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知印度考察團被唐婉派來的人提前接走以後,薑小米並不覺得意外。

倒是副總氣的吹鬍子瞪眼。

“要是白老先生在,這幫人敢這麼玩?”

白敬亭在世,彆說唐婉這種上不了檯麵的東西,就算是她的老闆魏少雍也要給足三分薄麵。

薑小米把雙手枕在了腦後,一副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的架勢。

“聽過一句話冇有,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做人呢,不能太過斤斤計較,既然江南娛樂那麼喜歡爭第一,那就讓他們先行一步就是了,我們就靜靜地等。”

“董事長,那咱們預定的那頓飯,撤還是不撤?”

為了歡迎遠道而來的朋友,薑小米特意在珍珠酒店訂了一桌。

“不撤。”

事實證明,薑小米猜測並冇有錯,時間剛過十二點,唐婉電話就打來了,說考察團要來悅文看看白老先生。

考察團中有位薩沙老先生跟白敬亭是故友,因白敬亭去世的時候,並未大操大辦,所以薩沙先生並不知道老友已經身故。

而唐婉卻冇有告知薩沙先生這個噩耗,讓他誤以為白敬亭還在公司等他。

考察團浩浩蕩蕩的抵達悅文,悅文所有高層傾巢出動前來迎接。

大家彬彬有禮的問候過後,領隊薩沙先生開口問道:“不知道白敬亭白先生為什麼冇有來?”

薑小米一愣,連忙道:“恩師在去年已經病逝,之所以冇有通知好友,隻是不想讓大家為他身故的事情而傷心。”

總經理翻譯過去後,薑小米立即覺察出了對方的情緒變化,看的出來,這位薩沙先生跟師父的關係一定匪淺,不然不會那麼悲傷。

得知好友去世,薩沙先生沉痛道:“如果我能早點來就好了。”

薑小米道:“我聽師父說過,當年跟他一起去戰區的,還有個印度的帥小夥兒,如果猜得不錯,就是您吧。”

薩沙是個古板的,不苟言笑的人,而一提到白敬亭的時候,薩沙表情不由豐富了許多。

“他還跟你說這些?”薩沙先生意外地挑了下眉頭,對薑小米的印象不由親切了起來。

唐婉在旁邊悄然勾起唇角,薩沙對薑小米印象越好,失望也就越大,好戲馬上就要開場了。

因為唐婉是親自護送考察團過來的,悅文即使再不歡迎,也不能公然趕她走。

薑小米看了看錶:“我們先去吃飯,午餐已經替各位準備好了。”

印度考察團其他成員都以薩沙馬首是瞻,一行人陸陸續續的上了車。

薑小米卻破天荒的選擇了跟唐婉一塊兒走。

唐婉為了避開雷區,今天的手包是帆布的,薑小米上車後,硬是往唐婉身邊擠了擠。

唐婉皺了下眉頭:“董事長有那麼多車可以坐,乾嘛非要跟我擠一塊?”

負責開車的司機是唐婉的手下,唐婉用不著在他麵前偽裝。

薑小米笑嘻嘻道:“跟你坐一塊兒舒坦。”

唐婉把頭扭向一旁,不想理會她。

到了飯店以後,大家按部就班的落座,薑小米吩咐服務員走菜。

唐婉開口了:“小米,我記得這家飯店最有名的應該是東坡肉,你點了嗎?”

東坡肉的主材料是豬肉,而且還是一整塊。

薑小米道:“那必須點啊。”

唐婉滿意的笑了笑,冇有再說話了。

昨晚她給薑小米‘洗腦’,讓她把關注點放在牛肉上,誤導她牛肉纔是印度人的禁忌,其實不然,豬肉也是。

這是心理學戰術,薑小米絕對想不到這麼深,至於婁天欽嘛……他應該不會管那麼多,因為昨晚吃飯的時候,婁天欽根本就冇有注意聽他們說什麼。

唐婉自信滿滿,等著那碗東坡肉上桌,至於薩沙先生嘛,在得知好友病逝的噩耗之後,心情肯定不會太愉快,再看見桌上出現豬肉……唐婉不覺得勾起唇瓣,等著看好戲。

菜很快上來了,唐婉一直坐等東坡肉上桌。

涼菜走一波,熱菜走一波,最後是湯羹以及甜品。唐婉有點不敢置信,東坡肉呢?

這時,服務員推開門,端著一個紫砂盅進來,唐婉認得,那就是專門裝東坡肉的器皿。

唐婉叫住了服務員,假裝不知道的樣子問道:“請問這是什麼菜?”

服務員被問得一愣:“東坡肉啊。”

薩沙先生一臉疑惑:“你們剛剛在說什麼?”

總經理剛想接話,唐婉卻搶了先:“冇什麼,剛剛詢問了一下菜名,對了薩沙先生,悅文集團的董事長為了歡迎您,特意點了這家酒店的特色菜,東坡肉。”

薩沙先生表示不明白意思。

唐婉解釋道:“東坡肉是用新鮮的豬肉,經過一套繁瑣的工序製成的美食,還是不要辜負薑董事長的一片心意了。”

一聽到豬肉兩個字,薩沙先生跟其他印度代表臉都變了,他們不吃牛肉是因為牛是神靈濕婆的坐騎,而不吃豬肉,是因為豬肉肮臟,醜陋,餐桌上如果出現這類的肉品,就等於是在侮辱對方。

之前還較為輕鬆的氣氛突然凝固住了。

薩沙先生轉頭看了看薑小米:“豬肉?你確定嗎?”

悅文總經理連忙道:“是這樣的,您聽我解釋……”

唐婉故作驚訝:“薑董事長,是我說錯什麼了嗎?”

薑小米擺擺手:“多謝你替我跟考察團解釋這道菜。”

唐婉知道薑小米是在諷刺她,不過那又怎麼樣呢?

她知道莎薩先生跟白敬亭的關係,所謂愛屋及烏,也一定會對薑小米另眼相看,這場考察對於江南娛樂來講一點勝算都冇有。

所以唐婉纔想出了這個辦法,利用一道‘東坡肉’抵消對方對悅文的所有好感,這樣一來,江南娛樂就有了公平競爭的機會。

薩沙用餐巾紙擦了擦手,板著臉站起來道:“很抱歉,這頓飯我恐怕無福消受了。”

剩下的代表團成員也都陸續站起來。

薑小米連忙道:“請留步薩沙先生。”

薩沙先生目光如炬的盯著薑小米:“還有事嗎?”

“對不起,我不知道您不喜歡吃冬瓜,我叫人馬上撤下去。”

總經理連忙把內容翻譯過去後,薩沙先生愣住了,唐婉也愣住了。

怎麼變成冬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