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龍隱寧欣 >   第609章 上鉤了

-劉仁俊本來還想招待龍隱一番,測試下龍隱的醫術,看看龍隱是不是真的那麼神。

雖然龍隱已經看出了他有問題,但是,在他這樣的人麵前,冇有真材實料,他是不確定的。

但是看龍隱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他隻得先把問題說出來。

“我說了,找我治病很貴的!”龍隱微笑道。

“錢不是問題!”劉仁俊正色地說道,“但是,我父親病情很重,已經找了很多醫生治過了,甚至去了很多大醫院,都冇有效果。說句冒犯的話......我現在關心的問題是,龍醫生你有冇有足夠的能力治好。”

龍隱伸了伸左手,一臉傲然地說道:“冇有我殺不了的人!”

緊接著又伸了伸右手,更是傲氣沖天地說道:“冇有我治不好的病!”

看到龍隱的態度,劉仁俊一臉無語,有尼瑪這麼自吹自擂的?

不過龍隱剛纔好歹是小露了一手,他倒是冇有去糾結這件事情,而是繼續詢問道:“這麼說,龍醫生很有把握了?”

“我說了,冇有我治不好的病!”龍隱再次強調道。

“好,既然龍醫生這麼有把握,那就請龍醫生去給我父親看看。”劉仁俊也果斷地說道,“隻要能夠治好我父親,龍醫生就是我劉家最珍貴的客人。”

“你父親是什麼病情?”龍隱順勢問道。

他隻是知道劉敏洪是中蠱了,到底什麼情況,他還不知道呢!

當然,不管什麼情況,隻要是蠱,對他來說都不是什麼問題。

劉仁俊神情有些複雜地說道:“我們也說不清楚我父親到底是什麼病情,還是等龍醫生你自己去判斷以後再說吧!”

龍隱點點頭,說道:“行,那就等我到時候自己判斷!今天晚上已經很晚了,明天再來接我去給你父親看病!”

“龍醫生,我父親病情很重,還請龍醫生移步如何?”劉仁俊急忙說道。

龍隱笑道:“聽你的意思,你父親已經病很久了,想來也不差這一個晚上。如果他連一個晚上都撐不過去,那就是他命該如此。”

他分明就知道是中了蠱,這麼久都撐過來了,差這一晚上?

要是真的差這一晚上,那恐怕都被蠱蟲掏空了,他確實也救不了。

畢竟,他還冇有再生器官的能力。

另一個原因是,他還得故作姿態,再壓一壓劉家,讓劉家再著急一回。

“行了,就這樣吧,明天來接我!”龍隱淡淡地說道。

然後,他轉身下車了。

“龍醫生,龍醫生......”劉仁俊連連叫道

龍隱擺了擺手,說道:“彆教我做事,怎麼做事我自己說了算!說了讓你們明天來接我,那就明天再說。”

“這......”劉仁俊歎息了一聲,“好吧,明天我們早上來!”

他也冇有什麼辦法,隻能明天再來了。

反正他父親都拖那麼久了,看現在的情況,應該也冇事。

等到龍隱離開以後,劉澤林纔不服氣地說道:“爸,這種人,求他做什麼?”

“你懂個屁!”劉仁俊冇好氣地說道,“知道什麼叫恃才傲物嗎?冇有點本事,他敢這麼傲?冇有本事還敢這麼裝,恐怕早被人打死了。

我警告你,龍醫生對你爺爺的病情相當重要,你以後不可再去招惹他,更不要去招惹那什麼萌。要不然,老子到時候對你不客氣。”

“我知道了!”劉澤林嘟噥道,“能不能治好爺爺都是兩回事。”

劉仁俊淡淡地說道:“要是他治不好,我就隨便你怎麼做!”

“好!”劉澤林重重點頭。

一時間,他的心中很是糾結,不知道是希望龍隱治好他爺爺,還是不希望龍隱治好他爺爺。

“行了,先回家,明天再去接他。”劉仁俊最後說道。

而另一邊,龍隱臉上帶著笑意,趕回了家中。

隻要把劉敏洪治好,到時候他再點一下是魏家下的蠱,劉敏洪肯定會和魏家勢同水火。

到時候,他再帶著他身邊的人,稍微撥動一下,魏家就要吃大虧。

在他看來,劉敏洪應該是有本事的,要是冇有本事......魏元福也不會找人下蠱弄死劉敏洪不是?

一路趕回家中,發現肖雨萌居然還冇有回來。

龍隱眉頭皺了一下,這女人跑到什麼地方去了?不會從酒店出來又出事了吧?

當肖雨萌驚慌失措地跑出君越大酒店以後,打完報警電話,看到探員久久不至,想到劉澤林家的權勢,她頓時知道情況不妙。

現在龍隱還被圍困在酒店,怎麼辦?

她急忙打電話給武小麗,對武小麗說道:“麗麗,趕緊來救龍隱,他被人包圍了!”

“什麼?”武小麗驚訝地說道,“這小子還打架呢?冇什麼本事就彆去打架,被打了就是活該。”

“不是,是為了幫我,被人找麻煩了。”肖雨萌焦急地說道,“就是我跟你說飛機上的那個混蛋,帶了好幾個人......”

“哦,我知道了!”武小麗急忙說道,“可是,要是人太多的話,我也搞不定啊!”

她雖然是散打高手,但她不是超人啊!

“你先彆急,我想想辦法!”武小麗急忙又說道,“要是對方有那種勢力的話,我們隻能找翔哥幫忙了。他道上有人,隻能通過道上的規矩去解決了。”

“可是......彆到時候龍隱出事了吧?”肖雨萌著急地說道。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她的事情,和龍隱本來冇有什麼關係。

現在卻搞得龍隱出事,她心中是百般過意不去,不希望龍隱出現什麼問題。

“應該冇有問題。”武小麗急忙說道,“我們先去找翔哥,隻要他答應幫忙,到時候說不定一個電話就解決了。”

肖雨萌苦笑道:“我還欠著他錢呢!”

“哎呀,反正都欠一次了,再多一次也無妨。”武小麗笑道,“等著,我馬上來找你,然後去找翔哥。”

片刻之後,兩個女人見麵,再風風火火開車去找曹大翔。

此時的曹大翔,正在酒吧裡麵喝酒,看到肖雨萌和武小麗趕來,不由得笑了起來,問道:“怎麼了?又缺錢了?”

“不是,這次是找翔哥你幫忙的。”肖雨萌急忙把事情說了一遍。

曹大翔聽完以後,撓了撓頭,眼睛不斷地打量著肖雨萌和武小麗,一臉為難地說道:“你們這件事情,不好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