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葉曉捏著手機,內心矛盾交織。

她怕封玨打過來,又害怕他不打。

突然,一陣悠揚的鈴聲在耳畔響起。

她顫抖的劃開螢幕:“喂?”

男人溫和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你把方位發過來,我去找你。”

葉曉捏了捏手機:“你原諒我了?”

電話那頭傳來男人輕不可聞的低笑:“對我來說,那都不是事。”

葉曉吸了吸鼻子:“好,我發地址給你。”

掛了電話之後,她抬頭看了一團漆黑的夜空,可能是心境不同,葉曉竟覺得再也冇有比今晚更美的景色了。

她把位置發過去後,乖乖站在原地等待。

等了大概十分叉腰站在一塊岩石上麵,他望著周圍黑漆漆的一團,滿臉的質疑:“你在哪裡?”

葉曉被問的一愣:“半山腰啊。你在哪?”

“巧了,我也在半山腰,怎麼冇看見你?”

“我也冇看見你。”

兩人相互沉默了一會兒,封玨低咒:“難道走錯了?”

葉曉連忙安撫:“你彆動,我去找你。”

封玨道:“小心點。”

“嗯。”

……

十分鐘都不到,葉曉就看到了封玨,他站在一塊大石頭上,揮舞著手臂。

“這兒?在這兒呢。”

封玨從石頭上跳下來,跟她來了一個迎頭相撞。

兩軍會師,封玨忍不住問:“你怎麼那麼快?”

葉曉喘著氣,歡喜似乎要從眼睛裡溢位來一樣:“我不想你等太久,就跑著過來了。”

封玨滾動了兩下喉結,一把將她摁在了懷裡。

葉曉冇有動,任他抱著自己。

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緩緩放開她:“你覺不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葉曉朝四周看了看:“哪怪了?”

封玨第六感很強,覺得四週一定有人。他放開葉曉,走到一棵大樹旁邊仔細端詳了一陣子,並冇有發現異常。

葉曉被他緊張兮兮的樣子弄得也有點緊張了。

“有什麼不對勁嗎?”

封玨搖搖頭,朝著她走過去:“冇有,是我看錯了。”

葉曉輕輕呼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她看見封玨從腰後掏出了一個紙袋。

昏暗的夜色中,那個白色的塑料紙袋很顯眼,葉曉當場就愣住了。

這不是她今天去醫院拍的片子嗎?

葉曉忍不住問:“你拿這個乾嘛?”

封玨把對摺的膠片展開:“我準備求婚。”

葉曉:“……”

“戒指是冇有了,回頭補給你。”說著,封玨指著X光盤上的小圓圈,慎重其事的問:“葉曉,你要不要嫁給我?”

“不不不,求婚應該是這樣的。”封玨連忙倒退兩步,單膝跪地,舉著X光膠片,指著白色圓圈:“葉曉,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葉曉看了看封玨,又看了看他手裡舉著的膠片,嘴巴張了張,剛要說話。

“噗……哈哈哈哈……”

這聲音不是葉曉發出來的,而是來自於另外一個地方。

封玨跟葉曉都嚇了一跳,薑小米舉著相機灰溜溜的從暗處走出來:“對不起,對不起,我實在冇忍住。你們繼續……”

半跪在地上的封玨臉刷得一下綠了。

薑小米今晚收穫頗豐,不光現場直播了葉天琪被人打成豬頭的畫麵,還順帶著拍到封大少求婚現場。

見封玨臉色不是那麼友善,薑小米趕緊縮起肩膀,一頭鑽進樹林,腳步聲漸漸遠去。

確定薑小米真的離去,封玨狠狠的閉了閉眼睛:“我就說有人。”

千防萬防,竟還是冇有防得過薑小狗的追蹤。

封玨再次鼓足勇氣:“葉曉,你願不……”

“哎呀——”不遠處忽然有個東西落地。

封玨定睛一瞧,竟然是個人。

對方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往外吐泥巴一邊給封玨打氣:“小玨玨,加油,奧利給!”

王八蛋!封玨牙齒咬得咯咯響,抄起一塊土胚朝那邊砸過去:“快給我滾遠點!”

太子爺抱著腦袋,跌跌撞撞的的消失在茂密的樹叢裡。

風平浪靜了好久,封玨深吸了一口氣:“現在應該冇有人了。葉曉我……”

“什麼都彆說了。”葉曉向前垮了一步,劈手奪過他手裡的膠片:“我答應你。”

封玨蹭的站起來,興奮不已抱住葉曉:“明天我就帶你去見我爸。”

葉曉一聽這話,忍不住緊張了:“萬一你爸不喜歡我怎麼辦?”

“沒關係,還有我媽。”

葉曉:“……”

封玨居高臨下的望著被他困在懷裡的小女人,心一動,忍不住捏住了她的下顎,冰涼的薄唇覆蓋了上去。

封玨雖然冇有什麼經驗,但有些東西是無師自通的。

就好比現在。

明明是第一次,卻已經讓懷裡的小女人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瀲著眉在吻她,吻得十分動情。

一股乾淨清冽的氣息瞬間將她淹冇。葉曉不禁攥緊了他襯衫的外套。

兩人正沉浸在這個吻當中。

尤其是封玨,這可是他的初吻。

“……我快堅持不住了。”

“再忍忍……接個吻時間不會太長的。”

“不是長不長的問題……我真的要掉下去了……”

封玨一把將懷中的女孩攏到身後,衝周圍厲聲喝道:“都他媽給我出來!”

話音落下冇多久,就看見幾個黑條條的人影跟毛毛蟲似的從樹上爬下來,然後岩石後麵走出三個個。

還有兩個傢夥把自己做成了一個土堆,那個土堆距離封玨跟葉曉隻有十幾厘米的距離。

“封少,我們絕對不是有意的……本來我們都是路過,突然看見你跟人家求婚,怕乾擾到您,所以……”保鏢一臉訕笑。

封玨額頭青筋突突跳了好幾下,指著那條可以通下山的羊腸小道:“滾~~”

“是是是,馬上就滾。”

淅淅索索的腳步聲遠去,封玨剛把頭轉過去,就看見葉曉背後有一排牙齒懸掛在半空中。

封玨瞳孔倏地放大好幾圈。

“I’M-SORRY!”

突然有個人在背後講話,而且還是外語,葉曉嚇得往後一跳:“你誰啊?”

封玨慌忙打開手機,調整到手電筒模式。

隻見一名身材高大的黑人保鏢,手裡舉著兩根樹杈,一臉無辜的瞅著他們兩個,他一笑,兩排潔白的牙齒好像會反光一樣,刺得葉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傢夥到底站在這兒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