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驍,我要重新佈置這裡......”

墨驍想也冇想點頭應下,“嗯,你想怎麼佈置,就怎麼佈置,你纔是這間宅子裡真正的女主人!”

那句篤定的話語,讓顧南音眼眶又是一紅。

或許是懷了身子,顧南音神色有些疲憊,她淺淺打了個哈欠,如同蝶翼般的睫毛上沁出幾滴晶瑩的水珠,

墨驍愛憐的輕撫著顧南音的臉,“困了?”

顧南音點了點頭。

這時,墨驍的手機發出了嘀嘀的聲音。

墨驍快速檢視,隨即輕輕揉了揉顧南音的臉頰,“你先洗個澡休息,我去處理一點事。”

顧南音猜測著或許是那個裝扮她的那個女人,她點了點,“你去忙吧。”

墨驍出了房門,下了樓。

在大廳忙碌的傭人聽到動靜,紛紛向墨驍行禮。

墨驍看向領頭的管家,“夫人,有些疲憊了,你派人上去給她放水,好讓她好好休息......”

聽著墨驍一字一句的話語,管家高興極了。

太好了,少爺與少夫人感情恢複了!

“餘可,你去照顧夫人。”

點名的餘可點頭。

餘可手腳利索,在給顧南音放好水後,還幫助泡澡的她按摩......

顧南音泡了一會,便起來了。

而餘可在安置好顧南音後,便悄悄離開了。

......

陰暗的房間,顧雪嵐被捆綁著不能動彈。

“她還是不說嗎?”

容顏卓絕的男人脊背挺直,從黑暗的陰影中一步一步的邁著步子走來,那張臉也漸漸顯露。

他微揚著頭,那雙漂亮而冰冷的眼眸,宛若攫住了獵物的猛獸,泛著極為狠戾的暗色光澤。

看到墨驍,顧雪嵐時間心底泛著寒冰似的冷。

“把那張臉給毀了吧!”頂著南音的臉卻做出這種行為,真真的令人噁心。

“不!”顧雪嵐驚懼道。

然而,已經遲了,從雷掏出了一個尖銳的匕首,那幽冷的光芒映襯著顧雪嵐發白的臉,“不要......”

下一秒,顧雪嵐瞬間感覺到一股刺痛,火辣辣的疼痛。

鮮血的味道直鑽入顧雪嵐的鼻腔。

“不要!”她發出淒厲慘叫。

為了整成顧南音,她不知受了多少刀,捱了多少苦。

然而,就在頃刻間完全覆滅。

墨驍神色未變,他甚至還慢條斯理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淺酌著。

顧雪嵐哆哆嗦嗦,跪在了地上。

“若是還不說,就把那條冇用的舌給給割了吧!”

顧雪嵐害怕極了。

“我,我是顧雪嵐......”此時此刻的顧雪嵐哪裡還管的住計劃,瞬間將自己都身份托盤而出了。

“傅東辰?是他!”墨驍捏著茶杯的手漸漸用力,不知想到了什麼,他嘴角微翹,“打電話給他,讓他過來。”

是這個傅東辰,造就了現如今的一切。

他絕對不能輕饒了這個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