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婉用一種既迷茫又可笑的表情望著麵前的夫婦二人。

婁天欽的嶽父?那也就是說,這個男人是薑小米的父親?

在聽完夏奎說出自己的目的後,唐婉對薑小米竟生出幾分同情心了。

夏奎遮掩住了關鍵問題——遺棄。

唐婉可不是傻子,她豈會聽不出這裡頭的門道,尋常人家走丟了一個孩子,還不滿世界瘋了找?就算找不到,起碼也會報警吧。

破綻百出的謊言,一看就是故意遺棄。

“我們現在想找女兒,我也不求彆的,隻想知道她過的好不好。”趙芷蘭掩藏住功利心,把自己粉飾的十分偉大。

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夏奎還翻出了當年薑小米的出生證明,以及一些小時候的照片。

當初從東亞搬走的時候,這些東西都被留了下來,幸虧冇有丟掉,否則真是一件麻煩事。

“我們希望通過你們的報道,幫我們找找女兒,這是酬金。”夏奎把一遝錢放在桌上。

唐婉對錢並不怎麼感興趣,讓她有興趣的是,薑小米看見親生父母這樣‘費儘心思’去找她會不會被噁心到呢?

“對不起,我們是娛樂雜誌,尋人啟事這種事我無能為力。”唐婉果斷的把錢推了過去:“不過呢,看在你們尋女心切的份上,我給你們指一條明路。”

夏奎跟妻子對視了一眼,夏奎連忙道:“什麼明路?”

“你們可以去大魚報社看看,或許他們願意幫助你們呢。”

……

大魚報社

因偷拍的內容成為了控告的證據,大魚報社被全東亞網名戲稱為:正義的審判者。

“下週一市長要來我們大魚報社,你們做好準備。”劉主編宣佈完畢以後,看向站在桌子外麵的兩個人:“到時候他們肯定會問,我們這些視頻是怎麼得到的。”

簡薇道:“我負責臥底,偷拍是薑小米。”

薑小米清了清喉嚨:“我就說我偷偷安防了偷拍神器在包廂裡。”

“然後呢?”

“然後拍完我就出來了。”

劉主編聽完拍案而起:“胡說八道。這麼輕鬆就出來了?”

“是啊!”薑小米點頭。

“你動動腦子想想,那麼隱秘的地方,你能順順利利的出來?冇有一丁點波折?冇有一丁點刺激場麵?”

薑小米茅塞頓開:“對對對,我想起來了……我當時單槍匹馬的闖進地下會場,悄悄把偷拍神器安放在套房裡,等拍完之後,突然被人發現了,於是我冒著生命的危險,拿起證據就跑,他們在我後麵追。”

劉主編眼睛閃爍了一下,吞嚥著口水:“小米,我也想被市長褒獎!”

薑小米當即明白過來:“對,光靠我一個人是冇有用的,我看見前方到處都是紅外線,我不得不打電話尋求支援,那個人,就是您,劉主編!”

劉主編鼓掌道:“那個時候我正在外麵接應你,聽見你的求助後,我不顧一切的衝進地下會場,先撂倒了門口的保安。”

“主編,他們冇有保安,是一個門衛。”薑小米連忙糾正。

“那就撂倒一個門衛,奪走他的鑰匙……”

劉主編跟薑小米越說越興奮,絲毫冇有發現旁邊的簡薇正用一副受驚過度的表情看著他們兩個。

這兩個人是得了妄想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