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洛詩涵戰寒爵 >   第2614章

-

童寶他們趕緊迎上去,寒寶看到他們,臉色幽怨,又重重的歎口氣。

夙夙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跟她又鬧彆扭了?”

寒寶點頭。

他十分不理解的望著夙夙:“為什麼你和婉兒,童寶和葉楓從不吵架,獨獨我和萱草,時時刻刻都要爭吵?她覺得我不夠重視她,我覺得她太敏感。我們在一起要不了多久,就會吵得不可開交。”

婉兒問:“那你有冇有想過跟她分手?”

寒寶卻十分堅定:“我既然選擇了她,就認定了她。我是不會跟她分手的。”

他苦惱的向眾人求助:“你們幫我分析下,究竟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

童寶道:“你樣樣都做的很好,可你不知道,有的人寵不得。你愈寵她,她愚是得寸進尺。”

寒寶搖頭否定童寶的觀點:“萱草不是這樣的。她隻是有個不幸的童年,她對愛情期待值很高,她也對我有很高的期望。我想,她是希望我把她童年的缺失給彌補上,可我晨光熹微。卻力不能及。讓她失望了。”

婉兒道:“寒寶,你是她的男朋友,不是她的救世主。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不該奢望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彆人來掌握。”

折回來的萱草,就聽到喬婉對寒寶的勸慰,頓時怒火中燒。

她走出來駁斥喬婉:“我知道,你們都看不起我,你們覺得我配不上寒寶。可我從來冇有指望寒寶來救贖我,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救贖,我活的好好的,我有錢有貌,我不需要你們來同情我。”

她惱羞成怒的模樣,嚇壞了喬婉。

喬婉趕緊道歉:“萱草妹妹,我冇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隻是實話實話。我的肺腑之言,如果冒犯到你,我跟你道歉。”

夙夙拉回喬婉,酷酷道:“婉兒,你何必跟她道歉,你又冇有做錯什麼?”

童寶實在看不慣萱草這種作風,她直言不諱道:“萱草,應該反省的人是你自己,所有人都排斥你,忌憚你,你應該思考這背後的原因。”

萱草被童寶氣哭。

寒寶心疼萱草,把萱草擁入懷裡,怒斥童寶:“童寶,你少說兩句。”

夙夙就來氣了,又怒斥寒寶:“她冇有腦子,難道你也冇有嗎?她冇有進來前,碧璽莊園的姐姐妹妹相處的非常融洽,爹地媽咪也十分愉悅。可是她來了之後,若溪姐姐走了,爹地也大發雷霆,你還想不出這是什麼原因嗎?”

夙夙為威儀十足的一吼,萱草不哭了。而是難以置信的望著夙夙,也意識到自己在碧璽莊園有多麼遭人討厭,她忽然捂著臉跑開了。

“萱草。”寒寶趕緊追出去。

婉兒很是擔憂:“夙夙,我們說的話會不會太重了?”

夙夙鐵麵無私道:“誰慣她那一身臭毛病?”

寒寶追出去,萱草就停留在碧璽莊園的門口,似故意停下來等他。

“萱草,對不起,夙夙一向毒舌。他的話你彆介意。”寒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