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彆唱了,你看時間也不早了,趕緊休息去吧。”完顏嘉泰一臉的渴求。

“你什麼意思?覺得我唱歌難聽?”

“不是不是,我就是覺得今天天色太晚,萬一再吵著鄰居不值得。”太子爺極力辯解。

“扯淡,咱們獨門獨院,哪來的鄰居?”

許久不唱,忘掉歌詞很正常,有的歌星自己都記不住呢。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吹牛,完顏老爺子不顧太子爺跟宋真真的勸阻,執意讓管家把話筒跟音響全都搬出來。

管家照做不誤,一切準備停當以後,完顏老爺子親自試音:“喂喂喂?管家,把混響開大點。”

“爺爺,爺爺不要——”太子爺驚懼的喊起來。

電吉他的聲音響起,接著是架子鼓……跳動的旋律聲中,完顏老太爺舉起話筒:“咿呀——咿呀吼……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爆發力十足的嗓音,充滿了金屬質感。

完顏嘉泰跟宋真真放下了捂著耳朵的手,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爺爺是不是放了原唱?

黑豹樂隊的《無地自容》。

這首歌在那個年代非常流行,那時候想聽歌還得買碟片,不像現在直接在電腦上就能聽了。

管家比誰都興奮,像個小迷弟似的晃動著身體。

對,就是這種感覺。

從完顏老太爺拿起話筒的那一刻,管家彷彿看見了他年輕時候的雄姿。

曾經的完顏長青走路帶風,一身的桀驁;進則天下,退則風月,完顏嘉泰身上那股子捨我其誰的張狂跟驕傲全都繼承了完顏老爺子。

節奏感太強,又如此的勁爆。

完顏嘉泰忍不住抓起沙發上兩個抱枕,丟了一個給宋真真,兩個晚輩隨著節奏搖晃身體。

……

一曲結束,宋真真跟完顏嘉泰徹底拜服在了老爺子的迷人嗓音中。

管家連忙端上溫度剛好的茶水:“老爺子,潤潤嗓子。”

完顏老爺子接過茶杯,抿了一口:“怎麼樣?”

完顏嘉泰打心底佩服道:“爺爺,您今天真是給我上了一課。”

有個這樣的爺爺,足夠他炫耀一輩子了。

完顏老太爺哼了哼:“彆以為我老了,不中用,我出來混的時候,你們兩個連胚胎都不是。”

完顏嘉泰嘿嘿一笑:“爺爺,我聽我爸說,你還會打鼓呢。”

“哎,那都是無聊打發時間用的,如果需要,我也能敲兩下。”

“爺爺,您真是太帥了,小心心。”宋真真捏著手指不斷地給老爺子比心。

完顏老爺子‘含羞帶怯’的模仿宋真真也回了一顆心過去。

宋真真舉起雙手,在頭頂彎成一顆愛心的形狀:“大心心。麼麼噠,麼麼噠……”

……

嘉賓已經搞定了,剩下的就是結束後的那一場壓軸表演。

既然是最具影響力企業,那麼壓軸活動就一定得萬眾矚目。

副總在旁愁眉苦臉:“隻怪我們之前誰都冇把這事兒放在心上,現在臨時抱佛腳未免太晚了。”

薑小米捂著耳朵絞儘腦汁的想辦法,樸世勳放煙花、婁天欽搞無人機、魏少雍是水幕表演,蔣昊臣則把傳統文化搬上了遊輪,弘揚東亞瑰寶。

一個個都搞得萬分隆重。

悅文能搞什麼呢?

“董事長,我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副總惴惴不安的湊到薑小米麪前:“您呢,也不要太有壓力,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咱們隻要儘力就行,哪怕不成功也沒關係。”

“說的到輕巧,為了這場年會,我把我外公都叫來了,如果不弄出點名堂來,對得起他們嗎?”

副總瞬間不說話了。

“要不咱們放氣球吧,弄上幾千個氣球,呼啦一下全放出去,場麵一定很壯觀。”總經理忽然道。

薑小米擰眉:“氣球?大晚上放氣球誰看得到?再說了,當晚所有公司一塊兒開年會,人家放煙火,放無人機,我放氣球?磕磣不磕磣?”

總經理偃旗息鼓:“那您說咱們放什麼?”

放什麼?薑小米也很想知道。

要不……放鴿子?成群的白鴿在黑夜騰空的場麵也不錯,電影裡大人物出場不都是先放鴿子嗎?

但是……

薑小米兀自在腦海裡幻想出放鴿子的畫麵。

東邊是落英繽紛的煙火,西邊是充滿科技感的無人機,南邊是水幕巨型噴泉燈光表演,北邊是蔣家的傳統文化彙演,她擱在中間,嘩啦放出一群白鴿。

四麵八方都是阻礙。

鴿子往東邊飛,樸世勳斥資好幾千萬的超級煙火在那兒等著;往西邊飛,撞到無人機也是死;往南飛,巨型水幕擋路;往北飛雖然是條活路,但特麼北邊是海啊。

薑小米連忙打消放鴿子的念頭,繼續苦思冥想。

她必須想出一個既不能被人蓋住風頭,又能特立獨行的壓軸戲,關鍵還得被東亞觀眾看見。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過,薑小米餓了,便點了一堆外賣,跟悅文的高管們一邊吃一邊想。

她鼓勵大家暢所欲言,正所謂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無論意見是好還是壞,有總比冇有強。

高管甲:“我想到了,當初太子爺結婚的時候,不是搞過一個飛艇嗎?要不咱們也弄飛艇?不行的話體積搞大點兒,這樣不就能讓整個東亞看見了嗎?”

高管乙:“飛艇白天放還有點意思,黑燈瞎火的,誰會注意飛艇?”

集體沉默了一會兒,有個聲音冒出來。

高管丙:“要不租賃幾架直升機,上麵載滿了花瓣,時間一到,咱們吧花瓣全撒下去……給東亞來一場花瓣雨怎麼樣?新鮮花瓣又不會汙染環境,結束以後,咱還可以拿這個做環保的文章嘛。”

總經理打了個響指:“嘶……這個主意倒是挺有創意的,暫時先保留。”

薑小米點點頭:“創意夠了,但還是不夠震撼,有冇有更震撼的?”

人的思想一旦脫離控製,就會不由自主的跑偏,剛纔提議下花瓣雨的高管丙思索良久,幽幽的來一句:“要想震撼也不難,咱在花瓣裡頭塞二踢腳,那玩意兒老震撼了。”

“噗……”薑小米含著一口湯全都噴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