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龍隱寧欣 >   第2956章 藏命

-幽冥教眾人都明白,他們雖然也精通風水術,但是,龍隱也非常精通,甚至猶有過之。

畢竟,當初他們就不知道風水局-刀山和風水局-火海的真正作用,還是龍隱指點以後他們才明白的。

現在的這個風水大勢也是龍隱找出來的,要怎麼進入風水大勢,應該聽從龍隱的安排才行。

龍隱看著眼前的風水陣-刀山,緩緩地說道:“據我所知,進入風水陣-刀山,第一種通行方式是摧毀刀山,但是,現在風水陣-刀山和整個風水大勢聯合在一起。要是我們敢動這裡的‘刀山’,那我們必定會遭遇到整個風水大勢的反噬,結果是我們無法意料的。

第二種方式,就是搭橋通過風水陣-刀山。

要搭橋,就必須要有人先進入風水陣-刀山。”

說到這裡,他看向了楊濤。

楊濤在楊家溝的時候就是主持風水局-刀山的人,命格早就不知道被削到什麼低賤的程度了。

其他人進入風水陣-刀山,恐怕命格會被大幅度削弱,但是,楊濤都已經被削弱到如此程度了,還怕什麼風水陣-刀山削弱命格?

幽冥教的眾人,也瞭然地看向楊濤。

“濤叔,得麻煩你了。”楊嘯微笑對楊濤說道。

楊濤也冇有推辭,他心知肚明,風水陣-刀山肯定需要他來解決。

“這‘橋’,怎麼搭?”楊濤詢問道。

他在楊家溝掌管風水局-刀山的時候,見龍隱搭橋破解過他的風水局-刀山。

現在要在風水陣-刀山中搭橋,恐怕還得龍隱才行。

龍隱神色凝重地說道:“我把搭橋的方式教給你,你去佈置出一條通行的道路。”

隨後,他把“搭橋”的訣竅教給楊濤。

這“橋”,可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橋,而是一種風水的訣竅,是一種通行其他風水局的辦法。

可是,當楊濤開始搭橋的時候,那座“橋”看起來東倒西歪,根本就不成型。

楊濤苦笑著說道:“這風水陣-刀山和風水大勢連接在一起,搭‘橋’的壓力太大了。我已經儘力了,隻能搭出這麼一座簡陋的‘橋’了。”

眾人神色凝重,就楊濤搭的那座橋,能通行嗎?

大家都會一些風水,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

這簡直就像是波濤洶湧的大河上,用柴禾修建出來的一座橋,也許能夠通行,卻危險萬分,隨時有掉落的危險。

而要是掉落到風水陣-刀山裡麵,下場可想而知。

就連龍隱的神情,也是無比凝重的。

這風水陣-刀山在風水大勢的籠罩下,壓力比單純的風水陣-刀山,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要通行這樣的地方,哪有那麼容易?

“看樣子,隻能用‘藏命’之法了。把我們的命格掩藏一部分,減輕我們命格的重量,才能通過這座風水陣-刀山了。”龍隱緩緩地對眾人說道。

幽冥教眾人,頓時眼睛一亮,這“藏命”之法,又是什麼訣竅?

龍隱也冇有管其他人,而是在山林中尋找起茅草,先把茅草的水分蒸乾,然後用帶著一絲金黃的茅草,開始編織起一個個草人。

隨後,龍隱把茅草遞給每一個人,吩咐道:“用你們的舌尖血,把你們的生辰八字,以及你們的出生地,等等資訊,統統刻畫到草人之上。”

聽到龍隱的吩咐,幽冥教眾人神色凝重,一個個專心刻畫起來。

因為他們都懂,也明白這麼做的必要性。

就連龍隱,自己也刻畫起來。

當把生辰八字和出生地等資訊全部刻畫到茅草人之上以後,龍隱拿出巫器,使出巫術-藏命,把他的命格用茅草人代替,從而掩藏了自己的命格。

隨後,他拿著巫器,一個個地對其他人手中的茅草人施展了巫術-藏命,替眾人把命格都掩藏起來。

“自己找一個地方藏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龍隱淡淡地吩咐道,“要是這個茅草人被損毀,那被掩藏的命格立刻就會返回到你們身上,你們的命格就會大大加重。

到時候能否通過這座‘橋’,結果就很難說了。

掉落在‘刀山’的後果,你們應該是明白的。”

幽冥教眾人神色一變,立刻去掩藏茅草人去了。

雖然身邊的人都值得信任,但是,萬一呢?

萬一有人故意破壞了他們的茅草人,結果會如何?又或者,被其他人無意損壞,又如何?

每一個人,都在想方設法掩藏茅草人。

而龍隱,非常乾脆地把茅草人送到地底深處的一塊岩石裡麵,這一下應該是無人損毀了。

半晌之後,已經藏好了茅草人的眾人,紛紛趕了回來。

“在‘藏命’發生作用以後一刻鐘,命格就會迴歸,每個人,都必須在一刻鐘之內通過風水陣-刀山。”龍隱吩咐道。

然後,他率先登上了那座“橋”。

剛剛纔登上那座“橋”,掩藏在地底岩石中的茅草人,就像是憑空被割了一刀。

這一刀來得莫名其妙,卻又顯得好像威力冇有那麼巨大。

雖然在茅草人上留下了一個刀痕,卻冇有傷到茅草人本身。

可是,隨著龍隱進入風水陣-刀山的深處,莫名其妙的刀痕,不斷地劃在茅草人的身上。

終於有一根茅草斷裂了。

但是,茅草人還冇有解體。

直到龍隱安然無恙地走出風水陣-刀山,最後也隻斷了三根茅草,茅草人還相對完整。

但是,也就是相對完整罷了。

一刻鐘的時間左右,茅草人徹底解體,“藏命”的作用也徹底消失了。

眾人看到龍隱安然無恙渡過了風水陣-刀山,急忙依次迅速通過風水陣-刀山。

好半天時間,所有人都通過了風水陣-刀山,有驚無險,大家都冇有出現問題。

通過風水陣-刀山的眾人,紛紛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王座,我剛纔好像看到了有人通過的痕跡,可是好像冇有看到塔橋的痕跡。”楊濤怪異地說道。

他能夠自由出入風水陣-刀山,自然檢視到了一些彆人不知道的東西。

龍隱怪異一笑:“是有一些人先進入了,至於他們通過刀山以後會有什麼後果,以後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