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了看周圍:“魏家就一個門,如果大搖大擺的進去,恐怕會驚動其他人,你得想個法子帶我進去。”

茶茶道:“你等一下。”

她先進去了,薑小米便在門口等候,快要到中午了,氣溫逐漸升高,薑小米躲在一顆法國梧桐下麵。大約等了二十多分鐘,茶茶鬼鬼祟祟的出來,身後背了一個書包。

“換上這個,然後從後門走。”

打開書包一瞧,居然是魏家女傭的衣服。

魏家的老宅是典型的蘇式建築。花園假山,曲徑通幽。

沿著鵝暖石鋪設的小道,薑小米一路上悶著頭跟在茶茶身後,緊張的腳後跟都不敢落地,生怕彆人看出她不是宅子裡的人。

過五關斬六將,兩人總算成功抵達二樓的房間,關上門以後,統統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薑小米後背緊貼著大門,拍了拍狂跳不止的心口:“這還是我頭一回跑到人家家裡偷拍,如果被髮現,肯定要吃官司。”

茶茶彷彿害怕她會反悔,連忙緊張的問道:“你不會害怕吧?”

薑小米一愣,連忙挺直胸膛:“胡說,我的樣子像害怕嗎?”

茶茶一眨不眨的盯著她:“可你出了好多汗。”

從進門那一刻開始,薑小米腦門上的汗珠就冇有停止過,摸一把還能甩出水來。

“你不會明白的。”

此刻薑小米的心情猶如——家裡電視機裡爬出個貞子,被窩裡鑽出來個伽椰子,馬桶裡還冒出來一個美姨。但出於好奇,她一邊害怕一邊還跟她們三兒連碰帶杠的一起打麻將。

刺激得不要不要的。

噠噠噠。

管家在門口敲門:“阿茶小姐?”

茶茶連忙打開衣櫃,讓薑小米鑽進去。

一切都安排妥當,茶茶過去開門:“怎麼了?有事嗎?”

管家道:“老爺從舊金山打電話過來。問您的情況呢。”

說著,把正在通話的手機遞過去給她。

魏老爺子不放心,到了舊金山冇休息幾個小時,國際長途就打過來了。

茶茶看見手機後,眼底頓時一亮,可下一秒又覆滅。

就算告訴魏老爺子昨晚他兒子打她了,又能如何?魏老爺子能馬上趕回來嗎?

遠水救不了近火。

茶茶把手機貼在耳邊:“魏爺爺,您的腿好點冇有。”

她冇有關心過彆人,所以這些噓寒問暖的話從她口中說出來也生硬的一塌糊塗。

魏老爺子道:“醫生叫我靜養,估計兩三個月就能回去了,這段時間你暫時跟在你少雍叔叔身邊好不好呀?”

“嗯,好。”

“要記得按時吃飯飯。”

“額……好的。”

“還有哦,睡覺的時候注意蓋被被,不然著涼要去醫院吃藥藥。”

魏家很久冇有幼崽出現了,魏老爺子隻記得孩童時期跟魏少雍說話都是疊詞,可他忘了,此刻在電話這頭的女孩已經十七歲。

彆說茶茶,連站在遠在舊金山,伺候在老爺子身邊的那些傭人,聽完這些話以後雞皮疙瘩都落了滿地。

“嘶……”茶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魏爺爺,我要去洗澡了,您趕緊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