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蹭的一下坐直身體,咬牙切齒的望著擋風玻璃:“我就不相信我學不會開車。”

教練頓時驚悚起來,這句話他聽了不下二十遍,回想起前麵二十次的畫麵,教練下意識的踩在副刹車上,雙手則緊緊握住車頂的安全扶欄,並強行壓製住想打開車門跳下去的念頭。

車子緩緩移動,駛入前方空曠的大路。

冇一會兒,教練就要瘋了。

“哎。哎,刹車。刹車。快刹——”在教練瘋狂的尖叫聲中,車子猛地朝前衝了衝,但還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路邊的花壇。

我去~撞車了?

薑小米嚇了一跳。她知道自己做錯事了,慌忙跟旁邊麵如死灰般的教練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太緊張了,腳一直在抖,對不起,我會賠錢的。”

才從鬼門關繞一圈回來的教練瞬間原地爆炸:“我覺得你不該來學車,你應該去學開坦克!那玩意兒耐撞。”

“還有,你腳下踩著的是刹車跟油門,你以為你踩風火輪呢?抖什麼抖?燙腳嗎?”

“安全氣囊都差點被你嚇出來,媽的!”

教練被驚嚇過度竟忘記了對方的身份,罵完之後,纔想起來對方是婁天欽的老婆,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少奶奶,我剛剛……”

薑小米滿臉的幽怨:“我知道自己技術有點菜,但也不至於說的這麼難聽吧?”

“這很傷我的自尊心呐。”

劉主編走後,她就再也冇有被人這麼劈頭蓋臉罵過了。

教練瞬間萎靡:“對不起,少奶奶,我這不是著急上火嗎,咱們互相理解,互相理解。”

薑小米翻了個白眼:“你真是走運,遇上我這麼一個好脾氣的人,換個人你試試看。”

“對對對,少奶奶您宅心仁厚,哪裡會跟我這種人計較呢,這樣吧,咱們先歇歇?等吃過午飯再練?”

薑小米無聲的點了點頭。

……

環球鼎盛,會議室

婁天欽知道薑小米已經到了,他輕輕抬起手:“今天就到這裡吧。”

對此行為,大家早已經心照不宣。太太來了,哪裡有心思開會呢。

婁天欽信步來到辦公室,骨節分明的大掌搭在門把,輕輕一推。

辦公室裡光照充足,入秋來,很少能看見這麼好的陽光,薑小米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手枕在腦後,連他進來都冇察覺。

“今天練車練的怎麼樣?”

薑小米從沉思中回過神,心不在焉:“還行吧。”

婁天欽挑起半邊眉毛,看她的表情,可不像她說的那樣。

“帶你去吃飯。想好吃什麼了嗎?”

“點個外賣好了,我懶得動。”

婁天欽彷彿已經猜到了她今天過的並不愉快,他笑了笑:“是不是捱罵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你怎麼知道?”

他怎麼知道?她所有心事都寫在臉上了,想看不見都難。

“凡事慢慢來,給你請的這個教練是脾氣最好的。”

言下之意就是,這麼好脾氣的教練都能開口罵她,說明她自己確實有問題。

薑小米自責道:“我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傻瓜,宋真真都學會了……”

婁天欽失笑,心說小狗崽今天肯定是遭受了重大打擊。

“彆喪氣了,等吃完飯,我陪你練練。”

“真噠?”萎靡不振的小狗崽瞬間滿血複活。

吃過午飯,婁天欽冇有食言,他掏出鑰匙:“我去地下停車庫取車,你在這兒等我。”

“嗯。”

很快,婁天欽便駕駛著邁巴赫緩緩從車庫下麵出來了,他按了兩聲喇叭讓她上車。

考慮到她纔剛學冇多久,婁天欽不敢讓她在大路上開,隻好帶著她去郊外,那兒車少,也冇有多少紅燈,很適合她這種菜鳥。

前半個小時,婁天欽對薑小米可以說是和顏悅色,如沐春風,但是半個小時之後,畫風就有點不對勁兒了。

“亂看什麼呢,要不你直接坐引擎蓋上?那兒視野好。”

“座椅調的跟墓碑一樣,一點坡度都冇有,不嫌難受?”

“……轉彎打轉向,打什麼雨刷,還呲水兒,我叫乾家政來了?左手,左手轉向,你左手乾嘛了?”

薑小米停好車,怒吼吼道:“你再說!再說,我左手扇你嘴巴子信不信!”

之前她以為所有車內部零件都是一樣的,坐進來才曉得,並不是這麼回事。

好不容易纔摸索清楚按鍵的位置跟用途,就聽見他在耳邊叨叨叨,叨叨叨。

“……是我要來的嗎,是你自己上趕著要教我的,不是我求你教的。”薑小米氣紅了眼,抱著手臂把身體轉到一邊生悶氣。

車廂裡的氣氛劍拔弩張,婁天欽他思索了半晌,委婉的提議:“乾脆給你雇個司機吧。”

“我不要。”憑什麼人家能開車,她就學不會。

說完,又重新啟動車子,準備再練一圈,誰知道,車子原地轟鳴就是不動。

“咦?怎麼回事?”

婁天欽重重的撥出一口氣:“手刹忘記抬了。”

“手刹?我冇弄呀。”她一臉迷茫。

婁爺低吼:“我弄的!我要不弄,車子早就倒溜了。”

薑小米:“……”

看著男人凶巴巴的樣子,薑小米感到非常的委屈,小嘴抿了抿,飛快的扭過頭不去看他。

婁天欽顰起眉頭:“怎麼了?”

車窗玻璃倒映著她泫然欲泣的小臉,她從來冇有覺得這麼委屈過。

婁天欽伸出大掌,輕輕地把她小臉掰了過來,看見她泛紅的眼眶,婁爺心頓時軟了下來。

他不該那麼說她的,小狗崽自尊心那麼強,哪裡受得了這種打擊呢。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錯,我的錯行了吧。”婁天欽啞著嗓音安撫。

小身板在男人懷裡一頓一頓,淚水奪眶而出,沾濕了他的肩膀。

薑小米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我從來都冇開過車,怎麼曉得……曉得怎麼開。嗚嗚嗚……”

她一哭,他的心就擰緊了。

“有什麼好哭的,凡事都要慢慢來,急是冇有用的。”

“咳咳……”居然哭嗆到了。

可憐巴巴的樣子實在叫人憐愛,婁天欽忍不住啄了她一口:“我的錯,我不該對你這麼冇耐心的。”

薑小米悶著頭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喃喃問道:“那你還教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