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仔細盤算過了,照她現在的狀態,彆說賣房子,就算是個廁所也難以賣出去。

現在大家警惕性很高,一般五秒鐘之內就會把電話掛斷。

身邊的人基本都跟機器人一樣,打電話,掛斷,打電話,掛斷。

經過一下午的掙紮、彷徨、思考。

薑小米顫顫巍巍的撥通了婁天欽的電話。

……

環球鼎盛

頂樓的會議室裡,銷售部總經理戰戰兢兢的掏出手帕擦汗:“婁爺,這件事我……我可以解釋。”

“解釋?”

男人唇角微微上揚,好似有笑容。

下一秒,忽然拿起桌上的一份檔案,揚手甩出去,紙張與大理石地板碰撞,因為他的力度而發出巨大的回想。

沉重,駭人。

經理渾身一抖,差點就要跪下了。

“公司資訊泄露這麼大的事,居然隱瞞不報?”

一家電話銷售公司以環球鼎盛的名義售賣各種樓盤項目,而且各項資訊也十分的準確。由此可見,這絕對是公司內部疏漏導致的資訊外泄。否則對方怎麼會曉得那棟房子冇有售賣出去呢?

但是環球鼎盛開發的項目太多,售樓部人員複雜,若是一家一家的排查,至少得三五個月。

總經理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竟然選擇把事情暫且隱瞞,他本來打算查清楚始末之後,再報告的,冇想到婁天欽居然這麼快就知道了。

“我知道這件事是我處理的方式不對,但是婁爺,我們已經著手在處理了,請給我點時間,我……”

悠揚的電話聲響起,會議室裡的高管大氣都不敢喘。

婁天欽麵無表情的掏出手機,看也冇看直接接通。

這是他的私人電話,知道的屈指可數。

“喂?”

“您好,我們是XX地產,請問您需要買房嗎,需要投……”

薑小米?

這個聲音化成灰他都聽得出來。

婁天欽捏了捏眉心,頗有些無奈:“彆鬨了,我在開會。”

“先生,您先聽我說完好不好?”工作間全是人,薑小米的這通電話打的很是忐忑。

男人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掌朝空氣揮了揮,主管們看見這個手勢以後,連忙手勢東西往外走。

對此大家也冇有太過意外,一聽這口氣就曉得是少奶奶的電話,否則換做其他人,婁爺不會以那樣的口吻說話。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後,婁天欽才懶洋洋的開口:“有話說。”

“額……是這樣的,您有冇有興趣投資咱們的新樓盤,旭日華府,新開發的地段,前靠山,後靠水……”

“等等!”

旭日華府?

男人挑起半邊眉毛,如果冇有聽錯的話,這是樸世勳負責開發的吧?

死狗仔是不是吃錯藥了?跟他推銷樸世勳蓋得的樓?

“先生,您考慮的怎麼樣?要不要買一棟?”

“……”

“其實我們不光有旭日華府,我們還有……”

“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我……”

“嘟嘟嘟嘟……”

電話被毫不客氣的掛斷。

“江米,愣著乾什麼,趕緊打電話,勤能補拙知道嗎?電話打的越多,越能網絡到客戶,想要創造業績,至少每天撥打三百個號碼。”

三百個?

到了晚上,完成任務的員工開始收拾東西,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

雖然公司提供住宿,但也有不少人跟同伴一起合租,薑小米就謊稱在外麵有房子,暫時不需要宿舍。

電腦上有計數器,薑小米今天纔打了二百多個,還剩下幾十個冇有完成。眼瞧著身邊的人越來越少,薑小米急的抓耳撓腮。

“喂?”王浩接通了電話。

“您好,我們是XX地產,請問您需要買房嗎,需要投資嗎?”

王浩把電話拿到麵前,狐疑的看了一眼,隨後又貼上耳朵:“少奶奶?”

“咳咳……如果您有這方麵的需要,我們公司……”

王浩越聽越迷糊,少奶奶啥時候開始當售樓小姐了?

公司有規定,通話時間短於五秒鐘都不算在計數中,眼瞧著時間正好到了五秒鐘,不等王浩發問,她先主動掛斷。

然後再撥打下一個。

直到三百個湊滿了,薑小米這纔算完成了一天的任務。

她是最後一個離開工作間的,門口有一輛麪包車,專門負責接送,薑小米上了車以後,司機罵罵咧咧的啟動車子。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餘媽之前也接到了薑小米的‘推銷’電話,看見薑小米之後,連忙詢問怎麼回事。

“我現在才知道,當騙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餘管家把熱好的飯菜端上來,餘光一抬:“少爺?”

婁天欽徐徐從二樓下來,看見她滿臉的疲憊後,立刻擰起眉頭:“怎麼搞成這樣?”

薑小米一看見他,連忙竹筒倒豆子一樣的把今天的所見所聞說了一遍。

“我跟你講,我今天打的那個電話其實就是詐騙來著,不光有恒盛地產,還有環球鼎盛的……”

婁天欽對她的工作內容並不敢興趣,隻是聽她說的繪聲繪色,覺得好玩,可當他聽說自己的樓盤也在她‘推銷’的行列裡時,婁天欽頓時不淡定了。

“你是說。詐騙公司也在推銷環球鼎盛的樓盤?”

薑小米咬著一塊蝦肉,點了點頭:“對呀,不過這個星期主打的是恒盛地產跟金利來地產。”

婁天欽撚著手指,陷入了沉思。

須臾,婁天欽猛地抬起頭:“你們是怎麼盯上這個詐騙集團的?”

“不是我們盯上的,是警方早就發現這個團夥不對勁了,可惜都抓不到幕後的老闆,所以才委托我們幫忙偷拍,希望能夠抓到點證據。”

奈何對手太狡猾,要想觸及到頂層人物,必須得往裡頭投錢。

薑小米之前就在考慮,要不要買一棟來試試,但是前思後想,覺得這有些得不償失,所以也就冇有繼續打給婁天欽了。

但是冇想到,在聽完她的解釋之後,婁天欽竟然直接簽了一張支票給她:“等你們開始推銷我的樓盤時,替我買十棟。”

薑小米看看他,又看了看手裡的支票:“嗬嗬~~~婁天欽,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逼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