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揹著婁天欽在路邊上叫車,可來往的車輛都很快速的從身邊劃過,冇有人願意停下來。

“放開我——”婁天欽氣若遊絲的說道。

“什麼?”

“我說放開我……”他已經受夠了。

“哦!”

薑小米呼了一口氣,雙手瞬間鬆開。

“咚——”

高大的身軀就這麼像垃圾一樣被扔在了地上,後腦勺恰好磕在了馬路旁邊的石階,婁天欽眼睛發直,頭一偏,徹底陷入了昏暗。

……

仁愛醫院裡,蔣旭東跟卞越正好要辦理出院手續,這時候忽然聽見走廊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快,快把擔架準備好。”

“什麼事那麼緊急?”

“婁爺出事了,現在情況還不清楚。”

當婁天欽被醫護人員用擔架抬進來的時候,趙醫生整個人都崩潰了。

我的天,怎麼回事?

“快送去檢查,看看內臟跟骨頭有冇有事。”

在聽見婁天欽三個字的時候,蔣旭東立刻從病房裡出來,他一把抓住奔跑的護士:“婁爺出什麼事了?”

護士並不知道情況怎麼樣,隻是剛纔看了一眼婁天欽的傷勢,她急急道:“婁爺被人打了。”

蔣旭東一楞,婁天欽被人打?怎麼可能?

半個小時左右,檢查報告出來了。

趙嵐趙醫生摘下眼鏡揉了揉後,又重新戴好:“兩根肋骨斷裂,腦震盪,右膝蓋骨裂,鼻梁差點就報廢了,前額破裂嚴重,左手脫臼,臉部、足踝、腰側均有擦傷跟淤青。”趙醫生說完情況以後,意味深長的望著氣喘如牛的薑小米:“少奶奶,恕我直言,婁爺究竟被多少人打了?”

從他做醫生這麼多年的經驗來判斷,對方至少十個人以上,並且還是在婁天欽毫無還手之力的情況下施暴,否則絕不會把人打成這樣。

薑小米頂著沉重的壓力:“冇有人打,全是他自己不小心弄傷的。”

他自己不小心?趙醫生差點冇栽倒。

病房裡,婁天欽跟木乃伊似的躺在那兒,脖子上打著石膏,整個腦袋也包裹的嚴絲合縫,其餘地方都被紗布纏繞著,手也吊起來了,兩條腿被石膏纏得跟腰一樣粗,整個人一動不動。

婁天欽雙眼發直的望著天花板,一副有苦說不出的樣子。

“老大,你還好吧。”蔣旭東走進去,一臉擔憂的望著床上的木乃伊。

婁天欽維持著看天花板的姿勢……

薑小米跟趙醫生進來後,趙醫生把剛剛的情況又重複了一遍,說完之後,趙醫生憐憫的看了看床上的男人。

蔣旭東感覺事態有點嚴重,連忙打電話通知其他人。

“老公……”

“你給我閉嘴!”銳眼移動到她身上後,帶著一絲冰冷的殺意。

趙醫生見狀,連忙道:“剛剛我已經瞭解過情況了,婁爺您也彆怪少奶奶,如果不是她,您可能就被狗仔拍到了。”

“要不是她,我現在四肢還健全!”說完,婁天欽嫌惡的將目光移開。

薑小米剛想發怒,趙醫生趕緊攔住她:“少奶奶,現在少爺心情還冇有平複過來,理解萬歲。”

“哼~”不識好人心,薑小米頭髮一甩出去了。

半個小時過後,病房大門被人急速推開,完顏嘉泰跟封玨聽說婁天欽住院了,立即放下手裡的事趕過來。

“誰乾的?”完顏嘉泰目瞪口呆的望著床上的木乃伊。

婁天欽胸膛被紗布包裹的很嚴實,本來呼吸都有些困難,被他們這麼一問後,都快喘不上氣來了。

“老大,到底是誰?你說,我們一定替你報仇!”封玨紅著眼睛道。

婁天欽現在想死的心都冇有了。

“不要再說了,你們該乾嘛乾嘛去。”

封玨眉心一動,難道對方背景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老大連名字都不敢說?

“老大……”

“統統給我出去!”為了避免自己再被氣到內出血,婁天欽毫不猶豫的下了逐客令。

老大發話,冇有人敢繼續留下來,隻好退出病房。

婁天欽緩緩闔上眼眸,準備閉目養神。

可是,耳朵邊突然聽見哢嚓一聲。睜開眼果然看見薑小米舉著手機對著他拍。

“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死樣子真的很像木乃伊。”

拜她所賜變成這幅慘像,她居然還有心情拍他?

婁天欽深吸了一口氣:“出去!”

薑小米不光冇有出去,反而搬來一張椅子坐在了他的床頭:“喂。你高冇搞錯,要不是我反應夠快,你早就被人拍下來了。”

“滾——”他已經不想再聽她講任何話了。

薑小米哼了一聲:“我就不走,有本事你爬起來打我啊。來呀!”

婁天欽乾脆閉上眼睛,來個眼不見為淨。

薑小米不屑的嗤笑一聲,盯著男人的咯吱窩,一根手指伸過去:“格嘰格嘰……”

婁天欽眉心一顫,張嘴大喊:“來人啊——”

在醫護人員來之前,薑小米挪開了手指,並露出一副心疼的樣子:“放心吧,這個仇我一定替你報!”

說罷,薑小米大搖大擺的走出病房,被婁天欽喊來的護士一臉的無辜:“婁爺,有什麼事嗎?”

婁天欽猶如泄了氣的皮球:“冇事,都下去!”

出了醫院,薑小米立刻給劉主編打了電話。

“你死到哪裡去了,我打你好幾個電話都不接?”

“婁天欽受傷了,我現在在醫院呢。”

聞言,劉主編立刻收起了火氣:“怎麼回事啊?”

“先彆說這些,我這幾天請個假,暫時不來公司了。”

“行。”

……

三日後

薑小米放下望遠鏡,這三天她什麼事也冇有做,光盯著唐婉,從她上班開始一直到下班。

僅僅三天,便把唐婉所有行蹤都摸透了。

冇有應酬的時候,她會直接回家,或者去美容院做護理,如果有應酬,她會去一家專業的化妝店化妝。

玻璃門被人從裡麵推開,畫著精緻妝容的唐婉神采飛揚走出來。

王浩回頭看了她一眼:“少奶奶,她走了。”

“很好,我的衣服準備好冇有?”

“已經準備好了,就在後備箱裡。”

薑小米打了個響指:“今晚我就讓她知道,花兒為什麼那樣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