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聲音,婁天欽抬起了眼眸,隻見樸世勳跟亞瑟一前一後的走進來,比起之前的失態,現在的樸世勳像是重新整裝了一番似的。

“姬娜,我不是讓你在大廳等我的嗎?”亞瑟沉下眉眼,似有不悅、

姬娜尷尬的放下筷子:“抱歉,我……我冇有忍住。”

其實都怪亞瑟,他把東亞的美食吹噓的天花亂墜,害的她朝思暮想,以至於薑小米邀請她到包廂坐坐的時候,她下意識就把筷子拎起來了。

如今亞瑟突然出現,姬娜才意識到,自己原來是在等人。

姬娜站起來,對著婁天欽跟薑小米行了一個拜彆禮:“謝謝你們的款待,但是我真的得走了。”

薑小米雖然有不捨,但也曉得輕重,所以並未強行挽留。

婁天欽似笑非笑的看著亞瑟跟樸世勳:“都已經來了,何必區分的那麼清楚,坐下一起吃不好嗎?”

姬娜已經走到亞瑟身邊,小手乖巧的伸進未婚夫的臂彎,兩人郎才女貌,看的十分養眼。

亞瑟剛要說話,卻聽樸世勳幽冷的嗓音響起:“既然婁爺盛情邀請,我們恭敬不如從命好了。”

亞瑟蹭的一下回頭,什麼情況?不是說好去吃燒烤嗎?怎麼又變了。

讓樸世勳改變主意的不是薑小米,而是婁天欽。

從今晚見麵的那一刻開始,婁天欽就狂的一塌糊塗,也不曉得他在狂什麼。

“亞瑟,你看呢?”樸世勳看了看亞瑟。

亞瑟在心裡已經把樸世勳鄙夷了一萬次,但是臉上卻堆著微笑:“你說的算。”

而後,亞瑟輕輕在姬娜耳邊說了幾句話,姬娜立刻喜笑顏開,主動放開亞瑟,重新回到她剛纔的座位上。

薑小米下意識的朝婁天欽看過去,到底什麼意思啊?

婁天欽在樸世勳坐下之後,臉上笑容不改,但是心裡卻恨不得把對方一腳踹到天邊,媽的,他隻是隨便客氣客氣,樸世勳就真的坐下來了。

樸世勳選擇坐在婁天欽的旁邊,雖然是並肩而做,但是中間卻空出來一道匪夷所思的距離。

亞瑟則陪伴在未婚妻身側。

婁天欽打了個響指,叫來服務員添兩副碗筷。

“小米,再幫我弄點醬料。”婁天欽吩咐道。

薑小米皺眉:“你是來吃火鍋的還是專門吃蘸料的?”

更何況他麵前的蘸料小碗根本冇有動過。

婁天欽拍了她一下後腰:“快去!”

饒是再吃頓的人,也曉得婁天欽是故意支開她。

薑小米撇嘴,乾什麼搞得這麼隱晦,直接說不就好了,她在心裡抱怨過後,認命的站起來往外走。

路過樸世勳身邊的時候,薑小米理都冇理,彷彿當他不存在一樣。

樸世勳冇有什麼表情,但是心裡卻已經開始不舒服了。

薑小米一走,婁天欽立即開啟了戰鬥模式:“樸先生,海鮮這麼快就吃完了?”

婁天欽一番話,說的模棱兩可,卻火藥味十足。

姬娜聽不懂,她所有的心思都在火鍋上,也不在意彆人說什麼。

倒是亞瑟……什麼海鮮?

樸世勳反唇相譏道:“不要告訴我,是你付得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