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中世界,一柄古樸的長劍安靜的插在地麵中,不斷的散發出玄奧的劍意,充斥著整個世界。

而在不遠處的地麵上,同樣插著一柄神劍,散發出熾熱的高溫。

正是龍淵劍和鳳鳴劍,兩柄神劍交相輝映。

宛若劍中道侶。

而在另一側,既有一株神秘的長滿紅色果實的大樹,也有一條長長的巨龍屍體,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珍稀寶物。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就像是來到大觀園的劉姥姥,徹底震驚到了。

看著兩女震驚的樣子,陳飛宇解釋道:“這一方天地,我稱之為‘畫中世界’,顧名思義,你們可以理解成,是劍仙通過‘延陵掛劍圖’開辟出的小世界,不但能夠儲存各種物品,還能自由進出,算得上是我最大的依仗。”

“竟然能夠開辟出一個世界,雖然和現實世界還有很大的差距,但這已經是神仙的手段了……不對,那位劍仙前輩,好像還真是神仙,真是厲害的令人神往。”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又是震驚又是憧憬。

至此,兩女也明白過來,之前被陳飛宇憑空變冇的寶物,原來全都放進了畫中世界。

她倆本就是修道之人,要說不想成為神仙,那肯定是假的,如今見識到真正的神仙手段,心裡的憧憬與羨慕之情可想而知。

陳飛宇接著向不遠處那堆積如山的金銀珠寶,以及各種武學珍藏和天材地寶指了指。

“至於那些,都是我在世俗界和聖地之中得到的戰利品,當然,其中也包括了明家的全部珍藏。”

兩女對視一眼,震驚之餘,也不由得搖頭苦笑,這麼多的金銀珠寶和秘籍珍藏,比清淨宗和太極門都要多,換句話說,陳飛宇一個人的底蘊,就已經勝過了聖地中存在了千年的頂尖勢力。

這種感覺,就好像清淨宗和太極門千年以來的發展全都白費了,連一個剛來聖地不到一年的少年都比不上。

緊接著,瓊靈仙子腦中靈光一閃,驚喜地道:“飛宇這裡麵這麼多的奇珍異寶,裡麵是不是有著能夠短時間提升實力的寶物?”

青蓮仙子也反應了過來,希冀地看向陳飛宇。

“當然有,不過不是在這些天材地寶當中。”

陳飛宇說著,來到一個水晶棺的麵前。

“這是一副水晶棺?我能感覺到,裡麵好像有一股……有一股很邪惡的氣息。”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對視一眼,心中又是驚訝又是好奇,水晶棺裡麵究竟有什麼,怎麼就能夠在短時間內提高陳飛宇的實力?

“之前在滿月宗禁地之中,我遇到了還未破封而出的庸陰,靠著水晶棺才占據上風……”

陳飛宇將之前水晶棺封印了一部分庸陰綠色霧氣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青蓮仙子驚訝地道:“所以水晶棺中的綠色霧氣,蘊含著庸陰的能量?然後飛宇要將綠色霧氣煉製成丹藥,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陳飛宇點頭道:“經過這段時間的培養,水晶棺中的綠色霧氣已經多了不少,我原本打算再多等一段時間再煉製丹藥的,不過現在情況緊急,也隻能先煉製丹藥,應付目前的狀況再說。”

“可是……”瓊靈仙子輕蹙秀眉,擔憂地道:“綠色霧氣既然是庸陰的一部分,如果飛宇將其煉製成功,並且吞服下去的話,會不會對你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

青蓮仙子也是一臉的憂心忡忡。

“這一點你們放心,我的煉丹技術,足以將綠色霧氣上麵屬於庸陰的印記全部抹殺掉,接下來,我需要你們兩個人守在外麵,免得放在山洞中的‘延陵掛劍圖’被其他人發現。”

看著陳飛宇自信的樣子,兩女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接著,兩女又叮囑陳飛宇小心後,便被陳飛宇送出了畫中世界,在山洞裡麵戒備著。

神秘神奇的畫中世界,隻剩下了陳飛宇一人。

他深吸一口氣,摒棄雜念,打開了水晶棺,一股近乎充斥整個水晶棺的綠色霧氣,頓時映入眼簾。

一股強大的力量,以及一股極度惡意的氣息,頓時迎麵撲來。

“這麼強的惡意,如果真讓庸陰恢複到了全盛時期的實力,整個聖地怕是都永無寧日,也不知道庸陰到底給了陽舒真人什麼好處,竟能讓陽舒真人這位正道領袖與之合作,甚至是容忍庸陰屠殺那麼多道門弟子,嘖嘖,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現在還是先煉丹再說。”

陳飛宇搖搖頭,將雜念甩出去,接著手捏劍指,氣機牽引之下,原先放在遠處的一尊古樸大鼎,緩緩飛到了陳飛宇的跟前。

正是陳飛宇之前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大禹九鼎之一。

大禹九鼎有著超乎尋常的濃鬱靈氣,用來煉丹的話,不但能夠事半功倍,增加成功率,而且還能夠提高丹藥的品質。

想要煉製如此高等級的丹藥,自然還是大禹九鼎最為合適。

可這終究是陳飛宇第一次用大禹九鼎煉丹,最終能不能成功煉製傳來,結果實在不好說。

不過,目前也冇有彆的辦法了,隻能搏一搏,爭取單車變摩托。

陳飛宇微微沉吟,繼續施展劍指,在氣機操控下,巨龍屍體,雷獸屍體,以及其他的一些天材地寶,全都緩緩飛到了跟前。

材料準備好後,陳飛宇精神一振,催動體內真元,操控著大鼎緩緩飛到半空之中。

“砰”的一聲,大鼎下方,頓時燃燒起紅色的火焰,散發出熾熱的高溫。

“就先用武火,將綠色霧氣之中有關庸陰的印記全部抹殺掉!”

陳飛宇心念一動,水晶棺中的綠色霧氣,猶如一條綠色的長龍,緩緩進入到了鼎中。

似乎是察覺到了危險,綠色霧氣本能的想要從鼎中逃離。

“想逃,哪有那麼容易?”

陳飛宇哼了一聲,自身強大的真元進入鼎中,壓製著綠色霧氣冇辦法逃出來。

綠色霧氣在鼎中瘋狂的旋轉起來,想要也逃不出去,隻能不斷承受火焰的煉化。

與此同時,在數千裡之外的一處秘境入口,庸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好像丟了一件極其重要的東西一樣,心裡空蕩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