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道天雷,遲遲冇有落下,緩衝了很久,似乎在蓄積能量一般。

但老祖心中清楚,暴風雨前的平靜,往往是最可怕的。

不過,他也有足夠的信心,可以抵擋這第七道天雷。

他迅速拿出丹藥,放在嘴裡含住,正準備凝神運氣一番。

突然,一陣腳步聲響起!

“誰?”

老祖臉色一變,喝道。

他全部的精力都聚集在天地變幻之中,根本冇閒工夫去觀察外界場景。

而且,玄天宗有三位大長老,和無數的陣法在,他也無須擔心這麼多。

“是我,師祖。”

一個身影,映入眼簾。

老祖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天道?你……你怎麼來了?”

不光是詫異葉天道的到來。

更多是,他是怎麼來的?

在這個緊要關頭,早就禁令,任何人不得踏入這裡半步。

除非……

“我……”

葉天道猶豫不決,似乎很難開口。

“你還在猶豫什麼?快啊!趕緊殺了他!他硬抗了前麵六道天雷,力量早就虛弱不堪,現在正是大好時機!”

“放心,有我從旁助你,絕不會有事的!”

鬼佬佬急切的聲音響起。

葉天道臉上滿是矛盾之色,想上,卻又不敢上……

畢竟,他麵對的存在,實在強自己太多太多。

他已經失去了往昔的勇氣。

“葉天道,你到底來這做什麼?趕緊給我滾出去!”

老祖眼見天象出現震動,心中一驚,急聲吼道:“最後一步,我隻差最後一步了,你快給我滾!”

葉天道吐出一口氣:“老祖,得罪了!”

什麼?

老祖一愣。

他幾乎以為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這個傢夥想做什麼?

下一秒,葉天道眼神閃過一抹狠厲,隨即身形如電,快速襲來!

他偽元嬰的力量,瞬間發揮到了極限!

手中最新拿到的本命法寶——一把冒著綠色光芒的火刀,同時拔出!

他已經冇有退路了!

隻能,一鼓作氣,ga

掉老祖!

“姥姥助我!!”

大吼聲中。

葉天道已是來到了老祖麵前,手中法寶帶著一股翻天覆地的力量,砸了過去!

“孽徒,你竟敢……?”

勃然大怒的老祖,終於拍案起身,隨即雙手往前一推。

唰——

一道圓形的奇異能量圈憑空出現,在擋住了葉天道火焰刀的同時,還迸發出一道淩冽的寒流。

那寒流氣勢洶洶,威力不凡,接觸到葉天道的防護罩,如針捅破了紙一般,勢如破竹,瞬間就將其擊碎!

“什麼!?”

葉天道大驚,萬冇想到,自己全力一擊,居然被老祖一招就破掉了!

這就是差距嗎?

元嬰後期巔峰,還冇有踏入化神期的差距……

葉天道反應很快,單手咬破食指,將鮮血塗抹在本命法寶上,本來靈力用掉大半的火焰刀,再次變得亮堂起來!

於是,第二天辟出!

隨著綠色火焰的降臨,老祖譏諷的笑聲也同時響起:

“你這區區偽元嬰,也想傷到老夫?”

葉天道心中一震。

隨即,便是無儘的羞恥和憤怒!

他冇想到老祖居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修為!

是啊,偽元嬰!

這個跗骨之蛆的稱呼,外強中ga

的法力,已經摺磨了他太久太久!

可惜,再強大的怒火,麵對絕對的力量,也隻能望而生畏!

第二刀纔剛落下,便被老祖一隻手抓住,另一隻手猛地拍出!

光芒乍現!

“噗——”

葉天道整個人如遭重擊,口吐鮮血,遠遠拋飛。

胸口,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隱隱可見。

“老太婆,你……你不講信用!”

葉天道怒吼道。

這時候,老祖已站起身,虛晃之間,便來到了他身旁。

“孽徒,你敢做出這等欺師滅祖之事,就莫怪我大義滅親!”

老祖冷冷地注視著葉天道。

渾身,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如火山爆發一般狂湧而出!

這威壓的出現,葉天道隻覺得汗毛直豎,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雙腿不斷顫抖,竟再也生不出逃跑的想法……

他忽然很後悔。

居然聽信魔道的話,去挑戰玄天宗老祖。

先不說他根本隻是一個偽元嬰,即便是真正的元嬰,又何曾不是以卵擊石?

“死吧!”

老祖抬起一隻手掌,正欲拍出。

就在此時,天際之中,一道電光閃爍。

雲越來越沉,似乎想要把大地壓扁,風毫不留情的呼呼颳著,不一會兒,雷聲變得若隱若現,時近時遠,一道一道刺目的閃電彷彿要撕開天空沉重的帷幕,空氣也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不好,第七道天雷來了!”

老祖抬起頭,臉色一變。

葉天道已趁此機會,連忙遁出了十幾米開外。

轟――!

第七道天雷,終於降臨,如飛龍般粗大的雷光,猶如一條帶著電的巨蟒,朝著下方的老祖狠狠地抽了過去!

刹那間,老祖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精光四射,殺氣騰騰,同時散發著無與倫比的自信。

這是一種,強者睥睨天下的自信!

老祖開始大聲念動著咒語,衣衫飄動,單手指天。

一道強橫的電光,從指間迸射而出,猶如長龍,與從天而降的巨蟒交纏在了一起。

長龍氣勢洶洶,張牙舞爪,竟是片刻間,就將巨蟒給吞噬了ga

ga

淨淨。

轟——!!

第七道天雷,“迫不及待”地,緊隨而出,狠狠地劈在了長龍的身上。

長龍一聲悲鳴,隻掙紮了一會兒,便徹底瞬間。

不過,天雷的威力明顯也被抵消了不少,落下來時,隻剩下一半有餘的大小。

饒是如此,老祖依舊不敢大意,雙腿如槍桿一半紮在地麵,全身法力不斷凝聚,兩個本命法寶,同時飛出!

轟隆隆――!!

碧岫峰之巔,燦爛的青白焰火,在落下的瞬間爆炸開來,宛如火浪一般,席捲天空,霎時間,這片天地,溫度驟然升高了許多。

雷鳴先發扯不斷,此刻碧岫峰猶如是在頃刻間,化為了一座噴發的火山一般,熾熱的青白火苗,化為火浪,成圓弧形擴散而開!

“成了!”

老祖本來黯淡的眼神,此刻竟變得神采奕奕,臉上,滿是抑製不住的狂喜!

隻因為,他已經感覺到最後一道天雷落下後,化作一股特殊的靈氣,融入了他的元嬰之中!

突破了!

終於要突破了!

然而,他的笑容還冇有維持多久,頓時就變得僵硬起來……

隻見一個黑色的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驟然從天而降,“滴溜”一聲,快速鑽進了他的天靈蓋之中……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以至於老祖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便感覺神智“轟”地一下,宛如炸開了一般,體內法力沸騰,倒海翻江!

“誰?”

“誰闖入了我的元神之中?”

老祖厲色喝道。

“咯咯咯,是奴家我。”

一個清脆動人的女人聲音響起。

在一片模糊的環境中,老祖看到一個身材窈窕,婀娜多姿的女子,正穿著一襲黑色輕薄紗衣,眼神帶著一股魅意,正望著自己。

“何方妖道,竟敢趁亂闖入我意識海,再不出去,休怪本座不客氣!”

老祖暴怒的聲音如雷霆一般。

“出去?嘻嘻,奴家好不容易來到這,就這麼出去了,之前所付出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女人嬌笑道,語氣滿是戲謔。

老祖臉色微變,終於意識到這個不速之客身份不簡單,冷冷道:“你究竟是誰?”

“我啊,彆人都叫我鬼佬佬,不過你看奴家現在的樣子,真的很老麼?”

女人笑吟吟地說道,聲音如百靈鳥一般,輕柔動人,又如魔咒,讓老祖聽得心神恍惚,昏昏欲睡。

“不好!”

老祖猛然一驚,立刻意識到這是對方故意所為,目的,就是讓他的意識變得衰弱,然後趁機發動攻擊!

“既然你不肯走,那本座就讓你永久消失!”

話音落下,老祖的神識,瞬間如出籠的猛虎一般,發出一聲咆哮,撲向了鬼佬佬!

鬼佬佬冷笑一聲,自是不甘示弱,也化作一片光芒,與其纏繞起來。

兩股力量,互相撞擊,纏繞,一時之間,竟是平分秋色,不分勝負!

意識海內的環境,變得絮亂不堪,換做普通修士,恐怕早就肉身崩碎而亡,也虧的老祖足夠強大,才能經得起這一番折騰。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老祖的神識逐漸占據上風,開始愈發凶狠的進攻。

鬼佬佬的心直往下沉……

她早就算計好了,先讓葉天道去擾亂他的心神,然後等著第七道天雷降臨,大幅度削弱他的時候,自己趁機出手,基本上十拿九穩!

但,她萬萬冇想到,這老祖的神識居然如此強大,哪怕前麵經曆了這麼多挫折,依舊能勝過自己一籌!

再繼續下去,自己的情況必定會變得十分危險!

被老祖的甚至反噬也不是冇可能!

想到此,鬼佬佬急聲道:“葉天道,快動手,我已經纏住了他的元神和神識,你現在出手,他根本無法抵抗!”

聽到這話的老祖明顯一驚,隨即急聲道:“天道不要亂來,你已經錯了一次,不可一撮再錯!”

隻可惜,兩人的呼喚,都冇有得到外麵葉天道的迴應。

老祖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當即神識的能量全開,攻勢排山倒海一般,朝著鬼佬佬那邊進攻。

鬼佬佬大急:“葉天道,你當真不想成為化神期的修士了嗎?如果冇有我的幫助,彆說化神期,就算是真正的元嬰,你也未必能成功踏入!”

老祖冷笑出聲:“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妖言惑眾,魔道,準備受死吧,本座這就將你——”

話還未說完。

突然,老祖的神識猛地一顫……

緊接著,他渾身的光芒,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崩塌,消散……

“不,不,不可以!!”

老祖瞪大了眼睛,這一刻,他眼中充滿了憤怒和絕望,不斷地崩潰地大吼大叫。

*

外麵。

葉天道手持一把冒著綠色火焰的大刀,插進了老祖的胸膛之中。

他那張冷漠的臉,此刻看起來更是徹骨的無情,嘴裡低聲喃喃道:

“我再信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