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振龍總集團公司。

目前金花市最大的龍頭企業,從一開始的保健藥物水還丹和化瘀丹開始,發展到現在涉獵各種旅遊,酒店,餐飲等行業,已經是當之無愧的上市大亨,在本市,猶如YJ葉家一般的存在。

當然,這也多虧了唐薇,胡超等精英人士的管理,不然當初水還丹被“賣”給葉家後,市場競爭力大大提高,換做其他人來運作,就算能持續穩定,也絕對不會有現在這般繁榮昌盛。

目前的振龍集團女總裁,昔日的冰山女神,唐家的唐薇,儼然已經成了超越了五大家族的最強領袖。

當然,唐薇本人隻是悶著頭賺錢,勾心鬥角這種事她不會去做,也不屑。

儘管如此,五大世家也絕不敢往她身上打主意。

先不說王家少主王聰和其自稱姐弟,有王家罩著,就憑地下世界大佬厲小刀壓陣,也無人敢覬覦這一塊肥肉。

話然如此,但唐薇終究隻是女流,若真遇到了某些亡命之徒或者三教九流罪犯,恰好身邊又冇有厲害的保鏢,自然也會陷入危險之中。

而厲小刀,每天要處理的事很多,自然也做不到時時刻刻派人保護她。

於是,今日振龍集團放出訊息,招聘女總裁貼身保鏢!

這一訊息放出,不光是金花市,所有人來自全國各地的高手,都轟動了!

趨之若鶩地往這邊趕!

無論是中南海保鏢,武師,拳王,搏擊冠軍,都蜂擁而至!

不光是入職後高昂的工資,更多的,還是那位性感美麗的女總裁。

能成為她的保鏢,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

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

一些個女總裁XX保鏢的YY小說,最後男主不都抱得美人歸了嗎?

前來參加的人,自然是把自己當成了小說裡的男主,渴望能抱得美人歸,少奮鬥一輩子的同時,擁有如此嬌妻,簡直是人生巔峰中的巔峰。

林風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不少人在報名了。

他心思一動,索性也裝成應聘保鏢的樣子,前去報名。

上了電梯。

走到熟悉的辦公室門前。

林發心中感慨不已。

“真是熟悉的風格啊,這裡的裝修,擺設,都是我和唐薇當年一起設計的,冇想到離去一年多,基本上冇什麼變化。”

嘖嘖稱奇之時,林風驀然停止。

前方,排隊如長龍。

密密麻麻,全是人。

且個個長得五大三粗,滿臉橫肉,有的穿著白色空手道服,有的是練功服,有的是黑色緊身背心,有的則是手持武器。

林風細數了一下,來應聘的人,就從這一樓看至少百來個了。

前方,是一個密封的大房間。

那個房間當初林風是作為訓練室用的,裡麵有瑜伽墊,以及各種健身器材。

“砰砰砰——”

房間內,不時傳來拳腳相加,怒喝,以及慘叫聲……

半晌,就有幾個人鼻青臉腫,垂頭喪氣地走出來,灰溜溜離開,接著又有新的人進去。

“看來是進行淘汰製比武,贏的人留在裡麵,輸的人最終離開……最後獲勝者,就是唐薇的保鏢。”

林風自言自語道。

“嘿,小子,就你這身板,也敢來參加這次應聘,你還真是不知死活啊!”

站在林風前麵的一個光頭壯漢,一臉不屑地譏笑道。

林風笑笑:“來湊湊熱鬨,長見識嘛,主要,還是想看看這女總裁有多漂亮。”

“嗬嗬,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不過,這一趟你肯定冇白來,這唐總裁,是金花市第一美人兒,好多人都跟你一樣的想法,來這不是為了應聘,而是想一睹芳容。”

光頭怪笑,一臉猥瑣。

“那你呢?”林風笑問。

“我當然是來應聘保鏢的,你看我這身肌肉,這體格……另外,我還是一個市的散打冠軍,這美女總裁的保鏢之位,非我莫屬!”

光頭一臉傲然,各種擺著肌肉POSE。

“哦,那祝你成功。”林風微笑。

不多時。

終於輪到了林風。

他和光頭還有幾個人一起進去。

裡麵,是當年熟悉的休息室,,差不多一百多平米,很大,站在窗邊能夠看見江景。

站著的女人,大概二十七八,戴著黑框眼鏡,一身淺黑色的職業套裝,身材豐腴。

另一個女子坐在辦公椅上,氣質冷豔,皮膚白皙,尤其那張漂亮動人的臉蛋,勝過任何所謂的明星網紅。

戴著黑框眼鏡的女秘書固然漂亮。

但和女總裁比,卻遜色太多。

一時間,房內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女總裁的臉上,口水都差點流一地。

“乖乖,真漂亮,她的保鏢我當定了!”

光頭激動地說道。

林風輕笑兩聲。

他的女人,即便真要貼身保鏢,也該是由他親自挑選。

一些三教九流——不配。

為了來點小驚喜,林風特地用了易容術,暫時改變了容貌,所以唐薇哪怕看到他,也隻是覺得有些熟悉,並未認出。

“行了,看什麼看!”

女秘書見眾人一直盯著唐薇,蹙眉道:“我說下規則,來參加應聘的人,最終隻有一個能成為總裁保鏢,這個人,就是站到最後的人。”

此話一說,眾人心中瞭然。

說白了,就是打唄。

誰最厲害,誰就當保鏢。

“目前的最強者,是這位朱師傅,接下來,你們將一一挑戰他。”

女秘書指著旁邊一個大漢道。

這大漢大概不惑之年,打著赤膊,身材高大,兩邊太陽穴高高凸起,渾身肌肉就跟施瓦辛格一般。

“我來!”

一個穿著跆拳道道服的男子,大聲喝道:“我乃跆拳道五段,還練過拳擊,傳統武術,這總裁保鏢,非我莫屬!”

大漢睜開眼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冇說。

跆拳道男子當即踏出,橫衝而來,一個瀟灑之極的飛踢,對著大漢的腦門狠狠招呼過去!

隻是,這一腳才踢到半空中,

大漢突然動了!

他身材高大,動作卻一點也不遲鈍,相反非常敏捷!

嗖——

轉瞬間,便來到了跆拳道男子身側,一隻手抱住了他的膝蓋,往上一抬,另一隻手成肘,狠狠地撞在了他的小腹。

“啊!”

跆拳道男子慘叫一聲,身體往後飛的同時,大漢一個後襬腿接踵而至……

隻聽“咚”地一聲巨響。

地板直接炸開。

跆拳道男子重重落地,滿臉鮮血,就這麼暈厥過去。

敗得不能再敗。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這也太快了吧?

跆拳道男子明顯還是有兩下子的,但在這大漢手裡,居然走不出三秒?

“看棍!”

一人突然曆喝衝出,雙手拿著雙截棍,淩空舞動!

大漢冷哼一聲。

偷襲?

眼看雙截棍就要砸在後腦勺上。

大漢肩膀忽然靈活一轉,巨大的身軀,竟以極其刁鑽的角度躲開,接著一記擺拳,打在了那雙截棍武者的臉上。

那雙截棍武者被打得在空中轉悠了兩圈,這才落地,連悶哼都來不及,就和之前那跆拳道男子一般,當場暈倒。

“一個個都這麼廢物麼?”

“還有誰?”

大漢冷聲喝道。

鴉雀無聲……

包括那光頭在內,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特麼,也太強了吧!

完全是一拳一個小朋友啊!

“不愧是連續拿了五年自由搏擊冠軍的朱師傅,果然有兩下子。”

“看來,總裁大大的保鏢多半就是他了。”

女秘書自言自語道。

而一直坐在辦公椅上看檔案的唐薇,也終於抬起頭,美眸、、往那朱師傅看了一眼。

隻是,表情平淡,彷彿不以為然。

這神色被大漢朱師傅注意到,眉頭一皺。

“哼,我都表現的如此出色了,這女人居然還無動於衷?”

“要麼她是真的見多識廣,要麼就是被震撼住了,故意裝作淡定的樣子……”

“我看,多半是後者!”

朱師傅心中冷笑。

他認為,這些來參加的選手,不可能有人比他更厲害!

就在所有人,已經打了退堂鼓,準備放棄離開時。

一個人,忽然朝前方走了過去。

“喂,你小子過去乾什麼?”

光頭吃了一驚。

他看到林風居然朝大漢朱師傅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小子瘋了嗎?

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這朱師傅,明顯是一等一的高手,哪怕在場所有人一起上,都未必是其對手,他居然敢去挑戰?

唐薇和女秘書也注意到了林風,不禁一愣,心中十分詫異。

“哦?來了個不知死活的麻瓜?”

朱師傅輕蔑得看向林風,眼中滿是不屑。

這種對手,他一根手指頭就能打趴!

就在他捏了捏拳頭,準備動手之時。

林風,卻是從他身邊擦身而過。

然後,徑直走到了唐薇麵前,停了下來。

眾人一頭霧水。

奇怪這小子到底要做什麼?

林風做了一件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事。

他居然抬起手,放在了唐薇的脖子上,輕輕撫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