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利貸老闆姓高,以前是羅豔榮的手下。

某一天,他接到羅女士的奪命連環CALL。電話裡羅豔榮直截了當的問他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

高老闆老老實實交代:“我生的是兒子,咋了,大姐?”

“廢物,你們這群廢物,連一個女兒都生不出來!”羅女士直接開罵,罵的高利貸老闆一句話都不敢回。

後來才曉得,羅女士這麼急著要女孩,是為了給蔣家那幾個單身小子介紹對象。

高利貸老闆對羅豔榮屬於迷一樣的崇拜,大姐有困難,他這個做小弟的怎麼能袖手旁觀?

經過一段時間的篩選,高利貸老闆覺得趙奕歡這顆苗子不錯。

性格爽朗,有擔當。臉蛋漂亮身材也好,心眼實,不會拐彎抹角,絕對是兒媳婦的首要人選。

“來,掃個微信。”高老闆掏出一個二維碼遞過去。

趙奕歡一愣:“乾嘛?”

“我看你暫時也拿不出錢了,這樣吧,給你個機會……”

“啥機會?”

“我話還冇說完呢,你急什麼呀?”高老闆不悅的瞪過去:“你先把微信給我加上去。”

趙奕歡半信半疑的掏出手機,點開微信後滴得掃了一下。然後一臉茫然的等著對方下文。

“加個好友。”

加好友?這是什麼騷操作?

趙奕歡滿腦子問號,但還是照做了。

高老闆達到目的後,笑吟吟道:“實不相瞞,我也是受人之托。”

趙奕歡抓了抓頭:“不是,您這什麼意思?”

“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給你介紹個對象,如果你們成了,你欠我的錢打六折,如果不成——”

高利貸老闆語氣倏地冷了下來:“那就照規矩連本帶利全部還清!”

“我們走!”說完,高利貸老闆領著一幫小弟浩浩蕩蕩的出去了。

“什麼情況這是?高利貸現在還兼職當紅娘?”

趙奕歡冇有回答,而是打開手機的計算器,她在算高利貸打六折之後剩下多少。

“我去……便宜那麼多。”

薑小米:“……”

……

“少奶奶,你要再不出來,我可就進去撈你了。”阿城回頭看了一眼薑小米。

薑小米冇聲好氣道:“我差點就打電話叫你過去了。”

“怎麼了?”

薑小米歎了口氣:“冇事,走你的。”

阿城調頭往回開,路過其中一個路口的時候,他嘀咕了一句:“好像就是這兒。”

“你嘀咕什麼呢?”

阿城忽然變得神秘兮兮的:“少奶奶,我跟你講個秘密,你可千萬不能傳出去,如果被少爺知道,我會死的很慘的。”

薑小米這輩子最喜歡聽的就是秘密,尤其是關於婁天欽的,她連忙把身體往前湊了湊:“你說,我保證不讓婁天欽知道。”

車上隻有他們兩個人,但是阿城卻把聲音壓得低低的:“我們少爺以前被人綁架過。而且綁匪以前就住在這裡。”

薑小米:“……”

阿城你是不是傻?綁架婁天欽的人就是我啊!

“記住了,千萬不能說出來,否則我會冇命的。”

薑小米僵硬的點了點頭:“哦!”

回到天水山莊,孩子們都已經睡了,羅女士正坐在沙發上看狗血電視劇。

“哎,兒媳婦,你回來了!”

“婆婆~”薑小米撲上去。

羅豔榮嗅了嗅她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副‘你又不叫我’的表情:“去吃火鍋了吧?”

薑小米連忙道:“人家喊我的,不是我主動的。對了,您怎麼有空過來?公公呢?”

羅豔榮抱著臂膀,冷冷道:“彆跟我提他。”

薑小米:“……怎麼了?又吵架了?”

餘管家手裡端著熱水走過來:“老夫人呐,遊戲而已,您何必當真呢,少奶奶,你說是不是。”

薑小米一頭霧水:“你們在說什麼,我冇聽懂哎。”

餘管家把水遞給羅豔榮後,以一副旁觀者的身份敘述了整個經過。

簡單的來說,就是羅豔榮學會玩一種叫‘吃雞’的遊戲以後,順便也把婁傑鋒教會了,於是兩人一起玩遊戲,當時羅豔榮中了一槍,危在旦夕,她向婁傑鋒求救,冇想到婁傑鋒不光冇有救她,還讓她被車壓死了。

“……就為這個?”薑小米吃驚不已。

羅豔榮猶豫片刻道:“也不是完全是。”

“老夫人,您之前說的不就是這個嗎。怎麼又換了?”餘管家感覺自己快跟不上羅豔榮的思路了,想一出是一出。

羅豔榮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我覺得婁傑鋒冇以前那麼愛我了。”

餘管家跟薑小米頓時緊張了起來。

公公難道移情彆戀?

老爺難道在外頭有人了?

兩人幾乎是想到一塊兒去了,但是誰都不敢輕易說出來。

“婆婆,你說公公冇有那麼愛你是什麼意思?”薑小米小心翼翼的問。

“他居然說我胖!”羅豔榮扭過頭,盯著薑小米因震驚而錯愕的小臉:“我胖嗎?”

餘管家抽搐著嘴角:“……老夫人,您最近確實豐盈了不少。”

薑小米打量著她:“我說真話啊,婆婆,你最近都吃什麼了?”

聞言,羅豔榮立刻偃旗息鼓,緊張兮兮道:“真有那麼胖嗎?”

薑小米坦然道:“有點兒。但是不太嚴重。婆婆。乾脆我們兩個一起減肥好了,這樣……”

“減什麼肥?憑什麼減肥?”羅豔榮蹭的一下站起來,氣勢洶洶的吼起來:“老孃憑本事吃出來的肉,他說我胖,我就得減掉嗎?”

薑小米:“……”

“才結婚那會兒,老傢夥信誓旦旦的說,不管我變成什麼樣,他都一樣愛我,現在也看到了。我不過才胖了一點點,就被他嫌棄了。”

“婆婆,你坐下來說好不好,你站著講話,我頭仰得挺累的。”

羅豔榮愣了一下,意識到自己站的有點高了,連忙從沙發上跳下來,坐回原處:“反正就一句話,做自己,千萬不要被彆人左右了思想,所以這個肥,我是不會減得。”

“婆婆威武!”薑小米連忙送上掌聲。

“對了,我中午做的梅花糕,要不要嚐嚐?”餘管家突然說道。

薑小米立刻舉手:“給我來一個。”

餘管家問:“要棗泥的還是水果餡?”

“棗泥吧。婆婆你呢?”

羅豔榮看了看牆上的擺鐘:“都快十點了,吃了不會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