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亮覺得最灰暗的時刻莫過於此刻了。

十五萬!

整整十五萬!

他雖然算是一個準富二代,但怎麼可能拿的出這麼多錢?

“不可能,一頓飯而已,怎麼會這麼貴?”

洪亮覺得不對勁。

他雖然刻意讓服務員上最貴的菜,但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啊!

他顫顫巍巍地拿起付款賬單,又仔細地掃了一遍,發現上麵的菜肴標價,分彆是三百至兩千元不等,一共點了十五道菜,加包廂費八千元,總共也就三萬多,怎麼會這麼貴?

等等,這是什麼?

洪亮忽然瞪大了眼睛。

隻見賬單最下麵,正是那陸經理進房間推銷的白葡萄酒。

勒弗萊酒莊蒙哈榭特級園乾白。

價格:116666元。

十一萬?

臥槽!!

洪亮呼吸都要停止了。

什麼葡萄酒,居然要十一萬?

王萌萌察覺到了男友臉色不對,連忙湊過來一看,也被葡萄酒的價格嚇了一跳。

“喂,這酒為什麼這麼貴?”王萌萌走到前檯麵前,怒氣沖沖地質問道,“你該不會急是故意坑我們吧?”

“當然不會啦。”前台小姐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不緊不慢地說道,“您有所不知,這瓶蒙哈榭特級園可是世界上最頂級的乾白產區,有著勃艮第白葡萄酒之王的美譽,蒙哈榭園共7.9公頃,為18個生產商共同所有,勒弗萊酒莊在這裡隻占有0.08公頃,年產量僅約300瓶……這個價格,店裡已經是打折過了,原價可要十三萬以上哦。”

聽到這話,王萌萌傻眼了。

洪亮那個懊悔啊。

為了在眾人麵前裝逼,為了顯擺自己有錢,原本以為隻是很普通的白葡萄酒,哪知道居然這麼貴,打折後,都要十一萬!

這意味著什麼?喝一口,幾千塊就冇了?

洪亮臉上的肌肉在顫抖。

他現在全身隻有三萬多,而要付清所有的錢還差十二萬。

就算臨時再去借,也借不到這麼多啊?

完了,這下徹底完了……

“先生,請您付款。”

大廳之中, 前台小姐一遍又一遍地催促他付款,但洪亮能怎麼辦?他冇錢啊。

洪亮此刻真是熱鍋上的螞蟻,心急如焚。

找家裡借,那幾乎不可能,那刻薄嚴厲的父親要知道自己花了這麼多,不打死自己纔怪,而且家裡也冇啥錢,幾乎都靠自己這個唐氏集團組長在撐著。

找朋友借,成功率也不大,除了那個死黨,其它都是一群酒肉朋友,借個三五千小意思,超過一萬咱們還是絕交吧。

“能……能不能先欠著?”洪亮實在冇轍了,隻能硬著頭皮說道。

聽到這話,前台小姐眉頭一皺,冷聲道:“抱歉,本店冇有賒賬的習慣。”

王萌萌有些沉不住氣了,不高興地說道:“這能怪我們嗎?還不是你們的酒賣的太貴,不就是葡萄酒嗎,賣這麼高的價格,你們搶劫啊!”

那前台小姐聽到這話,不禁氣極反笑,道:“小姐,我們的酒,都是正規渠道來的,價格,已經很公道了……如果您喝不起,一開始請不要點。”

她們的對話,附近吃飯的客人都聽到了,紛紛往這邊看了過來。

“我靠,不是吧,來這裡吃飯,居然還嫌酒貴?”

“這女人一看就是山溝來,啥也不懂!”

“冇錢就彆來金色海洋餐廳吃海鮮,兩個窮B,老子不點酒光吃飯,有時候消費都差不多十幾萬!”

聽到周圍食客的冷嘲熱諷,洪亮和王萌萌麵紅耳赤,感到說不出的難堪。

尤其是王萌萌。

她覺得今晚簡直是一場噩夢。

明明之前來的時候都那麼順利,她藉著洪亮的光,在大家麵前出了風頭,又打了木子秋的臉,結果呢?

事情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王萌萌扯了扯洪亮的衣角,小聲說道:“親愛的,要不你先把單買了吧?”

洪亮一臉苦悶。

買單,老子拿什麼買單啊?

全身上下就四萬塊,連酒錢都付不清。

“快點啊親愛的,站著這裡多丟人啊,買了單咱們馬上走!”

王萌萌見洪亮半天冇反應,不禁有些急了。

反正她現在一秒鐘也不想待在金色海洋了。

“我……我冇錢了。”

洪亮臉色尷尬地說道。

他的聲音彷彿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顯得無比艱難。

王萌萌愣住了。

冇錢?

自己的男友可是唐氏集團的組長啊,月薪1,2萬呢,怎麼會冇錢呢?

不過想想也是,這一頓消費實在太高了,估計洪亮出門的時候也冇帶這麼多錢。

“那你打電話找人藉藉?”王萌萌提議道。

“也隻能這樣了。”

洪亮歎了口氣,拿起手機打電話。

但,隻要對方一聽到他要借錢,要麼就找藉口有事,要麼說冇錢,要麼就直接掛了電話。

洪亮氣壞了,這群王八蛋,也太不講義氣了!

“喂,你們到底好了冇有?該不會是想吃霸王餐吧?”前台小姐有些不耐地說道,眼神之中,滿是警惕和懷疑。

對待客人自然得禮貌,但如果是想來這裡吃霸王餐的,那就無須客氣了。

霸王餐三個字,頓時又引來周圍不少人側目。

“來金色海洋消費居然冇錢?嘖嘖,該不會真是來吃霸王餐的吧?”

“窮B乾嘛來這裡吃飯,旁邊這麼多大排檔不知道去嗎?真噁心!”

“這一對狗男女,年紀不大,臉皮倒真不是一般的厚!”

“報警吧,看他們這B樣怕是一開始就做好了吃霸王餐的準備,還跟他們客氣什麼?”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

每一句話,就像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王萌萌和洪亮的臉上。

王萌萌很悲憤。

她很想大聲呐喊:我們不是窮B!我們是有錢人!

但是,她喊不出來。

事實擺在眼前——連飯錢都結不了,還怎麼去辯解?

“萌萌……要不,你把她們叫過來吧?”

洪亮猶豫了很久,終於艱難開口道。。

“你該不會是要?”

王萌萌驚訝地看著他。

“嗯……現在隻能求助於他們了。”

洪亮一臉苦悶道。

王萌萌心中那是要多不情願有多不情願,畢竟這可是一件非常折麵子的事。

如果把宋珊珊等人喊來湊錢,那之前裝的B,等於全都功虧一簣了。

不光如此,她們可能還會鄙視自己和洪亮……明明冇錢,還來金色海洋裝大款,到時候自己的麵子往哪擱?

可是,如果不叫他們,餐廳一報警,那可就不是丟臉這麼簡單了。

王萌萌那個鬱悶啊。

心裡彷彿有兩個小人在天人交戰。

“王萌萌,洪亮,你們怎麼還冇買完單啊?大家都等著呢,說待會一起去KTV唱歌。”

宋珊珊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愉快的笑容。

是啊,她怎麼會不愉快呢?

今晚在金色海洋餐廳大飽口福,這可是她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以後無論去哪裡聊天,都有了吹噓的資本。

王萌萌看了眼洪亮,見他低著頭,默不吭聲,心中不禁有些惱怒。

這個男人雖然有點小錢,但關鍵時刻卻一點擔當都冇有。

冇辦法,王萌萌隻好自己硬著頭皮,把錢不夠的事跟宋珊珊說了。

“不是吧?我們這一餐消費了十五五萬?”

“而且,洪亮錢還冇帶夠?”

宋珊珊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說道。

“你小聲點!”

王萌萌連忙捂住宋珊珊的嘴巴,埋怨道:

“不是洪亮冇錢,是他的錢在來的路上掉了一部分,所以買單才錢不夠……你去跟大傢夥說說,看看能不能讓他們一人湊一點?到時候洪亮肯定會還!”

“錢掉了?”

宋珊珊皺了皺眉,眼中閃過幾分懷疑。

現在出門在外,不都刷卡刷手機麼?誰還會抱著十幾萬到處跑?

而且,真帶了幾十萬出來,為什麼偏偏隻掉了一部分?

“這個,恐怕不好辦啊。”

宋珊珊為難地說道:“王萌萌,你也知道,大家家境都不怎麼富裕,要湊錢可以,但是就憑我們這些人,想湊到十五萬,而且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幾乎是不可能啊。”

“尤其是木子秋和林風這兩個窮B,他們身上估計五百塊都掏不出來!”

“那怎麼辦?湊不到也得湊啊,不然咱們都得進局子!”王萌萌急聲說道。

宋珊珊冇作聲,心裡卻頗為不屑,要進局子,也是你和你男朋友進,管我們什麼事啊?

不過,她還是把高強,林風,和木子秋找來了。

大家聽說洪亮居然冇錢付款,起初都十分驚訝,不過一看價格十五萬,也就明白了。

洪亮畢竟也就是個組長,十五萬,差不多等於他大半年的收入了。

“對不起啊亮哥,我身上真冇打錢,要不我回去拿?”高強說。

洪亮臉色陰沉,冇作聲。

他自然知道,高強說回去拿錢,其實是想趁機溜掉。

他又看向宋珊珊。

“我也冇帶錢,不好意思。”宋珊珊語帶歉意的說道,心裡卻冷笑連連。

說好的請客,結果錢冇帶夠不說,還非要裝逼,點那一瓶葡萄酒,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哼,老孃纔不會那麼傻,用自己的錢給你買單呢。

“亮哥,我卡上有一萬多,這是我所有的錢了,先給你轉過去,我再想辦法。”

這時候,木子秋走過來說道。

洪亮一愣,心裡瞬間又感動又慚愧。

他怎麼都冇想到,被自己和王萌各種羞辱的木子秋,居然還願意拿出一萬多。

這一刻,他十分後悔之前的行為。

“謝謝你木子秋,之前,真是對不住啊。”洪亮苦笑道。

“子秋,你真是我的好姐妹。”王萌萌也很感動。

隻是,光靠木子秋那一萬多,還是遠遠不夠。

至於林風,他們直接選擇忽略了。

“怎麼辦?怎麼辦?”

洪亮急的直撓頭。

作為女朋友的王萌萌,也比他好不了多少,總感覺周圍的人,都在往這邊看,臉上一陣火辣辣的,感覺說不出的丟人。

“行了,我來買單吧。”

就在此時,一道淡漠的聲音忽然響起。

王萌萌和洪亮一聽,頓時喜上眉梢,心想難道是哪個土豪看不過去了,決定“拔刀相助”?

結果,大失所望。

因為,並不是什麼土豪。

而是無論穿著還是打扮,都十分符合現代**絲造型的林風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