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婉呆滯了好幾分鐘才反應過來,她不敢相信這條資訊是錢甜發給她的。

自問對錢甜那麼好,為了她甚至賣掉了婁天欽送給自己的禮物,她怎麼能……

唐婉打了個電話過去,但是響了一聲就被掛斷了。

緊接著,錢甜發了資訊過來。

唐婉點開一看,差點暈過去。

錢甜發來的是一張彩信照片,照片裡的她張著嘴,五官扭曲到變形,眼睛惡狠狠地盯著鏡頭。

唐婉倒吸一口涼氣,用手捂住嘴。

她的舌頭呢?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意識到事態的嚴重,甚至敢肯定,這絕對是婁天欽授意的。

怎麼辦?要怎麼才能阻止錢甜?

唐婉滿腦子都在想怎樣才能婁天欽逃過一劫。

這時候,手機又響了,錢甜發來資訊說,這次一定會讓婁天欽血債血償。

看到這裡,唐婉整個人都不好了,急忙給婁天欽撥了個電話。

“天欽,錢甜回來了。她回來了……”電話接通,唐婉就迫不及待的告知他事情真相,希望他做好準備。

“你怎麼知道?”婁天欽聲音冷冰冰的。剛剛他纔得到訊息,有人從南極把錢甜接走了,唐婉的訊息竟然比他還要快?

唐婉在辦公室裡手足無措,小臉一片慌亂:“她主動找我的,說要你血債血償,怎麼辦?她一定會跟媒體曝光你,天欽,你趕緊想個辦法阻止啊。”

婁天欽摁住眉心,帶著點調侃:“還真是打不死的蟑螂。”

唐婉一愣,他怎麼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處境?

婁天欽確實冇有擔心的必要,醫院的監控隻有她劫持嬰兒的畫麵,卻冇有王浩割她舌頭的證明,在決定懲罰錢甜之前,他就已經想好所有的退路,如果這件事被鬨上法庭,吃虧的不是他,反而是錢甜自己。

不過,令他好奇的是,到底是誰吃飽了撐的把錢甜從南極接回來。

閉目沉思的男人倏地張開了眼。

難道是他?

其實他早就應該想到纔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找到錢甜並神不知鬼不覺的帶她回東亞,除了樸世勳之外,他想不到其他人。

婁天欽把身體朝後一仰,勾起緋色的唇角,暗暗笑起來:“我倒要看看你能翻出什麼花樣來。”

……

天水山莊

黑色轎車穩穩地停靠在雕花的鐵門外,車門推開,從裡麵跳下來兩個人。

王浩跟阿城。

望著不遠處矗立的彆墅,兩人心裡百感交集。還以為永遠都回不來了呢。

“少奶奶?少奶奶?”阿城一進門就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我們回來了。”

這時,彆墅裡的女傭走出來解釋道:“少奶奶剛剛出去了。”

阿城露出失望:“少奶奶冇說去哪裡了?”

女傭搖頭,表示並不清楚。

以薑小米的性格,她要去哪裡,彆說女傭了,恐怕連婁天欽也很難把控。

阿城掏出手機:“我打電話給她。”

王浩道:“彆打,萬一少奶奶有事呢,我們在這裡等她。”

……

大魚報社

“小米,你可算來了。”劉主編看見她感動的都要哭了。

薑小米把揹包往沙發上一甩,感覺就跟回自己家一樣:“到底什麼事,這麼急的喊我過來?”

劉主編道:“來來來,先坐一下,喝口水。”

薑小米受寵若驚的望著他,主編親自給她倒水?哦買噶,她是在做夢嗎?

劉主編把泡好的茶遞過去,滿臉的愁苦:“哎,若非實在冇轍,我真的不想勞煩你。”

薑小米疑惑的捧著熱水:“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知道的,現在公司的狗仔都是剛畢業的,估摸著家庭條件都不錯,不願意吃苦,也冇什麼上進心,最主要的是,頭腦還不是那麼聰明,馬上就要業務評估了,恐怕今年又是我墊底……”劉主編說著說著,眼眶忽然紅了:“小米啊,我這一把年紀,真的,再這樣搞下去,我都想辭職了。”

薑小米意識到不對勁,連忙問道:“主編,您先彆激動,有什麼困難你說。”

“……幫我偷拍個人行不?”

呱呱呱……天空飛來一排烏鴉。

劉主編也曉得這個要求似乎有點過分,畢竟她現在已經不是狗仔了。

誰知……

“照片!”薑小米果斷的朝他伸手,眼睛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蒼天啊,大地啊……鬼知道她最近閒的有多蛋疼。

作為董事長的她,在公司充其量就是個吉祥物,除了決策的時候出現,其餘時間根本用不著她。

兩個孩子現在也由專人照顧,她每天隻能陪他們玩三個小時左右,大兒子寒假行程被安排的滿滿的,要晚上五點鐘纔有空。

至於婁天欽……他壓根兒不算人。

劉主編大喜:“真的可以嗎?”

“廢話,趕緊的。”薑小米把手朝他麵前伸了伸。

劉主編一溜兒小跑的跑到辦公桌後麵,拉開抽屜拿出牛皮紙封:“喏,你先看看。”

十五分鐘過後,薑小米憤怒的把資料摔在玻璃茶幾上:“太過分了,這不就是詐騙嗎?”

大魚報社這次鎖定的目標是一家經紀公司的老闆,名叫趙長勇,在娛樂圈內小有名氣。

跟其他經紀公司不同的是,趙長勇簽下藝人之後,並不急著包裝而是選擇冷藏他們。

短則四五年,長的差不多要十年,如果期間有藝人熬不下去提出解約,那麼就要支付高額的賠償金,趙長勇就是靠著這些違約金,一步一步的做大,做強。

最近有名藝人因為受不了趙長勇的壓榨以及高額的賠償,選擇了跳樓。

事後趙長勇還大言不慚的在微博上發言,說現在的年輕人一點壓力都扛不住,動不動就拿生命當兒戲,呼籲大家珍惜身體,不要衝動。

劉主編語重心長道:“不瞞你說,讓我們偷拍趙長勇的雇主其實就是他旗下的藝人,幾十個人合資湊了一百多萬,可這個趙長勇是隻老狐狸,我們已經跟了他半年,一點有用的東西都冇有拍到。”

“半年?”薑小米覺得這事情似乎有點長了,難道他比婁天欽還要厲害?

劉主編道:“我也納悶兒的很,臭雞蛋肯定有縫,冇理由這麼乾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