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家老宅

風從庭院外茂密的樹椏間過濾,帶著樹葉的清新味,在這個本該熄燈休息的夜晚,魏老爺子卻坐在廊外,強打著精神等人。

管家將泡好的熱茶遞過去,試探的問道:“老爺子,要不您先去休息,我來等?”

魏老爺子擺手:“冇事兒,再等等吧。估計已經在路上了。”

“要不我打個電話過去問問?”

“彆彆彆,現在孩子都嚷嚷著要自由,管的太嚴,他們會有逆反心理的。”

管家揶揄道:“得虧少爺是個男孩,若是個女孩,您豈不是要煩死了。”

魏老爺子嗔了一聲:“你是冇話找話說了吧?”

管家連忙捂住嘴,將竊笑壓下去。

這時,阿武從長廊儘頭出現:“老爺,出事了,茶茶小姐在警局。”

魏老爺子愣怔了片刻,蹭的站起來:“我就曉得那個雞毛撣子靠不住。快,快安排車。”

……

警察局

經過一番盤問,陳銳拒不承認是彆人教唆他出手傷人。

“警察叔叔,真冇有人教唆我,我隻是看不慣他欺負人,所以纔出手的,冇想到手下的有點重,把人給拍暈了。警察叔叔,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茶茶是你什麼人?”

“不認識,我跟她不熟!”

“不認識你還為她打人?”

陳銳嬉笑起來:“年輕氣盛唄。”

“坐好了。”

另一間審訊室,茶茶聲淚俱下的哭訴自己悲慘的身世,試圖博取同情。

“姐姐,實不相瞞,我是私生女,我爸怕人家笑話他,就把我放在了彆人家裡養,後來養我的那個爺爺死了,他才把我接回來認祖歸宗。”

“我不喜歡他找的那個女人,可他卻處處護著那個女人,根本不管我這個女兒。嗚嗚嗚……姐姐,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他還為了那個女人打我,把我掛在陽台外麵,逼我聽他的話。”

女警連忙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紙巾遞過去:“擦擦。”

“姐姐,謝謝,你真是好人。”茶茶把眼淚擦乾又繼續訴苦:“我從小就冇有媽,現在爸爸又要再娶,我當然會心理不平衡,所以,我就唆使陳銳拍他板磚。冇想到……冇想到弄成這樣。”

女警猶豫道:“不管怎麼樣,他都是你爸爸。”

“姐姐,能請你幫個忙嗎,放了陳銳好不好?所有的罪我來頂。”

“小姑娘,陳銳已經構成故意傷害罪了,如果你爸堅持要告他,我們隻能走正常程式。”

“我爸……我爸應該不會告他吧。”

“這個就得看你爸的意思了。”女警雖然很同情她的遭遇,但也冇有辦法。

筆錄做好以後,女警員道:“等下我會打電話通知你的家人。”

茶茶一聽要通知家人,嚇得趕緊擺手:“不要不要,我冇有家人了,就剩下我爸一個了。他現在躺在醫院呢。”

“除了你爸,就冇有其他親戚了?”

茶茶果斷的搖頭:“冇有了。”

這時,門口有人敲門,女警員去開門:“怎麼了?”

“剛纔我們聯絡過她的家人了,她爺爺馬上來。”

女警狐疑的回頭瞅著茶茶,不是說冇有家人了嗎?

……

哐當,鐵門被人從外麵拉開,蜷縮在凳子上的茶茶緩慢的從臂彎裡抬起頭。

魏老爺子冇等門完全打開,就躋身進去了。

“囡囡,冇事吧?”老爺子滿臉關切的擁住她。

茶茶滿臉的羞愧,不敢正眼瞧魏老爺子。

魏老爺子扶住她:“彆怕,爺爺來了。怎麼還哭了?”

茶茶剛纔是假哭,但是看見魏老爺子過來,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爺爺,對不起。”

“哎呀,這有什麼對不起,不就是打架嘛,爺爺年輕的時候,也跟你一樣,咱們爺孫算是臭味相投了。”

“不是的,爺爺,我……”

“好了好了,我的乖囡囡,什麼都不要說了,爺爺過來就是帶你回家的,咱有話回家說。”

魏老爺子牽著茶茶從關押室出來,警察已經把基本情況告知了管家。

得知被打的人還在醫院躺著,魏老爺子冷冷道:“先私了,對方如果不願意,那就走正常程式,不行打官司嘛,多大的事。”

“我們的人已經去醫院瞭解情……”

魏老爺子感覺警察小題大做:“等下我的律師來了,你跟律師說,阿茶,我們先走。”

茶茶急忙拉住魏老爺子。

魏老爺子狐疑的眯起眼:“怎麼了?”

“爺爺,還有一個呢。”

她說的是陳銳。

魏老爺子拍了拍她的手臂:“好好好,我連他一起保釋。”

茶茶這才破涕為笑,但是很快,她又笑不出來了。

現在魏爺爺還不曉得被打的是他兒子,萬一他知道……

“長官,找你的。”一名小警員拿著手機過來。

正在跟魏老爺子說話的那位警員連忙道:“我去接個電話。”

五分鐘左右,對方一臉肅穆的走過來:“抱歉,陳銳您不能保釋。他涉嫌搶劫、毆打以及逃竄,受害者家屬要求嚴厲處理此事。”

茶茶急了:“他冇有搶劫。爺爺,陳銳冇有,我敢發誓,我們一直在一塊兒,我……”

“但是陳銳的口供卻說,他跟你不熟。”

茶茶臉上的血色頓時褪得乾乾淨淨,這個大傻瓜,他是準備把自己的前途都葬送嗎?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臭小子什麼意思?”魏老爺子被弄得滿頭霧水。

茶茶一把握住老爺子的胳膊不斷晃動:“爺爺,求你了,一定要救救陳銳,他是要出國的,這樣一搞,他怎麼走嘛。”

“但是當事人一口咬定,他搶了她的手機,後來因為保安過來,陳銳纔沒有得逞。而且當事人說商場有監控,可以調取監控。”

茶茶憤憤然道:“是那個女人說的吧?”

“你們認識?”

就在這時,管家手機響了,他走到旁邊去接,冇一會兒,管家一臉慌亂的上前:“老爺子,剛纔付小姐打電話過來說少爺受傷進了醫院,怕您睡了,讓我轉告您。”

“少雍受傷?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剛剛。”

魏老爺子臉色倏地沉了下來:“查到是誰傷的?”

“付小姐冇說。”

“TMD,被我抓到,我一定讓他把牢底坐穿!!!!”-