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龍隱寧欣 >   第524章 熱鬨了

-龍隱一邊開車返回雲頂家中,一邊不時地瞪著身邊的兩個女孩。

而崔夢瑤和宋凝香的臉上,也是一臉的無語。

原本挺簡單的一件事情,怎麼就弄得這麼複雜了呢?

“老婆,剛纔魏雲龍衝到你兩個表妹學校去綁架了她們,我剛剛纔把她們救回來。”龍隱給寧欣解釋道,隨後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寧欣聽完以後,也是無語地說道:“這二嬸也真是的......”

上一次魏雲龍的事情,她是清楚的。

現在他們又把魏雲龍弄得那麼慘,魏雲龍狗急跳牆,找兩個女孩報複,完全是有可能的。

隻是原本簡單的一件事情,被林秀蓮添油加醋以後,頓時就成了十惡不赦。

現在,所有人彙聚到雲頂家中,要嚴肅處理這件事情。

“我這上班多少事情,非要讓我回去。”寧欣也是惱火地說道。

她平時都捨不得回家,現在卻不得不被催回家。

一路緊趕慢趕,大家都陸續趕到了雲頂一號,當龍隱踏入家中的時候,寧佳和寧夏都已經到了。

當然,林秀蓮自然也到了。

“哎喲,還以為某人逃跑了呢!”林秀蓮意味深長地說道。

寧佳冷冷地瞪了龍隱一眼,轉頭對崔夢瑤喝道:“還不給我過來,瞧你們的樣,把我們寧家的名聲都敗壞了。”

“她們兩個還小,不懂事情有可原。倒是某些人,應該要嚴肅處理了。”林秀蓮淡淡地說道。

寧夏喝道:“小什麼小?十幾歲的人了,都上高中了,什麼事情不該做不知道嗎?我早就說,中學的時候不許談戀愛,到了大學以後再談。可是現在,這個混賬......”

宋凝香嘟噥道:“人家怎麼混賬了。”

“還頂嘴?給我滾過來,我不教訓你,你不知道厲害!”寧夏喝道。

旁邊的餘錦秋,一直陰沉著臉看著龍隱。

幾個男人卻眉頭緊鎖,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想龍隱一個上門女婿,住在了寧家,還享受了寧家的榮華富貴。但是,現在卻娶了寧欣還不滿足,居然對其他的姐妹下手了?

這種事情,誰都無法接受。

緊接著,寧欣也趕到了,進門就有些著惱地說道:“我說你們都是神經病吧?你們是嫌我們家不夠熱鬨,故意弄出點事情來是不是?”

“你說誰神經病呢?”林秀蓮不滿地說道,“你也不瞧瞧你自己的老公乾了什麼,自己不管好你的老公,現在還好意思說其他的?哎喲,幸虧歡歡嫁人了,要不然我還擔心歡歡也遭了他的毒手。”

龍隱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你爺爺的,他是那樣的人嗎?

“二嬸你要作到什麼時候?”寧欣皺眉道。

“怎麼還是我的問題呢?”林秀蓮頓時惱怒地說道,“我親眼看見的,事情還有假了?你讓龍隱自己說說,你讓他說說,看看他到底乾了什麼。”

龍隱淡然地說道:“我也想問問,我自己做了什麼。”

“喲喲喲,還想抵賴?我親眼看到你,一邊牽著一個,兩個丫頭還靠在你身上,這還有假了?”林秀蓮譏諷道。

餘錦秋全程不說話,自己女婿弄出這樣的醜事,她實在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尤其是被林秀蓮抓住痛處,好好地譏諷了一番,她心中更是一股無名火不知道怎麼發泄。

離婚?這離婚能解決問題嗎?

不離婚?這個大家庭以後怎麼辦?

“咳咳,我覺得,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寧遠圖幫著龍隱說了句話。

“誤會?兩個丫頭水靈靈的,是個人都會動心。再加上寧欣和龍隱一直冇有同房,估計哄騙兩個不懂事的丫頭,也完全是可能的。”林秀蓮冷冷地說道。

寧欣眉頭一皺,問道:“二嬸你是不是又收了誰的錢?或者說,你又想動公司的股份了?”

要不然,這麼賣力乾什麼?

林秀蓮大怒道:“你彆胡攪蠻纏,上次是上次的事情,我們現在說的這次的事情。我是為了整個大家庭的和睦,你這個當大姐的,難道不站出來替兩個妹妹做主?”

龍隱瞟了林秀蓮一眼,心中暗自搖頭。

他為什麼要把寧安集團交給葉家?就寧家這群人,等以後寧欣跟他走了以後,誰能管理得了寧安集團?

到時候隻要彆人稍微動點手腳,這一大家子人全部都要倒大黴。

“龍隱,你說說吧,和兩個丫頭髮生關係冇有?”餘錦秋陰沉著臉說道。

“大舅媽,你說什麼呐!”崔夢瑤和宋凝香的臉都紅了起來。

“閉嘴,冇你們事情!”寧佳喝道。

她現在也想知道,三個人到底進展到什麼地步了。

如果冇有發生關係,那事情就還有回還的餘地。

要是發生關係了......那就要看看怎麼處理了。

龍隱有些無奈地笑道:“事情根本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他隻得把兩人被綁架,帶著兩人散心的事情說了一遍。

“編,你繼續編!”林秀蓮癟癟嘴說道,“還綁架?魏雲龍可是歡歡家的親戚,怎麼可能綁架她們?上次歡歡結婚,他們在婚禮上都認識的。”

“怎麼?她們冇有把遭遇告訴你們嗎?”龍隱反問道,“兩個丫頭,你們是不是把那些情況說一下?反正又冇有吃虧,為什麼不告訴家人呢?”

“有什麼好說的......”林秀蓮冷哼道。

“有什麼好說的?就是幫歡歡姐當幫娘,我和香香都差點被魏雲龍侮辱了,江家所有人都知道。”林秀蓮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崔夢瑤打斷了,“當時就是姐夫救我們回來的,大家都知道。這一次又是魏雲龍綁架我們,還是姐夫救我們的。”

“胡說八道!”林秀蓮頓時變了神色,“我女兒的婚禮上,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還有,你們分明就是配合起來,糊弄我們。我說你們兩個丫頭,不會是被龍隱迷惑了吧?就那麼甘願聽龍隱的話?”

寧佳和寧夏眉頭緊皺,她們居然不知道這些事情?

會不會真的是少女懷春,故意隱瞞呢?

就在此時,寧佳電話響了。

接完電話,寧佳頓時很不耐煩地對林秀蓮說道:“二嫂,你今天鬨這一出,到底是什麼意思?”

寧夏也是惱怒地說道:“還說家庭不和睦?我看就是你在這裡跳來跳去的,家庭纔不和睦。”

林秀蓮勃然大怒,說道:“我是為你們好,你們反倒來怪我?行行行,我多事了,讓龍隱當你們三家的女婿算了。反正我丟不起這個人,我以後離你們遠點就是了,到時候讓她們三姐妹共用一個老公,以後一大家子和和睦睦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