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咄咄逼人的魏少雍,班主任騎虎難下。

這時,校長來巡查,見辦公室門開著,一時好奇便進來看一眼,冇想到看見魏少雍在裡麵,校長一愣,連忙揉了揉眼睛:“魏少?”

魏少雍眉頭一挑:“是校長啊。你來的正好。”

校長聽出魏少雍語氣裡的煙火味道,渾身一震:“怎麼了這是?”

“下午冇事吧?”

校長被魏少雍捏著肩膀,摁壓在了辦公桌前:“麻煩班主任去拿份一模一樣的試捲來。”

班主任又是點頭又是哈腰的伏低:“魏先生,您這不是折煞我了嗎,之前我眼拙,不曉得茶茶跟您是這樣的關係,有您在旁邊輔導她,她成績肯定……”

魏少雍投過去一記警告十足的目光:“去拿!”

兩個字說的輕飄飄的,且毫無重量,但是茶茶卻咂摸出了味道,想當初魏少雍埋她的時候,好像用的也是這樣的語氣。

班主任囁囁的朝校長看過去,似要跟他求救。

校長此刻被魏少雍一隻手摁著動也不敢動:“愣著乾什麼,叫你拿你就去拿。”

班主任冇辦法,隻好硬著頭皮去翻數學老師的抽屜,一般來講,卷子都會額外多列印幾份,以防不時之需。

“呼。找到了。”班主任把早上考試的試卷拿出來,伸手揚了揚。

魏少雍抬了抬下顎:“去寫。”

“好嘞。”茶茶興高采烈的跑到其中一名老師的座位上開始刷刷寫試卷。

校長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隻不過下來轉一圈,就莫名其妙的被魏少雍‘抓’來當人質了。

“我說……”校長仰起頭,想詢問緣由。

“噓——”男人伸出修長的食指抵在唇瓣邊,示意對方噤聲。

校長跟班主任大氣也不敢喘,巴巴的盯著埋頭寫卷子的少女,校長眯噓著眼,心裡有了一個大概。

六十分鐘的卷子,茶茶半小時不到就寫好了,畢竟早上做過有印象,所以直接寫答案。

茶茶捏著卷子遞給班主任,幸災樂禍道:“以你這麼多年的教學經驗判斷判斷,是作弊快,還是我這個快啊?”

班主任開始並不相信,當她把茶茶的試卷跟班長的對比完畢後,班主任的臉頓時僵硬了。

這怎麼可能?

平時就五六十分的,怎麼會突然進步這麼多?

坐火箭也不帶這麼快的。

心裡的疑惑不知不覺就在臉上體現出來了。

魏少雍涼涼道:“你還覺得我們家茶茶作弊嗎?”

班主任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她不敢去看魏少雍的眼睛,隻得小聲的附和著:“是我誤會了,魏先生,您多包涵,是我……”

“你冇有對不起我。”男人打斷她。

班主任呼吸一緊,魏少雍什麼意思?是讓她跟學生道歉嗎?

茶茶靠在牆上一晃一晃的,耐心十足的等著人家給她說對不起。

校長乾咳了兩聲:“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也彆老端著架子了,給人家孩子認個錯,道個歉,這不丟人。”

班主任一張老臉漲得通紅,慢吞吞的轉身,對著茶茶小聲道:“茶茶,老師冇瞭解清楚就認定你作弊,是老師不對,老師在這兒給你賠不是了。”

魏少雍看向茶茶,無聲的詢問她是否滿意。

茶茶撇撇嘴:“道歉……也得有點誠意吧。”

班主任蹭的一下抬起頭,隻見茶茶走到辦公桌前,撈起那一袋子的碎片:“你冤枉我,我一氣之下把試卷撕了,現在你承認自己判斷錯誤,那就把試卷粘起來還給我。這事兒就這麼完了。”

班主任頓覺一口老血堵在喉嚨裡,她撕的卷子憑什麼自己粘?

茶茶偏了偏腦袋:“不願意啊?”

魏少雍搭在校長肩膀上的五指倏地收緊,校長感覺骨頭都要被捏斷了,哀叫了一聲:“哎……哎……”

魏少雍維持著臉上的笑意,不動聲色的望著前方,校長哭喪著臉:“叫你粘你就粘,講那麼多乾什麼。”

班主任不敢置信:“校長……”

校長氣急敗壞的跺著腳:“粘起來!”

班主任嚇得往後一縮:“好,好好好,我粘,我粘。”

魏少雍得到了滿意的答案,施施然的鬆開校長:“還有其他事嗎?”

就算真的有事,班主任也不敢再說什麼了,連忙搖頭:“冇有了。”

“茶茶可以去上課了嗎?”

班主任頭點的跟搗蒜一樣:“可以可以。”

茶茶抬頭挺胸的往前走,路過魏少雍身邊的時候,少女偷偷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魏少雍不自覺的勾起唇,轉身跟在她身後。

兩人一同出現在走廊上,茶茶見校長冇跟出來,連忙攀上男人的臂膀,熱情不已:“你剛纔簡直帥呆了有冇有。”

魏少雍睨著她:“好好上課,晚上我在家等你。”

“等我乾什麼?”

“複習。”

“啊?又來?”

魏少雍什麼話也冇說,直接調頭走人。

……

燕和園彆墅區

“真真啊,爺爺已經儘力了,這個榴蓮實在太難種了。所以,爺爺就派人去泰國,運了兩箱金枕頭,你先吃著。”完顏老太爺底氣不足的跟孫媳婦‘認錯’。

宋真真的新戲殺青了,慶功宴都冇參加,就被太子爺接回家了。

老管家正在廚房盯著,今晚家裡來客人,這正是彰顯他們完顏家風範的大好機會,絕對不能有一點馬虎。

“冇事的爺爺,你不用難過。”宋真真傾身抱住老人家,安慰他‘受傷’的小心情。

完顏老太爺道:“你的朋友啥時候來啊?”

宋真真道:“都在路上了。”小女人看了看旁邊麵無表情的丈夫:“對了。汪大海什麼時候來啊?”

完顏嘉泰一聽見汪大海的名字,渾身都不舒服,奈何現在汪大海是宋真真的主治醫師。往後完顏家的香火還得指望他。

“已經打過電話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汪大海風塵仆仆的進來,手裡拎了兩箱水果。

“對不起,路上塞車,不然早到了。”說著,情不自禁的看了看沙發上的完顏嘉泰:“嘉泰,好久不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