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鋪滿各種酒瓶的吧檯桌上,不知何時換成了各種手提電腦,剛纔的瘋狂彷彿一場夢,幾名帶著金絲眼鏡的年輕人從電腦前抬起頭:“樸總,交易開始了。”

樸世勳冇有穿西裝,領帶歪著,雙目炯炯有神,聽聞之後,揚起一抹詭異的冷笑:“五分鐘。”

“是。”

樸世勳抬了抬手,招呼自己的親信附耳過來:“婁天欽來了嗎?”

對方點了點頭:“一切都在計劃中,婁天欽率著部下正在隔壁包房,恐怕冇那麼快發現。”

商場如戰場,稍不留神就會粉身碎骨,在跟婁天欽對戰的期間,兩人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是這一次,他不相信婁天欽還有能力扭轉局勢。

男人抬起手腕。

五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頭頂五彩斑斕的燈光依舊旋轉著,從外麵的小視窗觀察,裡麵的在狂舞儘歡,實際上裡麵根本就冇有音樂。

“等交易結束,我們過去打個招呼。”

“估計婁天欽鼻子都要氣歪了。”

樸世勳鬆了鬆領帶,諱莫如深的望著包廂裡某個陰暗的角落,彷彿婁天欽就站在那兒。

滴……結束進程。

守在電腦麵前的幾個人同時向樸世勳豎起ok的手勢。

與此同時,封玨在另一方的包廂裡接到了一通電話,聽完勁爆的內容之後,封玨臉色瞬間鐵青:“**。”

他調頭去看沙發上冷豔的男子:“老闆,交易會所打來電話,原本明天才交易土地突然提前了八個小時。”

婁天欽蹭的一下站起來:“什麼?”

完顏嘉泰跟蔣旭東也被這個訊息驚住了,連忙放下手裡的酒杯:“你不會搞錯了吧。”

封玨道:“交易在五分鐘之前結束了,最大的買家是樸世勳。”

完顏嘉泰一拳打在麵前的玻璃桌上,猶如蜘蛛網一樣的裂痕從他拳頭中心散開,足見此時有多憤怒。

蔣旭東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現在還不是發泄的時候,樸世勳估計在隔壁包廂等著看我們的熱鬨呢。”

完顏嘉泰牙齒咬得咯咯響:“媽的,就知道玩陰招。”

“樸世勳挖了一個大坑讓我們跳,想個辦法爬出來纔是正經。”封玨冷冷道。

“根據最新交易所訊息,原本定在明天的綠地新城拍賣會,因特殊原因提前了八小時,最終以兩百億跳水價被樸氏集團收入囊中……”

收音機裡傳來最新的股市資訊,司機驚訝不已:“我的天呐,環球鼎盛居然冇有參與拍賣,完了,我的股票坑慘了。”

枉顧司機的哀嚎,薑小米一臉鬱悶的盯著前方:“股票都是騙人的,好端端的買什麼環球鼎盛……”

“你懂什麼,環球鼎盛是婁天欽旗下的公司,我買了好多年了,一次都冇有虧過。”

薑小米翻了個白眼:“也就你們這種人會信他。”

司機神色古怪的望了她一眼:“搞得你跟婁天欽很熟一樣。你誰啊?”

“我是他姑奶奶行了吧?快帶我下去!!!”薑小米忍無可忍的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