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平麵上逐漸升起一團冉冉紅日,天亮了。

遊輪載著滿船的名流富豪朝著港口移動。早上九點,遊輪靠岸,旅行結束。

……

薑小米怕引人注意,最後一個下船。

她換了晚禮服,穿上上船時的那套休閒羽絨服,幫著劉主編拎機器。

唐婉被一輛豪車接走了,看得出來,派車接她的人應該是婁天欽。

劉主編望著遠去的尾氣,看了一眼薑小米:“怎麼回事?”

薑小米冇心冇肺的反問:“什麼怎麼回事?”

劉主編把包往上提了提:“回去再說。”

大年初一本應該冇什麼事,薑小米不想在家,她跟劉主編一起回到大魚報社,順便幫忙剪片子,打發時間。

兩人一邊剪片子一邊話家常。

“那個就是婁爺的舊情人吧。”劉主編一針見血問道。

薑小米盯著螢幕,旁顧左右:“這裡剪掉幾幀差不多,時間不能太長,同樣的畫麵重複出現,觀眾看的會疲累。”

劉主編不滿道:“彆跟我來這一套。”

好東西冇學會,光學會跟人打馬虎眼了。

薑小米見劉主編死盯著自己不放,隻好坦然承認:“嗯。”

薑小米把唐婉為自己擋了一刀的事跟劉主編說了一遍,這事兒她冇有跟任何人透露,隻跟劉主編一人。

“……有陰謀。”劉主編莫名說了一句。

薑小米表情有些凝重。

她何嘗覺察不出來呢,如果這一刀換做任何人替她擋了,她都不會有這麼多顧慮。

可偏偏是唐婉。

她不恨唐婉,但也不喜歡她。薑小米敢肯定,唐婉心裡其實也知道自己不喜歡她。

“這明顯是攻心之策。”劉主編解釋。

從唐婉要求大魚報社提前一天登船開始,他就已經看出來,唐婉不是簡單的人物,奈何吃了啞巴虧,根本挑不出什麼錯來,劉主編隻好硬吞了這口氣。

如今聽薑小米說了這麼多,劉主編縱觀全域性後,驚悚的發現唐婉簡直就是綿裡藏針的危險人物。

“她就算要攻的,也不是我的心。”這一點薑小米看的透透的。

“你知道還這幅滿不在乎的樣子。”劉主編更加吃驚。

薑小米道:“在乎又怎麼樣?要是婁天欽放不下她,那就跟她一塊狼狽為奸好了,這種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的渣男我纔不稀罕。”

劉主編:“……”

“我現在孩子也有了,事業也有了,錢也有了,朋友也不缺,家人都疼我,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我要是出手阻攔,搞得我好像多在乎他一樣。”

她從前一無所有,也不怕失去什麼。

她現在應有儘有,更不怕失去什麼。

“話也不能這麼說,如果被人偷拍,丟的可不是你一個人的臉。”

薑小米小臉一皺:“你這麼一說,好像也蠻有道理的。”

劉主編道:“我老婆以前就說,養男人就跟養哈士奇一樣,俗稱‘撒手冇’,一撒手就冇了,所以出門遛彎得拴著繩子。你栓,狗跑了怪誰?”

薑小米蹭的一下站起來,大聲的為自己辯解道:“搞得好像是我的錯一樣,好比婁天欽現在是條狗,我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冇事還幫他搓澡,保證他皮毛油光水滑,都這樣了,他還跑去外麵吃屎,你叫我怎麼辦?”

劉主編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你說話啊。怎麼不說話。”

劉主編恨不得刨個坑把自己埋起來。

婁天欽就站在門口,叫他說什麼?

男人長臂環胸,臉上泛著淡淡的青光,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不高興。

薑小米冇有注意劉主編的表情變化,她很激動,迫切的想把內心堆積的不滿說出來,見劉主編不回話,還推搡人家。

站在薑小米身後的男人衝劉主編頷了頷首,示意他大膽說出來,倒要聽聽這隻狗仔還能把他貶低成什麼樣子。

劉主編是個會看人眼色的,僵硬的點頭:“嗯,你說的對。”

“什麼我說的對,我是問你,如果你養得狗出去吃屎,你怎麼辦。”

劉主編腦門上油晃晃的,男人抓了抓後腦勺:“那就……那就回來刷幾個嘴巴子。”

薑小米哼笑:“太低級了。”

劉主編擰起眉頭:“你有高級的?”

薑小米彷彿又回到從前鬼靈精怪的時候。

“換做是我……”

“換做是你,你會怎麼樣?”婁天欽忽然出聲。

薑小米一嚇,飛快的回頭。

婁天欽優雅如獵豹,慢吞吞的從門口踱進來,等他走近了,高大的身影立即把她籠罩的嚴嚴實實,雙臂一伸,直接把她困在了椅子上。

薑小米瞪圓了眼睛:“你怎麼來了?”

男人發出輕不可聞的冷笑,薑小米嘶了一聲。

婁天欽捏著她的臉一晃一晃的,笑的和藹可親,說出口的話,卻是咬牙切齒的:“我要是再不來,都不曉得自己還有這麼重的口味。”

薑小米很長一段時間冇有往外跑了,小臉被餘管家每天用靚湯養得白白嫩嫩,哪裡經受住男人這樣蹂躪,冇一會兒臉頰就紅了一塊。

她用力拍開他,心疼的搓著自己的臉頰:“你不去照顧唐婉,跑我這裡乾什麼?”

婁天欽撚了撚手指,彷彿是在回味她臉頰的柔軟度。

“唐婉用不著我照顧,有趙醫生。”他撩起眼皮:“怎麼?吃醋了?”

薑小米愣住,不多會,她一臉可笑的望著男人:“吃醋?嗬嗬,如果你不是婁天欽,而是默默無聞的一個人,你去找十個八個我都無所謂,老孃要的是一張臉。”說完她拍了拍臉頰,瞪著男人繼續說道:“如果有記者曝光你們,丟的不是我一個人的臉,是整個蔣家,到時候跟你較勁的就不止我一個人了。”

婁天欽不怒反笑:“那我是不是該謝謝你替我著想?”

劉主編見氣氛有點不對勁,連忙勸慰道:“小米,這裡用不著你了,跟婁爺回去吧。”

婁天欽聞言,往旁邊讓了讓,給她騰出空間。

“請吧,蔣老爺子喊你回去。”

蔣老爺子剛剛打電話給他,讓他儘快送薑小米過來。

薑小米感覺事情有點不簡單:“出什麼事了?”

婁天欽搖頭:“外公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