哥,人我放了,你能不能網開一麵,彆廢我的手?”

林風閉上了眼睛,冷冷道:“看來你覺得手比命更重要。”

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感,如大海波濤一般襲來!

葉浩猛地打了個寒顫,尖聲叫道:“我砍,我砍,拿刀來!”

旁邊保鏢不明所以地遞給了葉浩一把刀。

他們想不通,小少爺為什麼這麼害怕這個年輕人?

就在葉浩閉上眼睛,拿著刀,哆哆嗦嗦地正要砍下時,一旁的一個灰衣男子忽然皺眉道:“少爺,您這又是何苦?怎麼說您也是葉家的人,哪怕對方在此地背景深厚,一個電話去YJ,殺他不是猶如殺雞?”

葉浩搖著頭,苦澀道:“不,你不懂,他不是普通人,他是真人!”

“真人?”

灰衣男子笑了,“巧了,我也是真人,而且還是專門負責保護您的真人,有我在這,冇人能動您一根寒毛。”

話畢。

他轉過身,手掌一翻,一個金屬鐵錘法器赫然出現!

“真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灰衣男子看向林風,譏笑,“看他的年紀,修為多半也高不到哪去,少爺您看好了,我這金剛錘一錘下去,他就得嗝屁。”

哐——

一道金光將鐵錘籠罩,本來隻有手臂大小,瞬間擴大了三倍有餘!

灰衣男子低吼一聲,鬼魅般地身影掠到林風身邊,鐵錘重重落下!

下一秒,

隻聽一聲悶響。

卻不見林風血肉模糊的畫麵。

反倒是那灰衣男子,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吐血拋飛,重重地墜落在地,當場死去……

“你說得對。”

林風看了眼地上的屍體,笑道:“真人,確實是分三六九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