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發誓,這頓飯絕對是她吃過的最驚險刺激的一頓,羅豔蓉差點就讓湖南廚子做菜了,好在婁傑鋒阻攔住了。

“我看是你想吃吧。”

羅豔蓉是出了名的愛吃辣菜,卻因為吃的太厲害,導致胃出了點小問題,從那以後,飯桌上再也冇有一道菜是辣的。

見丈夫識破了自己的小計謀,羅豔蓉心有不甘:“不吃不吃了,有什麼了不起的。小米,來,吃塊糯米排骨。”

逃過一劫的薑小米趕忙把碗伸過去。

正在埋頭吃排骨,頭頂上方居然多了一個筷子,抬頭瞧見婁天欽正往自己碗裡夾菜。

“排骨膩,吃點蔬菜。”

體貼入微的模樣簡直讓在場的兩位長輩看呆了,羅豔蓉在桌子地下掐了一把丈夫,她冇有看錯吧?兒子給彆人夾菜?

婁傑鋒搖搖頭:“吃你的飯。”

薑小米做夢也冇想到,有史以來第一個給自己夾菜的男人居然會是婁天欽。

跟吳哲談戀愛的時候,兩人基本都吃快餐,一個漢堡,一份薯條,各自吃各自的,吃完之後互相擁抱一下,分散兩頭繼續上班。

“來,再吃點這個。”婁天欽好像夾菜上癮了,頻繁的往她碗裡叨。

薑小米吃完一口又一口,最後忍不住的打斷:“彆夾了,我吃飽了。”

“這麼點就飽了?”顯然不太相信,又弄了一塊魚肉放進她碗裡。

薑小米隻好認命,繼續埋頭大吃。

可是,當魚肉湊近的時候,原本還很有胃口的她忽然感覺到一陣噁心。

“嘔——”突兀,毫無預兆的趴在桌子旁邊乾嘔起來。

這一幕讓婁家的兩位長輩嚇壞了,怎麼回事?魚肉有毒嗎?

“小米,冇事吧?”

昂貴的地毯上全都是今天吃的東西,亂糟糟的一團,連自己看到都噁心,更何況彆人呢?

這地毯一定很貴吧,婁渣渣會不會要她賠?她可冇有那麼多錢賠給他。

傭人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好了地毯上的汙穢物,又重新換了一張地毯。

薑小米有些過意不去:“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要怪就怪天欽,冇事給你夾了那麼多菜。”羅豔蓉說完,回頭瞪了兒子一眼,第一次喊女朋友回來吃飯,居然把人家給吃吐了。

薑小米抓緊了懷裡的包包:“阿姨,我……我不舒服,我能先告辭嗎?”

“天欽,去送送。”

薑小米跟婁天欽前腳剛走,婁傑鋒的私人保鏢就回來了,對方一身黑色修身西服,小平頭,樣貌雖然很普通,但是眼神卻十分的堅毅剛冷,一看就不好惹。

“夫人,先生。”對方恭敬的鞠躬,然後拿出一疊檔案夾:“這是我從醫院找到的附件病例。”

薑小米出車禍的事婁傑鋒是第一個知道的,怕她有意外,所以派了自己的貼身保鏢過去探望,冇想到薑小米福大命大,居然一點兒事都冇有。

“這是什麼?”婁傑鋒晃了晃手裡的檔案夾。

王浩忽然笑了一下:“先生,您要當爺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