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停在了海邊。

這是他們吃飯的老地方,婁天欽駕輕就熟的打開車門,並且很紳士的攙扶著美嘉子下車。

海浪聲比起彼伏,一股鹹濕的味道撲麵而來。

冇過一會兒,一輛出租車正好停在商務車子的後麵,付完錢後,薑小米拖著長裙跑下來。

這地方她認識,當初就是在這裡偷拍了婁天欽跟美嘉子一起吃飯。

柔軟的細沙不方便高跟鞋行走,薑小米索性脫掉鞋子,拎著裙子鬼鬼祟祟的跟在他們身後。

她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曉得自己的行蹤都在婁天欽眼皮子底下監視著。

婁天欽故意用後背對著她,好讓薑小米可以拍到美嘉子跟‘男士’散步的畫麵。

薑小米也冇有‘辜負’對方的這番好意,哢嚓哢嚓拍了好幾張。

這一趟順利的不可思議。

薑小米覺得自己運氣越來越好了,以前難於登天的事,如今卻手到擒來。

“撤!”

王浩有點意外,這就結束了?

婁天欽跟江戶美嘉子共進晚餐,薑小米拽著王浩去了街頭小吃。

吃過飯,王浩親自送薑小米回房間。

半個小時左右,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王浩把酒店地址以及房間號告訴婁天欽。

薑小米跑去開門,看見是他,小女人故作驚訝:“哎?你不是陪江戶美嘉子吃飯嗎?”

婁天欽扯開領帶,目光閃爍了一下:“快點回來不好嗎?”

男人躋身進了房間,而後大刺刺的在沙發上坐下,他拍了拍身邊的位置,示意薑小米坐過來。

薑小米將信將疑的坐過去:“乾嘛?”

婁天欽剛剛跟江戶美嘉子喝了一些酒,他眼神頗有些朦朧的望著她:“到了東京,難道不想感受下東京的特色嗎?”

東京還能有什麼特色?島國動作片全都從這裡出發,散播到全球各地。

薑小米瞬間漲紅了臉。

婁天欽鬼使神差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光碟,眸色隨之暗下去:“一起看?”

某人先是遲疑了一下,可是在男人火辣辣的注視下,內心一小撮火苗逐漸的蠢蠢欲動起來。

小米同學吞嚥了下口水,還從來冇有這麼瘋狂過呢。

“好,一起看。”

婁天欽把碟片放進錄像機之後,又從抽屜裡掏出兩隻3D眼鏡。

薑小米頓時驚呆了。

這種片子居然還有3D版的?那得有多刺激啊。不行了不行了,光是想想渾身就開始發熱。

就在她迫不及待的想觀摩一下3D版的島國動作片的時候,螢幕中卻出現了讓她終生難忘的畫麵。

一位穿著白色衣服,披頭散髮的女人,扭曲著麵容從電視機裡鑽出來……

“啊——鬼呀!”薑小米捧住腦袋,失聲尖叫。

這麼長時間以來,經常吃癟的婁爺終於成功扳回一局。

看著躲在自己身邊瑟瑟發抖的小女人,婁天欽假模假樣的化身為三好先生,摟著妻子溫和的安撫。

薑小米用力的摘下眼鏡,氣急敗壞的質問道:“你剛剛不是說,這是東京特色嗎?”

婁天欽道:“這確實是特色,最著名的鬼片,哎?你的臉好紅,怎麼?看鬼片都能看羞澀起來?”

薑小米:“……”

……

東亞機場

昨天抵達東京,次日又回到東亞,高頻率的飛行,讓薑小米省心懼怕。

昨晚被婁天欽嚇唬了一下以後,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幾乎睜著眼睛到天亮。

一早起來無精打采,婁天欽卻精神奕奕,跟打了雞血一樣。

返程後,婁天欽直接去公司,而薑小米則學乖了,她冇有通知婁韶華自己回來的事,而是準備參加完蔣涵波的生日宴會之後,再去公司報道。

一覺睡醒,天黑了。

她搖搖晃晃的推開大兒子的房門,婁世丞正陪著弟弟妹妹玩積木。

“媽媽……抱。”孩子總是在不經意中成長,婁世霆跟蔣星河都已經能開口說點簡單的詞彙。

薑小米彎腰抱起小兒子,在他光滑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想不想媽媽?嗯?”

婁世丞眉宇間已經開始有了婁天欽的影子,尤其是不說話的時候,那種不怒自威的深沉……

“兒子,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老氣了?”

婁世丞眨了眨眼眸:“你把我生成這個樣子,我能有什麼辦法?”

薑小米把小兒子放在地上:“什麼叫我把你生成這個樣子,你越長越想你爸爸,我能有什麼辦法。”

說著,她拎著大兒子來到鏡子前麵,指著鏡子裡的他:“你自己看。”

婁世丞左右端詳著自己的臉龐,一臉好奇:“挺好的,有什麼不對嗎?”

薑小米站在他背後,雙臂環繞著:“冇什麼不對,可能是我的問題,最近瞧著你爸左右都不順眼。”

婁世丞彷彿已經習慣了,煞有其事的擺了擺手:“我懂了。”

說著,從床底下掏出一隻小盒子,從裡頭拿出一遝遞給薑小米。

“拿著,不夠我這裡還有。”

薑小米連忙道:“兒子你誤會了,我隻是發發牢騷,不是這個意思……”

她真不是這個意思。

“父債子償,應該的。”

樓下傳來引擎熄火的聲音。

婁天欽回來了。

餘媽把晚餐端上桌,仰著頭衝樓上喊:“少奶奶,大少爺,吃飯了。”

婁天欽進門就聞見了飯菜的香氣,男人把鑰匙放在一旁,脫下西裝外套交給上前來的女傭:“少奶奶醒了嗎?”

女傭小聲道:“跟大少爺一塊兒玩呢。”

從東京回來,那隻狗仔就冇怎麼理他,估計是被鬼片嚇狠了,看來晚上要好好安撫一下才行。

餘媽又喊了一遍,但隻有婁世丞一個人踩著拖鞋下來。

父子兩個對視了一眼,婁天欽拉開座位:“你媽呢?”

“我媽咪說她吃不下。”婁世丞拿起旁邊的濕毛巾擦拭著自己的小手。

“知道了。”

餘管家有點不放心:“少奶奶回來就睡覺,現在又不吃飯,成神仙了?”

婁天欽道:“弄點爽口的小點心,待會兒我送上去給她。”

餘媽道:“好。”

見餘管家去廚房擺弄點心,婁世丞忽然開口:“你的債,我已經幫你還了,待會兒上樓表現好點。”

婁天欽一臉疑惑:“什麼債?”

“不管什麼債,反正兒子替你扛了,待會兒你說兩句好聽的,哄哄我媽咪,女人嘛,很好哄得,冇事花點錢,意思意思。”

說完,婁世丞喝光最後一口湯,語重心長的總結:“男人,大氣一點,彆跟女人一般見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