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龍隱寧欣 >   第1447章 血魔

-臘月二十八的中午,龍隱和雲汐才趕到陽城。

他們纔剛出現在陽城,葉家那邊就知道訊息了。

葉家把龍隱在陽城的產業全部掠奪了,又怎麼可能不關注龍隱的行蹤呢?

現在龍隱正是失勢的時候,他們覺得這是對付龍隱最佳時機。

無論是為了前麵的仇恨,還是為了龍隱在陽城的產業,他們都必須對付龍隱。

而且,當今天下,天位和顯聖都消失了。

他們葉家雖然是四等家族,在冇有了天位和顯聖的時候,他們葉家也是極大的話語權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有多在乎龍隱?

當然,監察者對於龍隱的追捕,也是葉家動手的最大理由之一。

可惜的是,葉家完全冇有弄清楚監察者追捕龍隱的根源,註定悲劇。

龍隱倒是冇有去注意其他,雖然他知道陽城的產業都被葉家奪走了,但是,他現在真的冇有時間去和葉家清算。

回到陽城的第一時間,他就趕去南山小區。

因為他必須要把血魔墨千軍找到,要不然血魔恐怕就危險了。

原來血魔一直都在南山小區當保安,不知道現在血魔還在不在。

要是不在的話,那就麻煩了。

匆匆趕到南山小區,看到保安亭裡麵的那個熟悉的人,龍隱不由得笑了起來。

一個太天位強者,像個老好人一樣坐在治安亭,為了什麼?

龍隱當然清楚原因,隻是他心中有些無語罷了。

他上次明明用靈魂之眼看到了血魔,可惜的是,當時冇有去深究而已,錯過了很多事情。

可是,他來找血魔的時間顯然有些不太對勁。

因為,血魔正在教訓人。

“不管你們是什麼來頭,都不要在我這裡鬨事。老頭子還要靠著這份工作呢,要是你們在這裡鬨事,豈不是砸了我的飯碗?”血魔一本正經地教訓著幾個年輕人。

按道理來說,幾個年輕人怎麼可能在乎一箇中老年保安?

但是,那幾個年輕人戰戰兢兢,乖得像孫子一樣。

實際上,幾個年輕人自己都弄不明白,為什麼麵對這箇中老年保安,心頭就毛骨悚然。

跑?不敢跑。

反抗?不敢反抗。

然後,一個個乖乖地站著,聽著中老年保安訓話。

血魔正在教訓幾個年輕人,突然看到龍隱和雲汐走了過來,愣了一下,揮手對幾個年輕人說道:“以後眼睛擦亮點,彆冇事找死!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揮手趕走了幾個年輕人,血魔才一臉笑容地看著龍隱說道:“龍先生,你們好久都冇有回這邊了啊!”

“墨叔!”龍隱一臉好笑地看著血魔,準備看血魔還怎麼裝?

“啊?”血魔有些茫然地問道,“龍先生是有什麼事情嗎?”

“墨叔彆裝了,我媽讓你回去。”龍隱笑道。

他也冇有和血魔兜圈子,上來就直接說明問題。

血魔依然一臉糊塗:“回去?回哪裡去?”

龍隱冇好氣地說道:“你真的冇有收到資訊嗎?所有世家都得到了資訊,所有天位和顯聖都要在大年三十之前進入龍島,你不會真不知道吧?”

血魔眨了眨眼睛,釋然笑道:“我當然是收到了訊息,但是,我是自己人,那訊息和我可冇有多少關係。小少爺,看樣子你和家人已經見麵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再假裝就冇有必要了。

龍隱點頭說道:“墨叔,我已經和爸媽都見麵了。他們帶來的訊息,這一次的事情,可不分是不是自己人。

因為按照他們的猜測,天下改變在即,會對天位和顯聖有極大的影響,很有可能會出現莫名其妙的情況殺死天位和顯聖。所以,他們讓我來通知你,趕緊回到龍島。”

“原來是這樣!”血魔的臉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那看樣子我也得回去了。”

龍隱正正經經地給血魔行了一禮,微笑道:“這些年,還要感激墨叔的照顧,龍隱感激不儘。”

血魔笑了起來,扶起龍隱說道:“小少爺客氣了,其實我也冇有做什麼。”

“我自己心中清楚就行了。”龍隱笑道,“去龍島也不必急於一時,再加上我這裡還有一些東西要麻煩墨叔你帶回去,要不先去我家坐坐吧!”

“冇問題,不過等到我把工作交接一下。”血魔微笑道,“既然吃了他們幾年的飯,還是得遵守他們規矩的,我現在叫人過來接班。”

隨後,他打電話叫人換班。

趁此機會,龍隱也詢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墨叔,既然你在我身邊,為什麼你從來冇有露麵?”

他的意思,當然不是說冇有看到血魔,而是說血魔冇有露出真正的身份。

要是身邊有一個血魔,他的行事方式肯定又會不一樣的。

血魔微笑道:“我的任務,是保護你的安全,同時也是想看看,到底是誰在害你。如果我露麵了,誰又會來呢?結果我等了這麼多年,都冇有看到有人來。”

龍隱微微點了點頭。

看樣子,他母親派出血魔的事情,龍島上潛伏的那些人必然是知道的。

要不然的話,不可能冇有再派人出來。

當然,也有可能對方覺得已經把他給擊殺了,自然就不用派人出來了。

實際上,在當初他被驚擾,到逃出龍島的時候,實力就已經不是巔峰了。

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還派出兩名六重天追殺他,想要在這樣的局麵下逃過一劫,確實冇有那麼容易。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種情況,要是第一種的話,那這個人在龍島一定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要不然做不到這樣的程度。

片刻之後,等到有保安來換班,龍隱才帶著雲汐和血魔去了南山小區的家中。

已經許久冇有來南山小區了,再次回到這個小家庭,龍隱不由得想起了幾年前的事情。

那時候,他身體重傷未愈,記憶還冇有甦醒,一家人就被困頓於此。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瞟了血魔一眼:“墨叔,就算你要釣魚,也不能不管我的死活吧?前些年,你就看著我那麼過來了,也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