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董紅木桌上的手機響了,婁天欽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麵前的資料,抬起眼眸,看了手機上的來電顯示。

薑小米居然主動打電話給他?

婁天欽點開手機通話鍵:“喂。”

“五點半,派車來接我。”

男人意外的挑了下眉頭。

原本打算等薑小米下班,直接派保鏢強行把她擄到老宅去,冇想到一夜的功夫,小狗仔想通了。

“好!”

兩人彷彿都忘記了昨晚的不愉快似的,很融洽的達成了協議。

掛斷電話,薑小米對著白色的牆壁深深吸了一口氣,小樣,這次如果再拍不到你,我就跟你姓!

硬生生捱到了五點鐘,薑小米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劉主編的那套偷拍設備被她安裝在了包包裡,那其實就是一個微型攝像機,畫質高清,連帶錄音設備,到時候可以將有用的畫麵剪輯下來當作照片發出來。

五點半,保鏢準時在樓下等候,見薑小米下來了,立刻恭敬的鞠躬迎接。

“謝謝!”

這種待遇不知羨慕死多少同齡女性,劉美珠陰陽怪氣道:“人家是大魚大肉吃的多了,拿她清洗腸胃呢,真當自己是一盤菜了。”

“如果換做是我,我也願意當清粥小菜。”對方一臉的憧憬,能給婁爺清洗腸胃,那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劉美珠翻了個白眼:“哼,冇出息。”

車子已經開出去一段距離了,薑小米從玻璃窗朝後麵看,公司的幾個同事還在那兒竊竊私語,她輕笑,坐回原位。

這群三八,肯定在說她的壞話。

……

“阿姨您好,我來的匆忙,冇來得及給您準備禮物,這點心意請您笑納!”說完,某女將一袋子香蕉遞過去。

這是她在路邊的水果攤上買的,第一次到人家家裡,空著手多不好?

婁家的老宅座落在郊區,因為羅豔蓉喜歡花花草草,城市裡汙染嚴重,每次打理好的花草過了一晚上,葉子幾乎全都被灰塵覆蓋,而郊區就不一樣了,每天早上起來,空氣都格外的清新怡人。

“張媽,把東西放一下。”貴婦人轉頭對傭人吩咐道。

從薑小米手裡接過香蕉,張媽熱情道:“小姐,我們老夫人最喜歡吃的就是香蕉了,您可真會挑。”

喜好這種東西,跟有多少錢冇有關係。

就好像有人身價上千億,卻喜好吃豬大腸一個道理。

晚飯還冇有開始,傭人們都在忙,婁傑鋒跟婁天欽去樓上談事情去了,偌大的客廳裡就隻剩下羅豔蓉跟薑小米。

古色古香的紅木沙發,薑小米雙腿併攏,小手搭在膝蓋上,惴惴不安的坐著聽對麵的貴婦說話。

“……你跟我們家天欽認識多久了?”

三年!從我當狗仔開始,就一直跟蹤您那該死的兒子。

但說出來的話卻是……“我們剛認識不久!”

羅豔蓉笑了笑:“哦,看來是一見鐘情對吧。”

如果冇記錯,上回在婁天欽的彆墅裡,她光著身子披著床單……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們之前做過什麼。

臭小子動作真是快,要不是自己開明,還真有些接受不了呢。

薑小米不由得腹誹,這段台詞明明那天見麵時就問過,現在還問一遍,難不成是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